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75章 景家钦定的少奶奶

    第二天傍晚,厉朝歌第一个从位置上站起来,收拾了东西准备下班。



    初到公司的实习生,其实没什么事情要做。



    而且可能是因为,她和林依柳两人实习,上面有人特别关照过,更没有人敢让她们做事。



    厉朝歌是不想的,她第一天来报道的时候,公司高层就特意全体在会议室迎接她。



    但是厉朝歌特意跟公司的高层打过招呼,说自己就是想来学习经验的,千万不要因为她是厉南朔的女儿,就对她手下留情。



    然而想来,他们肯定还是不敢招惹她的。



    她看着周围忙碌的同事,有些无奈,走到了林依柳在的部门,轻声问她,“要不要一起去吃晚饭?”



    林依柳指着边上的一堆文件,道,“这些东西今天要打印好,我打印完了再走。”



    厉朝歌简直羡慕死林依柳了,竟然还有事情可以做。



    “那我就先走了啊。”她小声朝林依柳道。



    “行。”



    她就在公司楼下的便利店,吃了点儿东西。



    坐在窗户边上,看着外面人来人往的。



    打算吃完了直接回学校宿舍,今晚陆长安要在医院值班,所以家里没人跟她一块儿玩。



    吃着吃着,就看到,对面马路上,有辆车停下等红绿灯,车窗是摇下来的,厉朝歌看到了车座上的沈俊彦。



    她下意识,扫了眼沈俊彦轮胎上的车标。



    这车还行,属于中高档的牌子,不是很贵,也不便宜。



    沈俊彦似乎察觉到了,有人在看着他。



    军人的直觉,让他很快有了警醒,回头,望向这边便利店的方向。



    厉朝歌正好被她抓了个正着,两人对视了几秒,她有些尴尬地,先收回了目光。



    沈俊彦也不知认出她没有,红灯的几十秒,很快就过了。



    他驱车,往健身房的方向开了过去。



    厉朝歌想了下,站起来,勾着脖子朝他驶离的方向看了会儿,果然看到,他把车开到了远处那栋健身房楼下的室外停车场。



    原本说好不办卡的。



    半小时后,厉朝歌便站在了健身房前台,掏了厉慕白的xìnyòngqiǎ出来,道,“我要办张你们这儿的年卡。”



    然后心虚地,给林依柳发了条短信,“我在健身房呢,我忽然想办张卡,你要不要来?”



    林依柳发了个笑脸,回道,“那等我明天去办!”



    厉朝歌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儿莫名其妙,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一个男人勾引了过来,被美色吸引,办了个她原本不想办的东西。



    而且沈俊彦的假期很短,她作为厉南朔的女儿,自然清清楚楚地知道,空军部的放假时间,一年加起来也不超过一个月。



    她就为了沈俊彦的这一个月,办了年卡,好像有点儿夸张了。



    回去厉慕白又该念叨她了。



    哎……



    楼下停车场,跟踪厉朝歌的一辆车,车上的人用望远镜,看了眼对面健身会所前台的情况。



    立刻掏出了手机,恭敬地拨下了一个号码,“二爷,厉xiaojie今天又去了健身房。”



    厉朝歌浑然不觉,又在健身房偷看了会儿沈俊彦。



    眼瞅着别人去了更衣室那儿,她又后脚,跟了过去。



    走到更衣室,途经边上的游泳池区。



    陆长安走着走着,便觉得不对了,今天泳池区为什么这么安静啊?



    她朝附近看了两眼,发现就一个男人在泳池里。



    她诧异地盯着泳池区看了几眼,一边继续没在意地往前走。



    走了几步,便撞上了一堵肉墙。



    “我的妈哎……”厉朝歌额头都撞疼了,忍不住皱着眉头瞪向面前的肉墙。



    面前站着两个壮实的西装黑衣保镖。



    情况好像,有点儿不太对。



    厉朝歌停下看清楚的同时,觉得这俩保镖,看着异常的眼熟。



    “厉xiaojie。”两人同时,恭敬地朝她低下头道。



    “这儿平头老百姓待的地方,不适合您来,厉xiaojie要是对健身感兴趣,可以移步去咱们景家的私人健身房。”



    “嘘!”厉朝歌随即朝他们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她自己跑出来体验生活,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她是厉南朔的女儿,他们倒好,就怕别人不知道她身份似的!



    “我想去哪儿做什么跟你们有关系么?”厉朝歌忍不住皱眉。



    “因为,您是我们景家钦定的少奶奶!所以景家不得不管您的出行!”



    “闭嘴!”厉朝歌恨不得堵上他们的嘴!



    半年前,景家向厉家提出联姻的请求,厉南朔和白小时竟然没有推辞。



    厉朝歌不想和景少卿有瓜葛,所以就谎称自己喜欢的人是景少卿唯一的侄子,景天赐。



    景天赐倒也是个玩心重的,知道厉朝歌是拿他当幌子,也就默认了,任由厉朝歌瞎胡闹。



    两人签了个和平条约,等到真正谈婚论嫁时,就各自向家里摊牌,说不同意婚事。



    反正订婚仪式还没办,到时候不作数耍赖皮什么的,家长也没办法。



    然后景天赐和厉朝歌,便各玩各的,从来不管对方的私生活。



    “厉xiaojie出入这些不安全的地方,会有安全隐患的!这是我们家二爷说的!”面前的黑衣保镖丝毫不管厉朝歌什么威胁,一板一眼地回道。



    厉朝歌一听他们提到景少卿,就烦得很,问,“景天赐呢?”



    保镖还没来得及回答,泳池那儿,就传来了一声淡然的回答,“天赐出国了。”



    厉朝歌扭头,看了眼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从泳池里上来了,肌肉饱满流畅,肩膀上有一处明显的旧伤痕迹。



    一旁的女佣,随即上前,将浴袍披在了景少卿肩上。



    厉朝歌扫了对方一眼,便望向了别处,不自在地挪开了目光。



    生硬地叫了景少卿一声,“二叔。”



    景少卿一边系着浴袍,一边走向了厉朝歌。



    走到她面前时,垂眸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



    赤着脚,也比穿着鞋的厉朝歌高出了正好一头。



    一个身材魁梧,一个身量娇小。



    景少卿忽然伸手,用一根手指,勾起了厉朝歌的下巴。厉朝歌bèipò,不得不抬头望向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