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43章 好的,长官

    厉慕白抓着她的手,往下探。



    刚触上的瞬间,陆长安下意识往回缩了下手,诧异地盯着厉慕白。



    “倘若我不喜欢你,又怎么会对你有感觉?”他轻声朝她道。



    陆长安脸有点儿红。



    而且……



    忽然间就是有点儿怂了,有点儿害怕呢。



    她愣愣地,和厉慕白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会儿,干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问厉慕白道,“要不然,下次吧。”



    她有点儿害怕了。



    厉慕白忍不住冲她轻轻笑了声,抓着她的肩膀,将她抵到了墙上,低头,凑近了她,轻声道,“那你就忍心,让我这样憋着?憋得次数多了,对身体可不好呢。”



    “那肯定是不忍心啊!”陆长安着急地回道。



    但这个火也是她挑起来的,现在害怕退缩了的人,也是她自己,想来,有点儿不太仗义呢。



    她顿了下,试探地问,“那要不然,我用其它办法帮你?”



    越说,一张小脸越发涨得通红。



    厉慕白直勾勾地盯着她,反问道,“你觉得呢?”



    陆长安抿了抿唇,没吭声。



    其实她是想要厉慕白的,但是情况有点儿超出了她的预想。



    她斟酌再三,还是闭着眼睛,认命地垫着脚,勾住厉慕白的脖子,朝他吻了过去。



    厉慕白看着她微微抖着的长睫毛,眼里闪过一丝无奈。



    浅浅啄了几下她的唇,一只手,顺着她薄薄的衣料,探了进去。



    刚触上她肌肤的一瞬间,陆长安感受到他指尖的温度,下意识地抖了下。



    亲亲抱抱,对她和厉慕白之间来说,都是常事,可这样的接触,还是第一次。



    而且,她显然感受到,厉慕白的呼吸,粗重了几分。



    她有些紧张,一口贝齿,轻轻咬住了他的唇,不肯松开。



    厉慕白自然能察觉到她的紧张,右手轻轻掠过了她的眉眼,抚向她的耳垂,轻轻摩挲着她小巧的耳珠。



    陆长安无意识地,轻轻哼了声。



    这对于厉慕白来说,无疑是带着致命的yòuhuò。



    他另一只手,随即搂住了她的腰,将她提了起来,低头,吻向她的脖颈。



    陆长安浑身抖得更是厉害。



    她既希望他可以这样对自己,又害怕他有进一步的动作。



    厉慕白吻了几下,又抱着她,转身回到了床边,将她轻轻丢到了床上。



    她被他吻得嘴唇通红,身上也泛着红,穿着厉朝歌送她的衣服,偏偏那张脸,还带着不谙世事的纯真。



    厉慕白觉得,自己要是真能顶着她这种眼神,下得了手,才是衣冠禽兽。



    跪在床上,俯身凑近她的同时,陆长安又死死闭上了眼,用视死如归的语气小声朝他道,“冒冒哥哥,那你轻一点儿……”



    厉慕白又笑了声,轻轻吻了下她的脸,问她,“怕了?”



    陆长安本来是先挑事儿的那个,可到了这最后一步,她是真的内心的紧张,超过了期待。



    厉慕白盯着她的小脸,看了许久,掀开被子,将他自己和陆长安兜头罩了进去。



    黑暗中,又吻了她几下,然后抱入了自己怀里。



    “在我离开之前,不允许这样了。”他嗅着她淡淡的发香,朝她认真道。



    他就是要让陆长安害怕,怕了这一次,以后就不会对他胡来,就会老老实实的。



    陆长安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伸手环住了他,将脑袋深埋进了他怀里。



    好半晌,又撒娇道,“那你还是得亲亲我。”



    厉慕白没说话,从她的发,吻到了她的额头,又吻向她的鼻尖,她的唇。



    “我等你回来。”陆长安抬头望着他,小声道。



    这句话,她和厉慕白说过好几次。



    不用嘴说,厉慕白也明白了,她会一直都在这里等着,无论他变成了什么样子。



    他虽然知道自己脊骨断裂会痊愈,厉南朔告诉他,肯定会痊愈,可他没有和陆长安说过。



    陆长安也一如往常,细心地对他,哪怕他是坐在轮椅上,她看着他的时候,总是连眼底都带着笑。



    他知道,这是深爱他的女人,这个女人,也是他的挚爱,是他将来要陪伴一辈子的人。



    与其推开她,患得患失,倒不如加倍对她好。



    ·



    半夜陆长安敲开厉朝歌门的时候,厉朝歌还没睡,就竖着耳朵听隔壁的动静。



    一听到陆长安熟悉的敲门声,她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



    开门的瞬间,看到陆长安身上穿着厉慕白的套头衫,眼睛都亮了,一把就将陆长安扯了进来,激动地问她,“是不是成了?”



    她闻见陆长安身上有厉慕白用的沐浴液的味道,自顾自又道,“肯定是成了!你都在他那儿洗澡了!”



    “就是洗了个澡而已。”陆长安撇了下嘴角回道。



    “不会吧?这样都没搞定他?!”



    “我哥难不成是在部队里待了太久,变成弯的了吗?我看他关系不错的战友,没长得好看的呀!他不会那么饥不择食吧!”



    陆长安怂怂地缩了下脖子,小声回道,“是我不敢。”



    厉朝歌摇了摇头,失望地回道,“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反正今天也不是没有收获。”陆长安想着刚才厉慕白是怎么对自己的,忍不住摸着自己的脸,傻笑了下。



    已经有很大的进步了,反正除了最后一步,已经摸光光看光光了,刚才洗澡也是厉慕白给她放的水,还愁以后厉慕白不是她的人吗?



    第二天一大早,厉慕白便起床,先去作战部报道,熟悉一下以后要相处的下属和队员。



    陆长安听到对门传来的开门声,迷迷糊糊从床上爬了起来,开门,朝厉慕白房间看去,叫了他一声,“冒冒哥哥,你要出门了吗?”



    厉慕白已经穿戴好,准备下楼了。



    听到到陆长安叫自己,想了下,转身走到了这边,低头,宠溺地吻了下她的额头,轻声道,“还早呢,再睡会儿。”



    陆长安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好的,长官。”



    厉慕白又勾着她下巴,啄了下她的唇,“去吧,别吵醒朝歌。”看着她又爬上了床,乖乖躺下了,盖好被子,这才替她关上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