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36章 会弄疼你的

    厉朝歌这么一听,就明白了,没好气地甩开了云夜寒的手,“乔如如跟你说什么了?”



    “什么叫跟我说什么,我跟她走得又不是很近,你应该问,她都在外面大肆宣扬了你的什么坏话。”云夜寒挑了挑眉,回道。



    “现在咱们军区总部,估计人人都已经知道,你想抢她男朋友的事情。”



    “小侄女,你还小,不懂人心险恶,你这小小年纪就跟乔如如这种角色抢男人……”



    厉朝歌没等他说完,皱着眉头,不可置信地反问道,“她说,我想抢她男朋友?!”



    “是啊。”云夜寒点了点头。



    “我爸妈今天来我病房,才说的。”



    “我!”厉朝歌咬了咬牙,一大篇脏话差点儿就脱口而出。



    乔如如这个女人是真的坏啊!怪不得司谨那样的浪子都能折在她手上!



    而且厉朝歌觉得,或许司谨和乔如如那件事,并不是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可能是乔如如使了什么坏心眼。



    “你想想你表哥司谨吧。”云夜寒认认真真地继续朝厉朝歌道。



    也是巧了,云夜寒恰好说中了厉朝歌心中所想。



    “我哥怎么了?”厉朝歌皱着眉头,追问道。



    “我所知道的是,景家确实对乔如如很好,可是呢,景少卿对乔如如倒是不冷不淡的,说不定乔如如闹了司谨那么大的事情,是想引起景少卿注意吧。”



    “虽然说人家闲话不好,可你啊,毕竟是我侄女,所以我必然是要向着你呀!”



    云夜寒倒是难得这么正经地和她说话。



    厉朝歌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没吭声。



    司谨确实喜欢到处撩女人,但他从不强求别人,而且他有一个优点:从来不说任何女人的一句坏话。



    所以即便是乔如如整了他,司谨也不会说什么。



    她考虑了一会儿,一把拉住了云夜寒的手,“你跟我去我爸那儿一趟!司谨哥哥受了那么重的罚,这事儿怎么也得说清楚!”



    “我不去。”云夜寒站在原地没动。



    “感情我说了这么一大通你还没明白啊,乔如如的男人你别动,我就是这个意思。”



    “景少卿是景少卿的事,我现在要给我爸说的是司谨哥哥的事!”厉朝歌不容置疑地回道。



    “我不去,我要去找长安说话,我有事儿找她。”云夜寒依旧站在原地不肯动。



    “你又不是明天见不着她了!”厉朝歌一边不爽地回道,一边用力扯着云夜寒往电梯那儿走。



    而且云夜寒什么心思她能不明白吗?



    不就是想去做电灯泡吗?



    和云夜寒比起来,她哥才是亲的,她怎么能让云夜寒去捣乱!



    “我怎么好像听到朝歌的声音?”房间里,陆长安诧异地往门口的方向瞧了眼。



    “不知道她。”厉慕白淡淡回了句。



    陆长安又听了会儿,没听到厉朝歌的声音,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给厉慕白倒了水,转身回到了床边,一边将吸管递到了他唇边,一边轻声安慰道,“冒冒哥哥,其实朝歌也是为了你出头。”



    “我自然知道。”厉慕白面无表情地回道。



    他这个妹妹,从小就被娇宠惯了,即便是为了他才和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架,那也是因为性格过于冲动了。



    不是他做哥哥的心肠硬,从那天厉朝歌说是为了他出头,他便心疼厉朝歌,为他受了伤。



    厉朝歌脾气这么冲,早晚是要吃亏,现在被厉南朔和白小时骂几句,对她来说是好事。



    “那你还……”陆长安有点儿不太明白,为什么厉慕白还是有些不开心的样子。



    没等她说完,厉慕白便打断了她的话,道,“难得来陪我,不要一直说朝歌的事情。”



    “……”



    陆长安愣了下。



    原来他是嫌她一直在念叨厉朝歌。



    厉朝歌昨天终于是回家了,大家之前一直在担心她,自然她要多说几句厉朝歌,她以为厉慕白也会想听。



    反正厉慕白这性子,是比他离开阳城之前,更加稳了,要猜他心思很难。



    她偷偷撇了下嘴,随即转移开话题问他,“水温是不是正好?”



    “嗯。”厉慕白点了点头。



    “那你今晚想吃什么?正好姨回去准备晚饭了,你要是想吃我妈煮的什么东西,我现在打电话回去,待会儿一起带过来。”



    “吃什么都一样。”厉慕白淡淡回道。



    陆长安这心里,不由得又犯起了嘀咕,厉慕白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真的不太一样了,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要说还因为云夜寒的事情生气,也不太像。



    他这几天还是照常和她说话,就是看她的眼神,有点儿不太对。



    难得她跟厉慕白可以独处,暗忖了下,还是直接问他了,“冒冒哥哥,你到底怎么了呀?”



    其实是没什么。



    只不过,一看到陆长安,便想到厉南朔和他说的话,陆长安将来会嫁给他。



    再加上,陆长安这几天又在提,说将来一定要考医学院的事情。



    他便想,陆长安是为了他,才要学医。



    陆长安见他不吭声,微微撅着嘴,将吸管,塞进了他嘴里。



    想不明白,搞不懂,问他他也不说话。



    厉慕白也就顺着她,喝了两口,喝水时,薄唇触到了陆长安压在吸管上的食指。



    陆长安触到了他的温度,偷偷笑了下,等他喝完了,将水杯放到了一旁,顺手便去摸厉慕白的额头,看他还是不是一直在出冷汗。



    手背刚触上他的额头,厉慕白便抓住了她的手腕。



    然后,轻轻拉了她一把。



    陆长安重心不稳,一下子压在了他身上。



    厉慕白伤得这么重,别把他背上的伤给压出问题来了!



    他们这几天连碰厉慕白都不怎么敢碰,更别说压在他身上!



    陆长安吓得立刻便要起身,忽然察觉到,自己的后腰被厉慕白的手按住了。



    她刚刚偷偷在笑,他不是没有看见。



    陆长安轻轻挣扎了下,厉慕白没有松开她,她便作罢了。



    “我会压疼你的。”和他鼻子对鼻子,眼对眼的,抿了下唇,朝他小声道。“不会。”厉慕白不在意地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