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59章 你有考虑过我吗?

    陆长安用力抿着嘴唇,不让厉慕白碰到她嘴唇里面。



    厉慕白这才意识到了,她有点儿不对。



    “你都知道了?”他微微皱起了眉头,低声问她。



    陆长安原本是想着,做一回电视里面那种,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各种演戏,各种推开他,然后自己一个人孤零零死去那种苦情戏。



    而且她现在,确实是面临着马上就要死掉的结局了啊。



    奈何厉慕白太聪明了,一眼就看出了她的不对劲。



    她忍不住叹气,刚撇了下嘴角,眼泪就不自觉地往下掉。



    “对不起冒冒哥哥,对不起!”她一边哭,一边朝他道歉。



    “为什么对不起?”厉慕白见她哭,心也软了,轻声问她。



    “是我太冲动了,我一点儿也掂量不出轻重,自不量力,一个人就跑到这儿来找你,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陆长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原本一直是憋着的,现在终于是忍不住了。



    “我还不想死!我想和你订婚和你结婚,然后生两个宝宝的……”



    厉慕白听她哭着说着,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谁说你会死的?”他问。



    “冒冒哥哥你别骗我了,我自己是医生,我自己明白,我现在这种症状,就是感染病毒的初期症状!”



    陆长安越是想着,越是说着,心里就越是难受。



    人生第一次感觉到绝望。



    她才二十岁啊,二十一岁生日还没到!



    二十岁就要死了,谁能甘心?



    “再过半个月,我就会皮肤开始变透明,身上会有那种味道,然后我就会渐渐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开始发狂!”



    好难过,她还没有跟厉慕白在一起,也就前两年的时候,厉慕白在家养病养了一年,两人才朝夕相处了一段时间。



    她还没有跟厉慕白在一起待够。



    早知道,前两年他不同意的时候,她就已经把他强上了,那么至少她的人生也就不会留下遗憾了。



    虽然这么想有些自私,可是她就是想霸占他,就是不想离开他!



    厉慕白听她抽抽噎噎地说了一大通,发泄了一大通,等她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



    默不作声地,等她说到眼泪不再流得那么凶的时候,才继续朝她轻声道,“长安,你不会死的,相信我。”



    “你骗人!”陆长安好不容易才好了一点儿,听厉慕白这样说,又哭了起来。



    她不想听厉慕白说这样的话,这种话,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世界上没有一例变异人能够救治成功的病例!



    “真的,不骗你。”厉慕白非常严肃地,抓住了她的手,让她看着自己,朝她认认真真,一字一句道。



    “你怎么知道?”陆长安哭得打了个嗝,顿了下,问他。



    “过几天,我送你回去,见了爸妈他们,你就明白了。”厉慕白朝她轻声道,“别哭了,我非常确定,你就是我将来的妻子,我们会不止生一个孩子。”



    陆长安一边轻轻抽泣着,一边将信将疑看着他。



    还是不信。



    不可能的,为什么偏偏是她感染了之后不会死?



    “不信?”厉慕白柔声反问她。



    “不信。”陆长安摇了摇头。



    “方轩。”厉慕白想了下,拿起桌上的对讲机,让方轩进来车上。



    方轩随即进来了,问他,“怎么了?”



    “看看她伤口,有没有比昨天好些。”厉慕白卷起了陆长安的衣角,让方轩查看。



    方轩忍不住嘀咕,“不是我说你啊。”



    “虽然咱们现在的医疗技术相当发达,但是你说咱们用了顶级的药物,它也不是神药啊,怎么可能会好得这么快?”



    厉慕白一句废话都没有,径直沉声回道,“让你看你就看!”



    方轩随即不吭声了,消毒了下手,剪开陆长安身上的纱布,看了几眼,给她伤口重新上了个药,缠上了纱布。



    斟酌了下,回道,“确实好了些了,没有流血了,伤口在愈合。”



    原本陆长安腰腹上的伤,伤口就并不十分深。



    方轩看着陆长安哭得眼睛都是肿的,想了下,又安慰道,“小陆医生,你在总部也应该知道的,先前已经研究出来一例……”



    “出去。”厉慕白不等他说完,就朝他低声道。



    好不容易,陆长安才情绪稳定了些,方轩偏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方轩于是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



    厉慕白看着他收拾刀和纱布,继续冷冷吩咐道,“你们待会儿跟着司谨出去任务,我今天不出去,自己当心些。”



    “嗯?”方轩疑惑地扫了眼厉慕白。



    但是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



    让他过来查看伤口,是想让他看看,陆长安的身体,现在是否合适一些剧烈运动吧?



    他斟酌了一下,继续小声贴心嘱咐道,“当心她手臂啊,手臂还是不太能碰的,伤口太深了。”



    “出去。”厉慕白指着门口。



    “这么凶……”方轩有些委屈地嘀咕了句,“还不是为了你们好。”



    厉慕白看着方轩出去了,关上了门,才又垂眸,望向怀里的陆长安。



    “原本,我是打算,等回了总部,等你身体好些再说的。”



    “但是,相信你也清楚自己的脾气,倔得像牛一样,不做些让你安心的事情,你便不会消停。”



    陆长安后知后觉,这才反应过来,厉慕白把方轩叫上来,给她检查伤口是什么意思。



    她愣住了,看着他。



    厉慕白不等她说话,继续道,“陆长安,我告诉你,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们要死,就一起死,你绝无可能,丢下我一个,先离开。”



    “可是我……”



    陆长安刚说了三个字,便被厉慕白恶狠狠打断了,“你想都不要想!”



    “你陆长安就是我的命!你走了,我也不会一个人活下去!”



    “你过来找我的时候,有考虑过自己很有可能会死在找到我的路上吗?既然你没有考虑过,凭什么叫我去考虑是否会被你感染的问题?”



    “陆长安,你对我太不公平了!”



    陆长安想要顶嘴来着,可是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第一次在厉慕白面前,被他训得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