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46章 陆枭的怒火

    陆长安转身走到窗户边,看着厉慕白上了战机。



    战机起飞的一刹那,她手机上传来“叮”地一声。



    陆长安将手机掏出来看了一眼,是厉慕白发给她的的追踪程序。



    改良过的战机,速度相当快,今天又是阴天,云压得很低,没一会儿,便消失不见了。



    厉朝歌听到动静,回来的时候,厉慕白已经走了。



    “别看啦,都看成望夫石了。”厉朝歌从身后,悄悄捅了下陆长安的腰。



    陆长安回头,朝厉朝歌翻了个白眼。



    “不过改良后的战机,飞起来的速度可真快啊。”厉朝歌看着天空上的几个小黑点,“这才几分钟。”



    “你猜是谁的功劳?”陆长安笑了笑问她,“说起来,你哥前几天才给我看了图纸,说天才果然就是……”



    “我对这些事情可没兴趣。”厉朝歌无所谓地打断了她的话,“你可别跟我说,我小时候被我爸训的次数多了,跟部队搭边的事情我都没兴趣。”



    说完,便酷酷地拽着陆长安的一根小指往外走,“走,咱们回家吧。”



    陆长安没继续往下说,只是幽幽地叹了口气。



    只要提到景家的事情,厉朝歌便很反感。



    不说就算了。



    ·



    从厉慕白走了之后,陆长安每天早上爬起来必做的事情,就是瞧瞧厉慕白在哪儿。



    他们的作息时间是反着的,厉慕白一般是晚上行动,白天回到驻扎点休息。



    他的那个点,就会停在一处,一动不动。



    陆长安心里就会安心,知道厉慕白安全回到了车上或者驻扎点。



    这东西是厉慕白送给她所有礼物里面,最好使的一个。



    这样一来,白小时和厉南朔他们也能放心些。



    厉慕白走了一年,也没回来,说是任务吃紧,人手不够,明年肯定回来。



    于是陆长安便眼巴巴地,继续从冬天开始等。



    等到夏天的时候,陆长安眼看着,厉慕白的位置越来越偏向北方,就知道,他短时间肯定是回不来了。



    之前还盼着他能回来一趟,现在一想,他先前说自己几个月就能回来,不过是哄她的话。



    毕竟计划赶不上变化。



    南方的夏天越来越长,热得能将人烤熟,中间是有三个月左右的休息时间的。



    陆长安的学校刚放假,她想着厉慕白是不可能回来了,放假一个人在家,也是没什么意思,便自己申请,继续留在学校,或者去附近的野战医院实习。



    学校同意这个申请之后,陆长安才把盖了章的申请书拿回家。



    陆枭看到这张纸的时候,愣了下。



    他心里算了下时间,猛然间抬头,望向陆长安,问她,“你真的要去吗?”



    陆长安点了点头,反问道,“怎么了?不可以吗?我觉得去野战区医院,可以有更多的学习机会,可以学习到更丰富的临床经验。”



    “而且这个东西是随机的,不一定能申请到,所以我就没说。”



    陆枭千算万算,没算到,自己的女儿,会瞒着他们,去学校申请这个东西。



    他以为,后面一定会一帆风顺了。



    他斟酌了一番,严肃地问她,“假如爸爸舍不得你去呢?野战区的条件有多艰苦,你知道的吧?”



    陆长安想了下,好像也没陆枭说的那么严重。



    “爸,我就是去两三个月啊,又不会去很久。”陆长安迟疑地回道。



    “而且实习了这三个月,可以额外加学分,无论怎样对我都是有好处的,以后想分配到这边的总部军区医院也方便。”



    “你和妈不是希望,往后我工作的医院,可以离家近一点吗?”



    假如陆枭告诉陆长安,她去了之后,会感染上病毒变异,陆长安恐怕也是不信的。



    但是陆枭知道,就是这一次了。



    陆长安就是在今年的夏末,染上了z病毒。



    “长安,爸爸妈妈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你明白吗?”陆枭斟酌了许久,皱着眉头朝陆长安反问道。



    “你是一个女孩子,先前厉慕白不让你参加提前招考,其实我和你妈也和他的想法一致。”



    “只是你心气高,从小到大都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我们都没多说,厉慕白一个人说过了也就罢了。”



    “你连他的话都不听,我们劝你也是无济于事,所以后来大家都没说什么了。”



    “但是去野战区医院这么重要的事情,你连提都没跟爸爸提一句,你觉得,你这样的做法对吗?”



    陆长安看着陆枭,没说话。



    她没想到,陆枭会发怒。



    可她申请的时候确实没有多想,只是觉得,过去野战医院之后,可以多学习一些临床经验。



    “你这几天不要出去了,就待在家里,学校那边,我去帮你推辞掉!”



    陆枭说完,便直接将盖了章的单子,丢到了一旁垃圾桶里。



    出门的时候,门关得很重。



    陆长安盯着垃圾桶,愣了一会儿。



    等反应过来,去开门的时候,才发现,陆枭竟然把门给反锁上了。



    父女两人因为这件事情,闹僵了好几天。



    陆长安从小到大,就没和陆枭吵过架,陆枭也从没这么严厉地惩罚过她。



    喻菀外出写生了两天,回来的时候,发现这个情况,随即和陆长安聊了聊。



    “你是真的想去实习,还是说为了和爸爸对着干?”喻菀认真地问她,“有的时候,咱们可不能因为一件小事情,而失了分寸。”



    陆长安伸手抱住了喻菀,将头枕在喻菀的膝盖上,没说话。



    她觉得,喻菀应该是懂她的。



    喻菀还是少女心气,年龄也还不大,陆长安有些事情会在晚上,偷偷摸摸地跟她说。



    包括和厉慕白之间,初吻在什么时候,他回总部的第一天,怎么亲她的,她全都闷在被窝里,悄悄告诉了喻菀。



    喻菀听她说着,比她还激动,因为喻菀的心智不成熟,可以对她经历的事情感同身受。



    “妈,那你说,我一味地将心思放在哥哥身上,为了他,这样是做错了吗?”沉默良久,才轻声问喻菀。“可我是真的喜欢他,所以才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