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67章 她醒了

    这种情况,厉慕白怎么可能不激动!



    早上厉南朔和他打电话,也并没有提到这个事情!



    宋念立刻向他解释,“长安的情况真的非常特殊!”



    “她最近经常会休克,就像死了一样,但是几个小时后又会醒过来!我们也无法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最近都在加班加点地研究呢!”



    “我们怀疑她,是自愈体!”



    “因为你上次接到电话之后,你心里也应该清楚,她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了,离彻底变异就差最后一步!”



    “可是这几天她休克醒来之后,我们取了她的细胞样本发现,她在自己慢慢恢复!”



    厉慕白听宋念说了一大通,沉默了会儿,斟酌了下,反问道,“什么叫自愈体?”



    “就是,变异之后,自己体内的细胞会杀死已经变异的细胞,这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慢到我们根本就没有察觉到,长安之前和别人有什么不同!”



    “她现在没有呼吸心跳,其实是在缓慢自愈,每一次她醒过来的时候,都会比先前情况更好一些!”



    “我们之前研究了喻菀阿姨的细胞,做实验的时候,其实也有类似的情况,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长安身上,就表现得异常突出。”



    厉慕白是回来陪陆长安的,厉南朔今天早上才跟他说,长安的情况还可以,虽然又严重了一点,但是让他不要担心。



    他没想过回来之后会是这种情形。



    原来厉南朔告诉他的是假的,他们都在瞒着他。



    “假如长安再也醒不过来了呢?那我连她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你们为什么要瞒着我!”厉慕白指着病房里,朝宋念吼道。



    宋念是头一回,看到厉慕白发火的样子,被他吼得抖了下。



    “厉长官,你这个不能怪小宋的。”一旁的医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随即赶了过来,护住了宋念,“这是陆xiaojie自己提出的要求!”



    “我们自然是要尊重她自己的意思!”



    宋念和厉慕白认识了这么多年了,虽然和厉慕白一起相处的时间,没有陆长安那么长,但是两人也是好朋友。



    被厉慕白这么吼了一顿,只是叹了口气,没说话。



    厉慕白迟疑了下,脸色稍稍缓和了些,望向宋念,刚要说什么,背后陆长安的房间,忽然传来了几声电子警报声。



    宋念一听这个声音,立刻指着监控,朝厉慕白道,“你再看一下!长安醒了!”



    厉慕白回头再看的时候,果然,房间里各种仪器的数据,都开始缓慢动了起来。



    ……



    厉慕白在隔离病房,陪了陆长安整整一个星期。



    她即便是醒过来,神志也是不大清楚的。



    每一次休克过去,厉慕白都像是经历着酷刑,陆长安不醒过来,他便没法休息,也没法做任何事情。



    终于在南方降温,进入秋季的那一天,陆长安彻底清醒了过来。



    最后一次休克,足足持续了有一天一夜,厉慕白一口水都没喝,一口东西都没吃,就在病房里抱着陆长安,谁劝都没用。



    陆长安醒来的一刹那,觉得自己的脖子有点儿痛,痛得钻心,像是落枕了一样。



    她忍不住皱着眉头倒抽了口凉气,嘀咕道,“怎么这么痛……”



    想要动,身体也根本都不听自己的话,手脚都是麻痹的。



    厉慕白听到她的声音,一下子坐了起来,低头望向怀里的陆长安。



    “痛!”陆长安的脖子痛得快要断掉了一样,忍不住叫出了声。



    厉慕白让陆长安靠在自己怀里,就没放下她过,怕是扭着她的脖子了。



    他愣了下,随即将陆长安小心翼翼地松开了,然后抓住她一只手,惊喜地半跪在了床边,看着陆长安的眼睛。



    “冒冒哥哥,你怎么……”陆长安也有些惊讶,看着他,话说到一半,没有继续往下说。



    厉慕白看着简直憔悴到了极点,胡子拉渣的,眼眶底下都是青的,像是一下子老了好几岁的样子。



    厉慕白听她清清楚楚地叫了他,和他说话,脸上满是狂喜。



    是清醒的!



    陆长安这次是清醒的!她在跟他说话!



    他不等陆长安继续往下说,一把又抱住了她,将脸埋进了她的颈窝,长久地,一个字都没有说。



    陆长安缓了会儿,反手,悄悄搂住了厉慕白。



    虽然她身上还是有点儿麻木的感觉,但还是有点儿知觉的。



    她察觉到,自己的颈窝里,一片温热湿润。



    厉慕白哭了。



    “以后不许再这样!”他嗓子异常沙哑,死死搂着她,用命令的语气朝她道。



    “好。”陆长安轻轻笑了起来,顺从地回道。



    以后都不会了,她要和厉慕白两个人,好好的,她不会再任性了。



    厉慕白让宋念他们过来,给陆长安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



    做完检查之后,所有人都惊呆了,陆长安简直是一个奇迹,她已经基本恢复了。



    厉慕白给陆枭打了个电话,给厉南朔和白小时打了个电话。



    等宋念他们检查完,他便执意将陆长安带了回去。



    研究院的人没有阻拦,任着厉慕白给陆长安去办了出去的手续。



    厉慕白甚至没让陆长安自己下地走路,将她带了回家。



    抱着陆长安回去的时候,他以为白小时他们会在家里等着,然而叫了两声妈和朝歌,也没人理会他。



    家里空荡荡的,就只有他和陆长安两个人。



    桌上摆了一桌的菜,都是他和陆长安平常爱吃的,桌角贴了张纸条,“你爸要出差,朝歌最近住学校,妈妈公司有点儿事情,这两天就不回来了,你照顾好长安。”



    厉慕白看了两眼,问陆长安,“先吃饭还是先洗澡?”



    “我身上好臭,全是那种变异的粘液味道,我要先洗澡。”陆长安想了下,回道。



    正好,厉慕白也是脏得很,他留在医院陪着陆长安,已经好久都没洗澡了,胡子也好多天都没剃了。



    他抱着陆长安上楼,开了淋浴。



    一件件地,将她的衣服脱掉,亲手帮她洗澡。他整日和变异体打交道,早就习惯了闻这种气味,更何况这是陆长安,所以他根本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