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39章 假如我不同意呢?

    陆长安和白小时几人,都高高兴兴地在家等着厉慕白和厉南朔回来。



    厉朝歌尤其开心,因为厉慕白用他的能力,简单粗暴地告诉了大家,他不是废物。



    好不容易等到两人回来了,厉朝歌还特意准备了几个礼花,才发现厉慕白并没有很开心的样子。



    身上都是酒气。



    军装外套和军帽搭在臂弯里,里面落得满是彩带银丝。



    他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拈掉了几根彩带,随后低声朝厉朝歌问,“你们饭吃了吗?”



    厉朝歌察觉到,他的情绪有点儿低落,想了下,摇头回道,“没有呢,等你和爸一块儿吃呢。”



    “长安她们呢?”厉慕白又问。



    “厨房里呢,正好在试菜的口味咸淡,我听见你们回来,就先过来了。”厉朝歌指了下里面。



    随后又轻声问他,“哥,怎么了?你怎么看起来情绪有点儿不太高涨啊?”



    “没被你吓死都算不错了,一开门就几个礼炮同时对着我。”厉慕白朝她轻轻笑了声。



    “你们赶紧去吃吧,我和爸不早就打了电话回来,让你们先吃吗?我们吃过了。”



    说完,换了鞋进门,没去餐厅的方向,而是直接走上了楼梯。



    厉朝歌一脸懵,盯着厉慕白的背影看了几眼,随后回头,问晚一步进门的厉南朔道,“爸,我哥他怎么了?升职了不应该开心么?”



    “没有不开心吧,可能是因为过两个月就要离开总部,在家待了一年了,多少会有点儿不适应。”



    “是哦,他身体恢复了,那不就很快要走了?”厉朝歌恍然大悟。



    “还有他今晚,喝多了,身体可能有点儿不太舒服,不要紧。”厉南朔伸手搂住厉朝歌的肩膀,“走吧,看看你们今晚都准备了什么菜。”



    正好陆长安从厨房端菜出来,听到了他们说话,朝楼上看了两眼。



    厉朝歌脑子一转,朝厉南朔道,“喻菀阿姨说你们肯定要喝了酒回来,所以先给你们煮了一锅醒酒汤,酸溜溜的怪好喝的。”



    “要不然谁给我哥先送一碗上去吧。”



    厉朝歌眼珠子一转,陆长安就知道她打的是什么鬼主意,随即接着她的话道,“那我送吧。”



    厉朝歌拿了桌上的碗,就递给了陆长安,笑眯眯回道,“好啊!”



    陆长安上去的时候,厉慕白正好在收拾衣柜,没关门。



    陆长安走到门口,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会儿,伸手轻轻巧了下门,“冒冒哥哥?”



    “嗯,进来吧。”厉慕白没回头,低声回道。



    陆长安进了房间,把醒酒汤放在一旁,盯着厉慕白看了会儿,看到他把以前的军装都收拾出来了,问他,“是不是要走了?”



    “没有,什么时候走我自己决定。”厉慕白将几套军装叠到了一块,又塞进了衣柜里。



    回头朝陆长安笑了下,“我正好要洗澡,找衣服的时候,就顺手收拾一下了。”



    “哦……”陆长安轻轻点头,应了声。



    “要不然先喝了我妈煮的醒酒汤,再洗澡?”陆长安问他,“温度刚好,不烫,不然喝完酒就洗澡会有点儿难受。”



    “行。”厉慕白点头。



    坐到一旁桌子旁,端起碗的同时,又朝陆长安看了眼,朝她道,“傻站在那儿做什么?过来。”



    陆长安抿着嘴,开心地笑,坐到了他边上,伸手替他收拾身上,刚才厉朝歌弄的残局。



    只要他不是突然要走就好,只是还能让她有个心理准备的时间。



    厉慕白喝了两口汤,便放下碗,垂眸,看着陆长安一点点地帮他拿掉身上的彩带银丝。



    半晌,轻声问她,“你提前参加了大学招考?”



    这件事是陆长安瞒着厉慕白,偷偷跑去考试的。



    前几天厉慕白不在家,她特意谁都没有告诉,跑去参加了考试。



    这几年医学院和军校招生特别着急,都是还没到高考时,就会举行提前招考。



    成绩还没出来,她是打算拿到了成绩单,然后再告诉大家的。



    就连厉朝歌都不知道,厉慕白是怎么知道的?



    她有些惊讶,手上的动作也顿住了,抬头望向厉慕白。



    台灯下,他的脸部轮廓,看起来尤其柔和。



    而且这一年大部分时间在家里养着,皮肤白了许多,喝了酒之后,脸上带着微微的红晕。



    眼神里似乎带着几分无奈的意思。



    “军校现在都是和医学院联合在一起的,你觉得你去考了两天试,我能没看见你么?”



    这么巧?!



    陆长安更加吃惊,确实,她是去一个军校进行考试的,在那进行了两三天封闭式的考试,吃住都在那儿。



    但是她没想到,这么巧厉慕白也去了那儿。



    “傻子。”厉慕白无奈地,轻声责备了她一声,“你考试第二天下午,走到食堂附近的时候,我叫了你一声,你没听见?”



    陆长安想了下,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



    她考完一门的时候,回宿舍的路上,确实好像听见有人叫她了,因为来参加封闭考试的有一些认识的熟人,陆长安还以为是同学叫了她的名字。



    当时旁边大操场上有军演之类的活动,看起来是个挺严肃的活动,陆长安就没做停留,看到底是谁叫她。



    因为她不喜欢和男同学说话,所以索性当时就当没听见,就回宿舍了。



    “叫我的人是你啊?”陆长安更加吃惊地问。



    厉慕白还以为她是做贼心虚,故意没理他跑掉的,所以当时没追上她戳破她。



    他伸手,摸了摸她脑袋,“就这么着急上医学院啊?”



    “就是着急啊。”陆长安认真地点了点头,回道。



    “而且我去咨询了几个老师,老师都建议我参加提前招考,因为高中三年的东西我都学扎实了,提前半年考试,也能提前进医学院,提前派上用场。”



    “假如我不让你离开总部呢?”厉慕白继续问,“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陆长安见认认真真和厉慕白说这件事也没用,索性,拽住了他的胳膊,轻轻晃了几下,把脸凑到他跟前,柔声撒娇,“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