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70章 价值连城的礼物

    陆长安一张小脸更是涨得通红,吐掉了嘴里的牙膏沫子,小声问道,“我要是说我不当心的,刚醒,所以脑子还是蒙的,你信不信?”



    “有心无心的,有什么关系?”厉慕白低头,亲了她一下。



    “等陆叔他们回来,我也会改口的。”



    陆长安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厉慕白看着她从指缝里透出的,脸上的红晕,笑着哄,“好了,汤快凉了,洗好脸就下去吃饭。”



    陆长安洗脸的时候,厉慕白转身去更衣室,换衣服。



    就在这时,陆长安忽然心头一动。



    挂好了洗脸布,转身朝厉慕白走了过去,伸手拉了下厉慕白的衣领,发现他脖子后面,当真是有一个浅浅的疤,形状看着,是像被牙齿咬的,是个新的疤,刚结痂。



    她愣住了,看着那个疤。



    “怎么了?”厉慕白察觉到她的异常,回头问。



    陆长安看向他的眼睛,小声问,“你后脖子上的伤,是谁咬的?”



    厉慕白皱了下眉头,摸向自己的后颈。



    他的指腹上有厚厚的老茧,所以摸不出皮肤上浅浅的疤痕。



    “不知道啊,我自己也看不到后面。”厉慕白茫然地回道。



    说完,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道,“你前天晚上趴我背上时,不是咬了我一口吗?会不会是前天留下的?”



    当时黑灯瞎火的,陆长安当时脑子晕忽忽的,都快睡着了,也不知道自己下口轻重。



    脸又不由得红了下。



    心里忍不住地念叨,“厉慕白都是你的人了,人就在你面前,还做春梦想他!”



    自己摇了摇头,便跟着厉慕白一块儿下去吃饭了。



    几天后,他们便去民政局登记结婚了。



    全家老小,上上下下十几个人,等着民政局外,送他们去的。



    厉慕白和陆长安两人拍照的时候,才发现他们没有商量,全都穿了白色的衣服。



    厉慕白伸手搂住她时,她听到他轻轻叫了她一声,“臭东西,以后多多关照了。”



    陆长安于是,忍不住抿着嘴笑了起来,笑得特别甜。



    拿好结婚证出去的时候,全家人就站在楼底下,看着他们。



    陆枭问,“这就好了?”



    “好了啊。”陆长安点头回道,“很快吗?”



    “好像比想象的快一些。”陆枭点了点头。



    然后厉慕白便在陆长安身后道,“爸妈,要不要看看我们的结婚证?”



    喻菀笑眯眯地伸手接过了,打开看了眼,又给一旁的白小时看,“是不是和你们那时有点儿像?”



    “像。”白小时点了点头,心中五味杂陈。



    真像,那时候,她也笑得像傻白甜似的,厉南朔只是微微笑了下。



    陆长安和厉慕白拍的结婚照也是这样。



    “所以说啊,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嘛!”她笑着抬头,望向陆长安和厉慕白。



    长安总算成为她家儿媳妇儿了,她等这一天等了好久!



    厉朝歌抢着要看,一边道,“我哥好像没我爸那时候帅!但是长安姐比我妈那时候漂亮!”



    “几个意思?”白小时佯装生气。



    厉朝歌哈哈干笑了几声,伸手便拽住了陆长安的手道,“走!嫂子!咱们吃饭去!”



    这一顿饭还没吃完,有家人的礼就送来了。



    厉海下去拿的礼物,拿上来时,厉南朔低声问,“人呢?没上来?”



    “景家的说了,不打扰咱们一家人吃饭,但好歹是件喜事,所以要送个礼来,锦上添花。”厉海轻声回道。



    厉南朔看了眼坐在那儿玩手机,丝毫没有在意这件礼物的厉朝歌,想了下,点头回道,“行,让他们在楼下等一会儿。”



    “景家送你们的结婚礼。”厉南朔将礼物盒子,递给了一旁的陆长安,微微笑着道,“你们俩拆开看看。”



    “你拆。”厉慕白搂着陆长安的腰,轻声道。



    陆长安下意识,就是朝厉朝歌看了眼。



    然而厉朝歌似乎在跟男朋友发消息,并没有注意他们。



    她于是拆开了表面的缎带,一层层地,撕掉了表面的包装纸。



    这包装纸撕起来倒也是别有一番趣味,撕下来之后,可以拼成一副画,是两个小人步入婚姻殿堂的剪纸画。



    陆长安小心翼翼地放到了一旁,然后打开了里面那只硕大的檀木盒子。



    是一束金色玫瑰,一共九朵,真的软金做的,栩栩如生。



    还有一对玉璧,一副古画。



    花上摆着一张卡片,上面龙飞凤舞写着几行遒劲的大字。



    大致意思是,听闻陆长安和厉慕白两人的缘分,跟玉有缘,所以送了他们一对春秋的古玉,雕刻着一对龙凤,示意龙凤呈祥,也希望他们以后,儿女双全。



    古画倒是更有意思了,名字上带了“长安”和“慕白”这四个字。



    景家的,当真是有心了。



    这份礼物,价值连城!



    “爸……”陆长安小心翼翼地将古玉拿起来看了几眼,惊讶道,“这个礼物太贵重了,我跟厉慕白不能收的吧?”



    “景家送礼的人来说,他们少主的命,都是厉家给的,送什么都不为过,只要你们喜欢就好。”厉南朔淡淡笑着回道。



    厉朝歌听他们在那儿拆礼物,放下手机,默默看了会儿。



    斟酌了会儿,道,“爸,你这是要卖女儿呢?”



    “你这孩子,好听的话倒不会说!”白小时随即朝厉朝歌翻了个白眼。



    厉朝歌看着那些东西,有些不服气,没吭声了。



    不知道厉南朔和白小时是怎么想的,他们从来都不是贪小便宜的人,厉家也犯不着贪图别人家的好东西,但是景家送的东西,他们从来都没有推辞过。



    这份新婚大礼,她目测,无价。



    尤其是那两块玉,简直珍贵到让人咋舌。



    春秋出土的玉,原本就珍贵,哪怕是普通品相的,也了不得。



    更何况还带着龙凤雕刻,怎么也是那时候王宫贵胄能用的东西!



    陆长安看到厉朝歌脸上神情极其复杂,想了下,道,“既然朝歌不喜欢,那这份礼,我们就不收了。”“还是嫂子好!”厉朝歌随即由衷地感叹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