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48章 她要去找他

    “有。”陆长安前天上的是夜班,所以这会儿刚洗完澡要睡觉,累得瘫在宿舍小床上,爬起来喝口水的力气都没有了,懒懒散散地回道。



    “别告诉我,你去野战区医院,只是去玩几天!”厉慕白却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十分严肃道。



    “你最近待的地方有信号了呀?”陆长安扯开话题,软软地问他。



    厉慕白没等她说完,又道,“现在,立刻回家!”



    是带了命令的口吻。



    “我又不是你手底下训练的兵。”陆长安有些不服气地,小小声回道。



    “简直是胡闹!陆叔他们同意你去了吗?”厉慕白听陆长安这搅浑水的语气,更加生气,沉声问她道。



    “我爸同意了的!”陆长安振振有词地回道。



    厉慕白在那头,没有说话了。



    陆长安听到他有些粗重的呼吸声,猜想,他应该是刚出了任务回来。



    肯定很累了。



    “不要紧的冒冒哥哥。”她随即软了语气,小心翼翼地回道,“我和我爸都已经商量好了,暑假结束之前,我肯定回家。”



    厉慕白还是没有说话。



    前几天,他在的地方,信号一直都不好,而且去一间很大的废弃工厂里,进行了清剿活动,白天晚上,几乎都没有休息过。



    好不容易,艰难结束了任务,在回城的路上,他清洗消毒完的第一件事,就是习惯性地看看陆长安在哪儿。



    一下就看到她显示的位置是野战区医院。



    他几乎是马不停蹄地,直接一个人驱车,赶到了城中。



    此时,他已经有三天没有睡过觉了,加上之前体力损耗得非常严重,握着手机,因为生气,心脏在胸腔里跳动得非常厉害。



    他的耳膜里,甚至回荡着心脏“砰咚砰咚”剧烈跳动的声音。



    士兵察觉到厉慕白的异常,递了毛巾过来,问他,“长官?没事儿吧?”



    “没事。”他朝对方轻声回了句,摆了下手。



    抓着毛巾,走到一旁的办公室里,关上了门。



    他浑身满是虚汗,将手机按了免提,丢到了面前的洗脸台上,打开水龙头,冲洗着毛巾。



    眼睛都被汗蛰得快睁不开了,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双眼布满了红血丝。



    陆长安在电话里头,叫了几声厉慕白的名字,没有听到他的回答,只能听到水流声,有些慌了。



    “冒冒哥哥,怎么了?你能听到我说话的声音吗?”她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声问了好几遍。



    厉慕白的身体她清楚,虽说已经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但是肯定比不得以前了。



    厉慕白又喜欢逼迫自己,做那些很难完成的目标。



    假如一直强迫自己,去做超出了他正常承受范围以外的gāoqiáng度训练,肯定是要出事。



    陆长安每叫他一声,就会停顿一会儿,仔细听他那边的动静。



    约莫两分钟以后,她忽然听到了,什么东西倒在地上的钝响声。



    “冒冒哥哥!你别吓我啊!”陆长安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大声朝电话里问,“到底怎么了?你回答我一句啊!”



    “我错了,我真的真的错了,我不应该来这儿让你担心的!你回答我啊!!!”



    那边的水流声还在继续,但是厉慕白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了。



    又过了几分钟,她听到有别人说话的声音,好像是子午在叫他,“长官?!”



    然后,电话被挂断了。



    陆长安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她手足无措地想了会儿,立刻又打了回去。



    就算厉慕白昏过去了,子午在边上,也可以替他接电话。



    至少她要听子午回复一句,厉慕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而等她打过去时,回复她的,却是冷冰冰的机器回复声,“您好,对方不在服务区。”



    陆长安茫然地哭了好一会儿,她不能给厉南朔他们打电话,在不能确定厉慕白到底是怎么了的情况下,省得厉南朔他们也着急担心。



    她抓着手机,将音量调到了最大,没有睡觉,直勾勾地望着手机屏幕,等了一整天。



    到傍晚的时候,实在撑不住了,捂着手机,控制不住地睡了会儿。



    并没有睡熟。



    察觉到手机震动了一下的时候,她立刻惊醒了过来,一看,是师姐给她发的一条短信,问她晚饭要不要一起去食堂吃饭。



    厉慕白那边,还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她又打开定位监控程序,看厉慕白所在的位置,显示他还是在方才那个地方,一直没有移动过。



    厉慕白很有可能是昏死过去了。



    假如是再次伤到了他的脊椎神经,那后果她不敢想!



    陆长安从未经历过,如此难熬的时候,哪怕是先前喻菀和厉慕白做手术时,因为她就在边上,手术结果是怎样的,她可以第一时间得到。



    现在情况不同了,现在是厉慕白那儿,一点点消息都没有。



    他那边的医疗设施是不是能跟得上呢?就算有医疗设施,医生是不是靠谱呢?



    陆长安越想,心里越是慌。



    她没吃没喝,盯着手机,又从晚上看到了白天,眼睛都快看瞎了,厉慕白的点,也始终都没有移动过。



    他已经保持停留在原地,一天一夜了。



    假如他没出事,晚上一定会移动的,因为他们都是晚上出任务。



    陆长安一边无声地抹着眼泪,一边爬下了床。



    都是她不好,都是她的错,她让厉慕白着急了!肯定是厉慕白又急又累,才会出事儿的!



    值了夜班的师姐回来,见陆长安下床收拾自己的小柜子和行李箱,诧异地问,“长安,你干什么呢?”



    “咱们医院,是不是每天都有搜救专机出去?”陆长安一边飞快地收拾东西,一边问学姐。



    “是,有,但是你要去哪儿啊?咱们是实习医生,不是护士也不是士兵,出去搜救的事情不用咱们去做啊!”学姐意识到了不对,立刻走过来按住了陆长安的手。



    “而且今天是你值班,吃完早饭就要去手术部,你现在要去哪儿?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还是怎么了?”



    “学姐,我要跟着搜救专机出去一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回来,也许三五天,也许更久!你们把值班表重新排一下吧!”陆长安不假思索地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