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35章 千万不要惹乔如如

    厉朝歌忍不住皱眉,嘀咕道,“这么小气……”



    “你这么讨厌我,没有证据,将来说不得要反悔,我当然得留一手。”景少卿轻轻笑了声。



    随后,又伸手,指向外面那道横幅,“道歉,你看到了。”



    谁的道歉方式能是这样的?



    甚至不用嘴说,就算是道歉了?



    厉朝歌扫了眼外面的横幅,简直是目瞪口呆。



    这男人的道歉方式,可真是别致得很了!



    “我也知道,乔如如当时是冤枉了你,只是当时因为一些不得已的顾虑。”景少卿顿了下,朝她继续道。



    “打住,yīmǎ归yīmǎ。”厉朝歌随即朝他做了个暂停的手势。



    “可以了,你对乔如如是什么看法我并不想知道,今天这个人情,将来有机会的话,我肯定会还你,我厉朝歌从来不欠别人的,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后悔或是怎样。”



    两人刚说到这里,厉朝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厉朝歌低头看了眼,是厉南朔打来的。



    她随即朝景少卿礼貌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接个电话。”



    “怎么了?”厉南朔刚从战机上下来,便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先前给他打了几个电话,还有学校的。



    “爸,你现在有空吗?”厉朝歌心里其实还是有些委屈,撇了撇嘴角,轻声问厉南朔。



    “我看下。”厉南朔接过边上mìshūcháng递来的行程表,扫了眼。



    “晚上有个实战演习,这中间有几个小时的空余时间,怎么了?”



    “那你来接我吧,我有个事儿要跟你商量。”厉朝歌乖巧地回道。



    现在是上课时间,学校也给他打了几个电话,想来,是厉朝歌又闯祸了。



    厉南朔笑了下,回道,“没空也得去接你啊,现在人在哪儿呢?”



    谁让他就这么个宝贝女儿呢。



    厉朝歌看了下车窗外经过的地方,景少卿似乎是打算送她回家,而她实在不想再承景少卿的情了,于是报了个她现在所在的方位地名。



    挂了电话,便直接朝景少卿道,“你放我下去吧,这边没有记者,也没有闹事儿的人了。”



    “还是这么不待见我。”景少卿有些无奈。



    “你跟我无亲无眷的,我爸既然有空,那当然不能麻烦你了。”厉朝歌一板一眼地回道。



    听上去确实是那么回事,可厉朝歌显然,还是在生他的气。



    厉朝歌这脾气,软硬不吃,也不知是像谁。



    景少卿出于尊重她,没有继续强迫她留在车上,便让司机停下了车。



    厉南朔过来的时候,景少卿还没走。



    厉朝歌背着小书包,坐在马路旁的石凳子上,见厉南朔的车来了,随即一溜小跑,跑向了厉南朔。



    厉南朔还没说话,厉朝歌便一头撞进了他怀里,抱着他小声哭了起来。



    “怎么了?跟爸爸说说。”厉南朔一脸的心疼,愣了下,随即柔声哄她。



    说话间,扫了眼边上的景少卿。



    “那既然区长亲自来接,那我便先走了。”景少卿什么都没解释,朝厉南朔点了点头。



    厉南朔这么一看,就明白,肯定是厉朝歌闯了祸,景少卿给她兜下了,不然也不能这么巧,景少卿恰好在这边。



    “嗯。”他没问景少卿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他这女婿,性格是相当稳重那种类型,做事也有分寸,不解释什么,他也不打算问。



    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儿孙自有儿孙福,他想管,也管不来那么多。



    直到景少卿的车走了,厉朝歌才抬起了埋在厉南朔怀里的脑袋,用衣袖用力抹了下自己的脸,“爸,你以后让景少卿不要再跟着我了!我不想欠他的!”



    “这又是为什么呢?他帮了你,反倒是帮错了?”厉南朔有些哭笑不得。



    “我妈从小就教我,不是自己的不要伸手去拿,景少卿是有女朋友的,所以我不要他管我!”厉朝歌撇着嘴角回道。



    “景家跟爸爸平常走得也挺近的,景少卿就是作为朋友帮帮你,也是正常。”厉南朔下意识偏了自己女婿一句。



    “我不要!你不知道我心里什么感受!”厉朝歌用力跺了下脚。



    “反正你就以后别让他来我家了!”



    厉南朔又是忍不住笑,让厉朝歌上车,随后又道,“那脚是长在他自己身上,我能管得住吗?”



    “你别让他进我们家门,不就能管得住了?而且他又不是军区的,为什么能zìyóu出入总部中心?”



    厉朝歌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尖,“你啊……是觉得你爸好欺负,就这么无理取闹。”



    “景少卿是武器制造商,跟军队关系休戚相关,他凭什么不能出入总部中心?”



    厉朝歌撅着嘴没吭声。



    好半晌,才回了句,“我要转校!”



    厉南朔将厉朝歌送去了医院,正好走到病房门口,她听到里面好像有人说话的声音。



    听着有些像陆长安的声音。



    她偷偷摸摸,顺着门缝,往里头看了眼,果然是陆长安在里面,坐在床边正在和厉慕白说话。



    厉慕白看起来是好些了,已经可以翻身躺在病床上,不需要趴着了。



    厉朝歌这心里,顿时松了口气。



    于是老老实实地等在病房门口,没有进去。



    给她哥和他小媳妇把风,给他们一点儿zìyóu空间。



    看到他们两人黏黏糊糊的,厉朝歌心里比谁都舒坦。



    刚坐下,便看到有个穿病号服的熟人,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是云夜寒。



    厉朝歌屁股都还没坐热,立刻爬了起来,将云夜寒拦在了十几步开外,“我哥睡着了,你要见他,晚点儿再来吧。”



    云夜寒垂眸,看着她笑,“小侄女,你当叔叔眼睛是瞎的呀,刚才长安过来,我看见了。”



    “那你就当你眼睛是瞎的呗。”厉朝歌振振有词地回道。



    云夜寒倒也没生气,无奈地回道,“算了,咱们也是同病相怜,不跟你小孩子一般见识。”



    “怎么就叫同病相怜了?”厉朝歌有点儿不太明白云夜寒什么意思。



    云夜寒伸手,搭在了厉朝歌肩膀上。低声道,“我给你说啊,乔如如这个女人,你不要惹,我以前和她一块儿长大的,你还小,心思太单纯了,斗不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