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66章 到底怎么回事?!

    厉慕白回去的路上,从信号好的地方,绕了一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放下电话的时候,就没说话了,脸色相当不对劲。



    一直等到开会,才说了第一句话,“从今天开始,放假。”



    “我和司谨几个人先回去,一个小时后出发,你们安排一下,剩下的,子午安排,有序分批撤离,什么时候归队,等通知。”



    几个分队的队长,都诧异地看着厉慕白,没吭声。



    都已经两年了,队里没放过假。



    “好好休息几天,回来的时候,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最后一搏了。”厉慕白勉强朝会议室里的几人笑了笑,道。



    要北上了。



    厉慕白前些天就说过,北上之后的形式会更加严峻,越冷的天,越冷的地方,越危险。



    “长官,您自己也要注意休息。”其中一个低声朝厉慕白道。



    “接下去的任务更重,很难再有休息时间了,您处理好了自己那边的事情,再回来吧,我们不要紧的。”



    “我说休息就休息。”厉慕白低声回道。



    “司谨回了总部之后,就不会回来了,你们去跟他道个别吧。”



    他说完,便起身,轻声道,“散会。”



    子午跟在他身后,有些担心地问,“长官,长安姑娘没事儿吧?”



    厉慕白微微低着头,收拾着东西。



    半晌,轻声回道,“子午,你说,倘若给你选择,你会选择长安还是选择这个队伍?”



    “我没什么太高的觉悟。”子午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下脑袋,回道,“倘若是我,我一定会选择长安姑娘的,毕竟人就这一辈子。”



    厉慕白回头,看了他一眼。



    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他首先,是厉慕白,厉慕白是厉南朔的儿子,是陆长安的丈夫,其次,才是一名合格的军官。



    优秀的军官可以有很多,但是陆长安喜欢的人,只有厉慕白一个。



    “辛苦你在这多留几天了。”厉慕白伸手,拍了拍子午的肩膀,“倘若我不回来了,我的位置,就给你。”



    “长官!”子午有些吃惊,“可是我只是一个……”



    厉慕白不等子午说完,打断他的话,道,“你的能力不比司谨差,再者,你是我的副官,比一般人都优秀,才能选拔到这个位置。”



    “战场上,能者居之,这是最简单粗暴的道理,你肯定懂。”



    “我只想做一回不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厉慕白说完,便将自己的行李,都塞进了打包箱里。



    子午知道自己怎么劝都是没用的,而且厉慕白回来的这一个月,每次出完任务之后,便会一个人待着,拿着那枚平安扣发呆。



    厉慕白的心思,就不在这里。



    除去那些牛逼的光环,厉慕白也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也有自己的七情六欲,他不是个战争机器。



    一个小时后,厉慕白带着司谨还有那几个犯事的队员,上了战机。



    司谨脸色漆黑,一言不发地坐在后排。



    厉慕白看了他几眼,道,“我跟你说个事。”



    “我现在没兴趣跟你说话。”司谨有些不爽地别开头,望向了窗外。



    “你不想说话没人逼着你说,我是要告诉你一件事。”厉慕白冷冷地回道。



    “暖暖也感染了。”



    “她前几天出去做采访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接触了正在感染的人群,回总部之后,第二天下午就开始上吐下泻,开始发热,前天去查了,发现确实是感染。”



    司谨听厉慕白说了几句,猛地回头,错愕地望向他。



    “你若是不服气我的处置,不想回去,想在队里继续干,我先降你的职,子午做副队,你要听从他的任何命令。”



    厉慕白显然是故意的。



    司谨紧皱着眉头,沉声道,“厉慕白,你……”



    厉慕白却不等他说完,“自己喜欢的女人感染变异,这种感觉,我希望你也能够切身体会一下。别站着说话不腰疼!”



    “你还是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觉得自己上个月的事情没有做错,不要紧,你便回总部,回去陪着暖暖。”



    司谨深吸了一口气,假装不在意地回道,“她不需要我陪。”



    “那你就滚回去,将功补过!”厉慕白眼睛眨都不眨,甩下一句话。



    “但是司谨我告诉你,自己做下的任何决定,说的任何话,做错的任何事情,你都得自己承担相应的后果!希望你以后,可以不要再走你混账父亲的老路!”



    司谨承认自己,没有厉慕白那么伟大。



    而且,厉慕白是不可能给他复职的,他太了解厉慕白的脾气。



    他沉默了许久,才低声回道,“我回总部接受惩罚。”



    “你的错,是你自己不严格自律造成的,希望你能明白,我撤你的职,基本和长安无关。”厉慕白扫了他一眼,继续道。



    “长安是我的女人,你胆敢把怨气发泄到她头上,别怪我不留情面!”



    司谨咬了咬牙,没吭声。



    在中转站下了战机,坐飞机回总部的路上,两人一句话都没说。



    直到临近傍晚,抵达了总部,厉慕白直接将司谨交给了总部的人,头也不回地和他分道扬镳,没做停顿,径直赶到了研究院住院部。



    恰好宋念在值班,看到厉慕白回来了,惊诧到以为自己眼睛出了错看错了人。



    “厉慕白?”她惊讶地追上厉慕白,叫他。



    “长安在哪一间?”厉慕白指着走廊上两排封闭隔离病房,低声问。



    “左手边最后一间。”宋念跟着他后面,小跑着才能追上他。



    一边轻声道,“厉慕白,我跟你说啊,长安的情况十分特殊,你先听我把她的情况跟你说清楚了你再进去!”



    厉慕白已经走到了最后一间门口,透过门口的监控,看着病房里的情况。



    陆长安躺在那儿,一动不动,旁边的检测仪器上,陆长安的血压心跳等,全是显示的一条直线,零,没有任何生命体征。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没有呼吸心跳?”厉慕白紧皱着眉头,回头沉声问宋念。



    “所以我跟你说你先不要激动啊!”宋念着急地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