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17章 你喝醉了吧?

    哪怕是白小时现在给他喂吃的,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



    “怎么?爸给你喂不习惯啊?”厉南朔忍不住笑。



    “可你现在手不能动,不能自己坐起来吃,不然我也不愿意给你喂了。”



    “……”



    厉慕白乖乖张嘴,喝了厉南朔喂给他的汤。



    “许叔怎么说的?”厉慕白想了下,问厉南朔,“还能站起来吗?”



    他自己,自然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昏迷之前,他还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



    方才怕问这个问题,惹得陆长安伤心,所以一直没问她。



    “臭小子!”厉南朔一巴掌就朝厉慕白的脑袋呼了过去,“不能说点儿好听的?”



    “我刚才听到,你跟我妈在门口吵架了。”厉慕白一本正经地回道,“爸,你实话跟我说吧,我能承受得住。”



    “你能承受得住你站不起来,我和你妈承受不住。”厉南朔撇了下嘴角,“哪有你想得那么严重,许伯伯圣手的名字是白叫的吗?”



    “不过啊,你这两个月都没法下床是肯定的。”



    厉慕白觉得,厉南朔还是有几分安慰自己的意思,又轻声问,“那我妈呢?”



    “你妈生我气,自己先回去了,让我今晚守在这儿。”厉南朔有些无奈地回道。



    “女人嘛,都是这样的,会有点儿小脾气,等我明早回去哄哄她就好了。”



    白小时任性了这么多年,厉南朔也是宠了包容了这么多年。



    爷两个吃完了晚饭,厉南朔拿了两罐酒,丢在了窗台上,打开了窗子,坐在上面,看着外面。



    “今天你不能喝酒,爸就替你喝了,顺便,跟你聊一聊几句以前没来得及跟你聊的事情。”



    “喝两口啤酒怕什么?”厉慕白不在意地回道。



    厉南朔回头看向他,半晌,勾着嘴角笑了,“咱们父子俩是没什么,怕的是你妈要是知道了。”



    儿子果然是长大了,跟小时候不一样了。



    说完,喝了口酒,又道,“也不知道你酒量怎么样,是像你妈还是像我,以前,你妈就喝五十毫升左右,那种伏特加调出来的果汁鸡尾酒,半小时就能醉得不省人事。”



    说着,便想起了前世的事情,白小时和他的第一次,就是在她醉酒的时候发生的。



    只是那些小事情,也不会每一件都讲给白小时听。



    他自己回想起来,还像是昨天发生过的那样。



    他的脾气是变了,为了白小时,为了家人。



    可是细想,他做得还是不够。



    比如这次厉慕白受伤,他明明知道的,厉慕白会在今年秋天的时候受一次重伤,要修养半年多才能恢复完全,却没来得及阻止。



    心疼儿子,他不比白小时少。



    这是他们唯一的儿子啊。



    怎么可能像白小时说的那样,没有心肝,一点儿也不在乎自己儿子的死活?



    可事情就这么发生了,他恰好不在总部,去开联合会议了。



    “我妈酒量那么差?我怎么不知道?”厉慕白有些惊讶。



    “我知道她不会喝酒,所以不怎么给她喝,你当然不知道了。”厉南朔笑了笑。



    看着厉慕白,那张和他相似度有百分之六七十的那张脸。



    看了几眼,又继续轻声问他,“厉慕白,你信不信命运轮回这件事?”



    “或许吧。”厉慕白暗忖了下,皱着眉头回道,“毕竟外星人都确实存在,人死后会去几维空间,谁能说得准呢?”



    “你说对了。”厉南朔点了点头,十分赞同地回道,“三四十年以后,说不定时光机这东西都会出现。”



    “这倒是说得有些玄了。”厉慕白有些惊讶。



    厉南朔没有骗人,只是白小时,没来得及活到仪器研发成功那时候。



    但是厉南朔相信,这辈子,会有机会等来那一天的。



    他索性,也就和厉慕白开门见山了,“爸就是从,你说的那个几维空间里过来的。”



    厉慕白见他一大罐啤酒已经喝见了底,困惑地反问道,“爸你喝醉了吧?”



    “怎么能醉?我跟你陆叔两人一瓶白酒都不会醉。”厉南朔叹了口气。



    “爸,是想,给你道个歉,关于没有能及时回来陪着你这件事。”



    “你现在或许不信,但是爸知道,你今年一定会出事,但结果一定会逢凶化吉,所以并没有立刻放下手里的事情,第一时间就赶回来看你。”



    “因为明白,你的这件事,没有当时的会议重要。”



    他三岁时就没这么好骗了吧?



    厉慕白有些无奈。



    老头子可能是真的醉了。“你和长安以后,几年后一定会结婚,但是你很宠她,不想她受生孩子的苦,所以,直到长安二十四岁那年,她才怀孕,你们生了一对龙凤胎。”厉南朔见他不信,继续道



    。



    “朝歌再过几年,就会和景少卿订婚,景家会主动和我们提出联姻。”



    “可朝歌不喜欢景少卿,直到你和长安生了孩子之后,她才会跟景少卿结婚。”



    “景少卿?”厉慕白皱着眉头,想了下。



    记忆中似乎,好像确实是有这么个人,是卓叔的亲戚。



    可厉南朔确实说中了一点他的心思,他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有没有孩子都是无所谓,若是将来长安不想要孩子,不要,也是可以的。



    这个念头是有一回,他在别的区出使外派任务时,恰好碰上一户当地人女主人难产死掉时,萌生的。



    当时随队医生不在,那户人家就是因为女主人要生产了,不能坐飞机,所以没来得及迁到安全区,边上谁都没有,只有她自己的丈夫。



    孩子是活下来了,但是女人难产死了。



    当时他眼睁睁看着她死掉,却无能为力的感觉,简直是绝望到了极点。



    当时他便想,假如以后他和陆长安结婚,只要陆长安怕痛,那就不生孩子。



    人不在了,什么都是空的。



    如今竟然被厉南朔说中心思,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是,景少卿,跟你同岁的那个孩子。”厉南朔点了点头,“你若是不信,等景家亲自过来提了联姻,你便明白了。”



    厉南朔说到这里,回头,低头望向厉慕白,眼神里满是无奈,“所以假如你信了,还会怪爸,没有第一时间赶回来陪你吗?”



    厉慕白和他沉默地对视了会儿,摇了摇头,“其实,退一万步,即便你说的是醉话,我也没有半点责怪你的意思。”他理解厉南朔,所以也从来不因为,厉南朔对自己严苛的要求,而有过任何怨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