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18章 厉朝歌不见了

    陆长安总觉得今天厉慕白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陆枭喻菀他们在楼下妇科检查身体,陆长安先过来,病房里恰好一个人都没有。



    “厉伯伯他们呢?”陆长安好奇地问。



    “可能在门诊楼,朝歌受了点儿伤,在上药。”厉慕白简短地回道。



    说话时,看着陆长安的眼神就没挪开过。



    “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陆长安下意识摸了下自己的脸。



    “没有。”厉慕白朝她微微勾了下嘴角,笑道。



    只是,看到陆长安时,忽然想到之前厉南朔对他说的那些话。



    现在想来,还是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就像厉南朔对他说的那些话,是做梦似的。



    而且他不在的这几年,陆长安确实是长大了,看着跟以前的她,完全不一样了。



    陆长安的性子比较洒脱淡然,小时候就跟别的孩子有些不太一样,现在长大了,身上这种气质,越发的独特。



    这样一个独特的小姑娘,将来是他的妻子,确实是让他心里的那点儿念头,像浮在心上似的,只觉得无法想象那一天,会是怎样的。



    陆长安放下了陆枭他们带来给厉慕白的水果和东西,转身一看,厉慕白还是盯着自己,忍不住笑了。



    “冒冒哥哥,你今天有点儿奇怪,怎么一直这么盯着我,像是不认识我似的。”



    “是,好多年没见面了……”



    厉慕白想了下,刚开口说了一句话,就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好像是厉朝歌他们过来了。



    陆长安推开病房门往外一看,果然是厉朝歌他们一起过来了,陆枭他们也正好在电梯里碰见了他们。



    厉朝歌小腿上贴了一大块纱布,脸上和手臂上也青一块紫一块的,看起来是跟谁打过架的样子。



    白小时在一旁数落她,这么打架,怕是将来都找不到男朋友。



    厉慕白的眼神更加奇怪了,又淡淡笑了下。



    厉朝歌不服气地顶嘴回道,“那旁人说我哥是因为能力不行,才会出事,我不得去辨理吗?”



    “辨理不过就打架?”白小时忍不住皱眉,“你这孩子什么时候脾气这么暴躁了?爸妈小时候是教你用拳头说话了吗?”



    厉朝歌明显不服气,看了眼病床上的厉慕白,没吭声。



    “怕是和你年轻时有些像。”厉南朔云淡风轻地补了个刀。



    “我什么时候和同学这么打架了?”白小时不满地瞪了厉南朔一眼。



    “小班就和比自己大两岁的男生打架,打得对方连鞋都不见了,也不知是不是你。”厉南朔继续平静地回道。



    随后看了眼陆枭。



    陆枭笑道,“好像确实是有这么回事,上小学时一个打三个初中部的男生。”



    “那我爸总说,我是像妈,这话没说错啊……”厉朝歌随即小声附和道。



    白小时这些天脾气有点儿暴躁,厉慕白出了这么大的事,厉朝歌还在学校打架闹事。



    随即回道,“那好,你爸忙,去不了学校,我最近忙着照顾你哥,也没空去,自己闯的祸自己解决。”



    一旁的陆枭刚说了一个字,“那……”



    便被白小时止住了,“大哥,小不点儿最近身体这么虚,你连长安都照顾不上,还管别人家的事啊?”



    “这件事让朝歌自己想办法解决,该道歉道歉,该赔多少钱,自己去想办法!”



    摆明了,是也不让别人管的意思。



    厉朝歌这心里就更加不服气了。



    别人那么侮辱厉慕白,她做妹妹的,从来都是把厉慕白当成是心里的英雄,当作是偶像去崇拜的,能不给自家哥哥出头吗?



    没把对方打残都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不管就不管!我自己想办法!”厉朝歌硬气十足地回道。



    说完,抓着自己的东西,一个人就气鼓鼓地跑出去了。



    “都是你惯的!”白小时随即扭头朝厉南朔不满道。



    厉南朔有些无奈,扬了下眉头,回道,“是是是,是我惯坏的,等会儿回去,我找她聊聊,看到底怎么回事。”



    “那也不许去她学校帮她出面解决!”



    喻菀在旁看着,忍不住笑了起来,对一旁的陆枭道,“叔,咱们确实只有一个长安就够了,说不准到时候会偏心谁呢。”



    对于喻菀孩子气的话,陆枭千依百顺地回,“是啊,一个就够了。”



    陆长安倒是有点儿不放心厉朝歌,就这么一个人跑出去。



    厉朝歌倔起来的时候,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她垂眸,看了眼厉慕白。



    厉慕白似乎能看得明白她的意思,朝她轻声道,“去看看她吧。”



    毕竟,陆长安和厉朝歌两人关系应该更亲近些,好哄一点儿。



    陆长安立刻起身,朝旁人道,“那我就和朝歌一块儿先回去吧!”



    她追出去的时候,电梯已经下去了。



    只能等另外一部电梯。



    想着肯定是有警卫员跟着的,她倒也没有特别着急,让自己家里的司机送她去了厉家。



    然而到了厉家才发现,厉朝歌并没有回来。



    陆长安耐着性子,在门口等了会儿,半天都不见厉朝歌回来,这才觉得不太对劲。



    医院离他们这儿并不远,开车最多二十分钟也就到了。



    厉朝歌比她先出来的,她在这儿等了有十几分钟了。



    她给厉朝歌打了个电话,厉朝歌没接,她随即给厉海打电话,“海爷爷?你们怎么还没回来呢?”



    “我们在医院啊。”厉海有些诧异地回道,“你们回去了吗?”



    “朝歌没有跟你一起吗?”陆长安愣了下,反问道。



    “没有啊,我一直在楼下,没见过朝歌。”厉海这么回答的同时,忽然意识到事情不对了。



    “你等等,我联系一下!”



    厉海打电话问了一圈才发现,厉朝歌好像是真的不见了。



    不在医院,也不在家里,也没回学校宿舍。



    几家人找了厉朝歌,整整找了一晚上,都没找到,厉朝歌手机又关机了,也没坐家里的车出去,根本不知道怎么找。医院视频监控里显示,厉朝歌是从医院后门出去了,肯定是故意赌气,不想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