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52章 不要打扰他们

    陆长安怀疑是自己身上的伤口,一直在流血,所以血的气味招来了变异人。



    但是现在明白过来,已经晚了,她没法停下。



    即便将车开到了有强光感应灯的路上,她也把车上所有的灯全都打开了,但是附近围上来的怪物,越来越多。



    不仅有变异人,还有变异的动物。



    尤其是狼和狗一类的,原本速度就快,变异之后,速度和力量都快了很多倍。



    前些天宋念他们系还研究了变异狼狗的样本,除了智商比未变异之前更低了,各种系数都高得惊人。



    陆长安一直都在一个大的十字路口盘旋打转,这样前后车灯就可以不停地交错,以防那些怪物忽然扑上来。



    尤其是犬类,陆长安光是听着它们的声音,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但是车上剩的油,不多了。



    陆长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迅速腾出了一只手,开始脱自己的上衣,然后在衣服里面,随意裹了一个重物。



    每牵动一下伤口,她都痛得几乎要昏厥过去。



    但是没有办法,她必须要想办法,摆脱现在的危机。



    她放慢了车速,等到那些黑影,离她更近的时候,找准时机,猛地将自己沾了鲜血的衣服,用力抛到了有强光灯的远处。



    果然,一些智商低的怪物,扑向了那团衣服。



    是因为温暖的血,招来了它们。



    陆长安瞬间明白了。



    可它们又惧怕白炽灯的强光,被灼得阵阵怪叫。



    陆长安考虑了下,继续动手,拆自己身上的绷带,拆完了,随即将止血的药粉,直接整瓶往伤口上倒。



    这样的使用方法是错误的,并且会导致伤口严重发炎的后果,但是陆长安没有办法了。



    她痛得全身颤抖,手指痉挛,甚至连方向盘都快握不住,扯了一卷纱布,死死咬住。



    会过去的,天会亮的。



    她告诉自己。



    她努力保持着理智,保持着清醒,将方才沾了血的绷带裹了重物,继续一包包地丢到有灯的远处。



    继续驱车回到那个十字路口。



    她已经筋疲力竭,吃力地趴在方向盘上,看着那群暗里明里的怪物,撕扯着,哄抢着,舔舐有她鲜血的布料。



    好难受,失血过多,一整天就吃了一块压缩饼干,就喝了一瓶水,伤口又开始发炎了,她身上一阵冷,一阵热,控制不住地发着抖。



    眼前的景物,也开始一阵阵地盘旋发虚,她快要坚持不住了。



    就在这时,她忽然听到,似乎有人在叫,“是陆医生吗?!”



    她感受到有两束强光,从边上朝她打了过来。



    是车子。



    陆长安勉力回头,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随后,慢慢踩下了刹车,闭着眼睛笑了起来。



    她就知道,她不会死的。



    早上将陆长安送到禁区入口的那辆车,在那等了陆长安很久,因为实在不放心,所以也进了禁区。



    两名士兵手上举着火枪,迅速朝陆长安这边冲了过来。



    早上和陆长安说话那个年轻的小士官,刚把陆长安从驾驶座上抱下来,一连串的子弹,便擦过了他们,击中了他们背后的变异人。



    当真是擦着他们的身体过去的,士官只觉得左边脸颊一热,伸手摸了下,发现是被子弹擦破了一层皮,流血了。



    他刚想询问自己的人是怎么回事,便看到有十几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朝他们这边大步过来了。



    明显不是他们战地医院的人,对方的装备,比他们精良高端多了。



    厉慕白看到那个小士官怀里抱着的女人,当即皱起了眉头,脱下身上的防护衣,一把罩住了陆长安的身体,随后从对方怀里,不由分说抢过了陆长安。



    “你们……”对方还有点儿懵。



    “不想死的,就赶紧回自己车上!”厉慕白朝对方沉声喝道。



    大批怪物聚集在这里,就凭他们几把火枪想活命,痴心妄想!



    “长官!”厉慕白身旁的队员,正想问厉慕白接下去的指示,子午一把拉住了他们,低声道,“不要打扰他们!”



    厉慕白发起怒来,可比变异人还恐怖啊!



    陆长安浑身上下就穿着一条裤子,谁多看一眼,眼珠子被挖出来也有可能。



    司谨几人后一批掩护下来,远远看了眼陆长安,忍不住挑眉。



    陆长安是怎么狼狈成这样的?还受了这么重的伤?



    “二十分钟之内收队,不要逗留!”厉慕白朝司谨吩咐了句。



    想了下,又回头,看了眼那辆战地队伍的车,“保护好他们!”



    说完,便抱着陆长安头也不回地,上了方轩所在的车子。



    “方轩!!!”他关上门的一瞬间,朝二层研究室吼了一声。



    方轩吓得一抖,从二楼下来,便看到厉慕白抱着一个女réndà步进了休息区。



    他眼睛瞄到陆长安身上的伤,愣了下,转身抓着医药箱就下来了。



    等方轩进来的时候,厉慕白已经大致看过了陆长安身上,用被子裹住了她的重要部位,将下胸口的伤口指给方轩看,“先看有没有感染!”



    方轩看到陆长安伤口上的止血药粉时,眉心拧成了一个疙瘩,低声咒骂了句,“胡闹!”



    “她要是不这样止血,已经死了!”厉慕白朝方轩沉声喝道。



    方轩被吓得抖了下,诧异地看了一眼厉慕白。



    厉慕白这是脾气失控了,脸上担心和焦灼的情绪,满溢而出。



    这个女人,对厉慕白而言,绝对不一般。



    怪不得要回城。



    方轩一个字都不敢再说了,他跟着厉慕白做他们的队医,已经有两年了,从未见过厉慕白这样。



    他立刻取了消毒水出来,先擦掉陆长安身上厚厚的止血药粉。



    部分药粉卡在陆长安的伤口里,都不用设备,肉眼可见的,都能看到伤口的肉发炎翻卷了。



    他用精细的设备伸到伤口中时,昏迷中的陆长安,痛得一抖,又醒了过来。



    厉慕白察觉到她的清醒,伸手紧搂住了她。



    低头,在她耳边道,“没事儿的长安,没事儿的,我在!忍一忍就过去了!我会陪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