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64章 你怎样都好看

    很显然,是厉慕白安排的。



    厉慕白从未用这么夸张的方式,向她表白过。



    以前这种类似的事情,都是只有她才能干得出来。



    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她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厉慕白,看他西装革履,手里抓着一把花朝自己走过来,心更是跳得飞快。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厉慕白,他似乎从未穿过这样的正装,从来都是穿着各式的军装。



    有一种不太一样的感觉。



    但依旧是很帅,她的冒冒哥哥,天生的衣服架子,穿西装也比别的男人好看。



    他第一次穿成这样,是为了她啊。



    陆长安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遗憾了,满足了。



    厉慕白走到她面前时,她已经哭得泣不成声。



    不等厉慕白跟她说些什么,就一下子伸手抱住了他,窝在他怀里,小声道,“我愿意的!”



    一旁的白小时忍不住笑,“傻丫头,哪有自己就先同意了的?”



    “我就是愿意!”陆长安哭着回道。



    刚才还跟厉朝歌说自己要美美的,绝对不哭。



    但是她压根都没想到,厉慕白会来这么一出,一下子就忍不住了,心里五味杂陈的,各种情绪一下子翻涌上来,就控制不住了。



    她想要跟厉慕白一起,一辈子这么走下去。



    这些年来,为了厉慕白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了。



    厉慕白抱着陆长安,轻声笑了起来,“这么多人看着,还跟小时候似的,喜欢赖在我怀里哭鼻子。”



    陆长安委实哭得不多,但是特别容易在厉慕白跟前哭。



    可能是因为太在乎他了,打小就那么在乎他。



    反正她不管了,别人笑话她她也不管了。



    她就是要抱着厉慕白哭一场。



    厉慕白将她带到了一旁,抱着她,哄了她好一会儿,陆长安才慢慢止住了。



    厉慕白接过厉朝歌递来的纸巾,摘掉陆长安脸上的口罩,朝厉朝歌她们道,“你们先吃,我帮她擦个脸。”



    “爱哭鼻子鬼。”厉朝歌嘲笑了下陆长安,难得听话地走开了。



    “朝歌小时候就喜欢学你说话。”厉慕白给陆长安擦着脸,陆长安刚才哭得太凶,止不住地一边打嗝,一边撅着嘴道,“你以前说我什么,她就跟着学。”



    “可不是么?”厉慕白用纸巾捏住了她的鼻子,道,“用力。”



    一般的小孩,正常三五岁的时候,都不会擤鼻涕。



    陆长安记得,自己小时候第一次会擤鼻涕,就是厉慕白这么抱着她,然后教她的。



    她忍不住破涕为笑。



    厉慕白垂眸望着她,眼底里满是温柔,吻了下她的额头,继续哄道,“好了,别哭了。”



    “虽然你怎样都好看,但是妆花在脸上可就不行了。”



    “都已经花了。”陆长安绝望地回道。



    “不要紧,反正都是熟悉的人,会假装看不见的。”厉慕白继续笑。



    陆长安更加绝望,又哭了起来。



    远处,厉南朔从战机上下来,摘掉了头上的头盔,问陆枭,“你女儿喜欢吗?”



    陆枭上下扫了他一眼,道,“你这一把老骨头老腿的,以后还是不要瞎折腾了,虽然我和我女儿都挺满意的。”



    “老伙计啊,你这叫过河拆桥。”厉南朔伸手,不轻不重锤了陆枭一拳。



    然后一把勾住了陆枭的肩膀,轻轻喘了几口气,缓了下,朝人群那儿走了过去。



    “不过说真的,确实有点儿吃力,不比以前了。”



    “只要长安开心就好,你也别太担心了,你想,小不点儿都好好坚持到了现在,长安又怎么可能会出事?”



    两人慢慢走了几步,陆枭望着那边的厉慕白和陆长安两人。



    许久,低声回道,“是啊,不会有事的,我和小不点儿都好好活到现在了。”



    “放心吧,最好的医疗团队和最先进的研究技术,都在a区,我会保住长安的。”厉南朔再一次向陆枭保证。



    这世上,从来都没有厉南朔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



    就凭这点,陆枭就应该相信他。



    “不过,你儿子是真的混账!我今天打了他他才开窍。”陆枭有些不爽地回道。



    “你敢打我儿子?”厉南朔朝陆枭眯了下眼睛。



    陆枭和他对视了眼,厉南朔又恶狠狠地威胁道,“小心我将来打你外孙!”



    两人都没忍住,笑了起来。



    尽管陆长安感染了病毒,可对他们来说,今天终究是个大喜的日子。



    陆枭和喻菀能够亲眼看到两个孩子订婚,走到一起,实在不容易。



    陆长安一直坚持到大家坐在一起吃饭,被风吹了会儿,头就开始痛了。



    虽然她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厉慕白察觉出了她的不舒服。



    于是跟大家打过了招呼,先带着陆长安上去。



    两人回到了病房,厉慕白把陆长安抱着放到了床上,顺势坐在了床沿边,拉住她一只手,轻声问,“想不想喝水?”



    “想。”陆长安浑身又开始发热了,强忍着不适,朝厉慕白软软点了下头。



    等他倒了水过来,陆长安的脸色又差了些,脸色惨白。



    厉慕白喂她喝了几口水,她忽然问他,“哥,你什么时候归队啊?”



    “我这几天就在病房陪你,等你转到全封闭式隔离病房再说。”厉慕白低头吻了她,柔声道。



    陆长安望着他,没说什么,只是笑。



    “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舍得把你一个人丢在这儿?”厉慕白继续道。



    “越到后来,越会舍不得。”陆长安叹了口气道。



    “你过两天就回去吧,还有很多人要你救呢,我的命是命,他们的命也是命。想想我是怎么被感染的,那些人可能面临的情况,比我还危急。”



    “你下个月,再回来看我吧。”



    她知道,厉慕白那边的任务很紧急其实,要不然,他也不会两年不回家。



    这次是为她破了例,她已经知道了,在厉慕白心中,她是比任务重要的。



    而且她希望一个月之后,厉慕白可以回来,陪她度过那段最难熬的时间,哪怕只有一两天也好,把现在浪费的时间,挪到一个月之后去,就好了。她一个人会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