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25章 他的脸

    其实,厉朝歌好像只是想知道他是谁,并没有想一定要看他受伤的脸。



    第一次因为自己的坚持刨根问底,而觉得有点儿不自在,心里有点儿慌,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事情。



    “我不是……”她忍不住往回收了下自己的手。



    景少卿抓着她的手,没有松开。



    她要看,那他就给她机会,虽然她一定会被吓到。



    “厉朝歌,你想做的,我就会满足你。你上来,不就是想看我的脸么?”他不等她解释,便轻声回道。



    随后,扣着她的食指拇指,捏住了他面具的右下角。



    “你要是会觉得不开心那我不看也不没事的!”厉朝歌急匆匆地大声解释。



    已经晚了。



    面具,已经掀开了一角。



    顶上惨白的灯光,照在了景少卿露出来的脸上。



    厉朝歌看着那露出的小半张脸,呆住了。



    与此同时,外面忽然打了一声惊雷。



    厉朝歌下意识打了个寒颤,抖了下。



    这是何等恐怖的伤口!脸皮上伤痕纵横交错,都没一块好皮!



    他受伤的时候,得有多痛啊!



    厉朝歌看着那些疤痕,瞪大了眼睛。



    景少卿在观察着她的表情,见她痴痴呆呆地瞪着他的脸,心里,控制不住地,有一丝失望。



    “你……”他刚开口说了一个字,门外忽然又响起了敲门声。



    厉朝歌正要继续看下去,他的脸其它部分有没有比露出来的更严重。



    景少卿一下子,便将面具压了下去,没让她继续看,抬头望向房门处。



    管家在门外道,“二爷,爷听闻你受伤的消息,正在赶来的路上,不过天气突变,半路耽搁了,他便先让乔xiaojie过来,如今乔xiaojie已经到了庄园门口。”



    乔xiaojie?



    景少卿面具下的眉头,皱了起来。



    “大半夜的,外面大风大雨,也不怎么安全,所以我便自作主张让人先去门口,将乔xiaojie接了进来,马上就到。”



    景少卿考虑了下,又垂眸看了眼怀里的厉朝歌,松开了她。



    “知道了。”



    随后,又朝厉朝歌低声道,“你先回房吧,明天看天气情况,然后派人送你回去。”



    厉朝歌一听这话,心里就清楚了,恐怕外面这个乔xiaojie,和二爷的关系不太一般。



    她其实不是以貌取人的那种人,她刚才真的没有任何恶意!



    可也真是巧了,景少卿现在赶她走,肯定也有点儿误会了她。



    “我……”她只说了一个字,看到了景少卿眼底的失望,还有他似乎有点儿着急想要她立刻走。



    她想了下,低着头朝他道了声歉,“对不起,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以后不会再刨根问底了。”



    说完,便转身,推开门,快步走了出去。



    一直等到回到自己房间里,她还有点儿脑子没转过弯来。



    她感觉有一点儿委屈。



    可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委屈,误会就误会了呗,反正她从来都是我行我素的,旁人对她什么看法她从来不在意。



    而且别人这么有钱有势的,来的那个乔xiaojie,肯定是他的什么爱慕者未婚妻什么的。



    她要是一点儿眼力见都没有,还继续缠着他,就真的是shǎbī了。



    “反正我也讨厌他,他也讨厌我,有什么关系呢?”她自言自语地,小声嘀咕了句。



    随后转身爬上了床,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



    原本她说明天要走,只是为了他能送她回去,只要厉南朔见到了他,就能知道他是谁了,那她不就能知道他的身份了吗?



    现在小聪明如意算盘全都打错了,还伤了他的心。



    她这么惹人讨厌,干脆就将错就错,走好了。



    然而捂在被子里,翻来覆去地,烙了好一会儿煎饼,都没能睡得着。



    她隐约听到楼下传来的动静,似乎是有人进来了,应该是那个乔xiaojie。



    她听到几个人轻声交谈了几句,能听得出,那个乔xiaojie讲话挺温柔的,应该是个性格比较好的xiaojie姐。



    越是琢磨,就越是睡不着。



    外面还在打雷,她的眼前,不断重复着,出现她掀开景少卿面具的那一刹那,他脸上的伤痕。



    讲实话,看到那些伤痕的同时,她确实觉得有些可怕,也有些害怕。



    但是二爷是救了她的人,所以当时,立刻又觉得有些心疼他了。



    “你平常不是挺能言善辩的吗?怎么刚才嘴巴就那么笨了?”她有些恨铁不成钢地骂自己。



    但是事情就已经过去了啊,现在回想刚才有多怂,有什么用呢?



    直到楼下没了声音,厉朝歌还是在床上翻来覆去,瞪着眼睛,望着天花板。



    “厉朝歌啊厉朝歌,你才几岁?就知道什么叫失眠了?”



    她从枕头底下摸出了自己的手机,开机了。



    想给厉南朔发个短信,或者打个电话。



    然而手摸到通讯录的一刹那,却又犹豫了。



    要么,向二爷解释一下刚才掀面具的事情之后,再走?



    她终究还是不甘心,也不甘心不知道他是谁,就这么走了。



    第二天临近中午,厉朝歌才有气无力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今天外面还在下雨,阴雨天,光线不好,而且她直到凌晨三四点还没睡着,所以才这么晚醒来。



    她爬起来洗漱,外面的女佣听到里头的动静,随即敲门进来了,问她,“xiaojie,午饭想吃点儿什么呢?”



    厉朝歌想了下,她听到楼下传来银铃般的笑声,猜测是那个乔xiaojie还没走。



    “乔xiaojie想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她低声回道。



    “那自然是不行的,二爷临走前吩咐了,说厉xiaojie这两天就要回去了,让我们要更加尽心伺候。”



    厉朝歌有些惊讶,挑眉问道,“他没在家啊?”



    她还以为,他一定会留在庄园,陪这个乔xiaojie呢,昨天她听管家说话的语气,这个乔xiaojie身份绝对不一般。



    而且今天天气不好,外面还在刮大风下着雨。



    “是啊。”女佣笑着点了点头,“二爷一早就走了。”“那就随便弄几道清淡的菜吧,我随便都可以。”厉朝歌随和地回道,“你们去问问乔xiaojie要吃什么,按照她的口味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