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78章 去景家吃饭

    直到把嘴唇表面的皮刷掉了一层,刷得出血了,厉朝歌才愤怒地停了下来。



    她回想到,刚才有人给她打电话,把手机掏出来看了一眼,是景天赐打来的。



    一看到景天赐的名字,厉朝歌又想到了景少卿。



    想了下,恶狠狠地接了电话,没好气地问他,“干什么?你不是出去玩儿了吗?”



    “小姑奶奶,我确实是出去玩儿了,但是现在被我mābī着买机票回去,你到底干什么了?搅得别人的假期都不得安生的?”



    “你应该问问你二叔做了什么!”厉朝歌阴恻恻地回道。



    “我二叔?他怎么了?”景天赐也不知厉朝歌和景少卿怎么了,好奇的追问道。



    厉朝歌看在梳妆镜里的自己,脸是红的。



    咬了咬牙,又低声回道,“没什么!”



    她总不能向全天下宣告,景少卿把她的初吻给夺走了吧?



    简直是丢死人了!



    “你妈有没有说是为什么,让我过去吃饭?”厉朝歌问他。



    “好像说,是想让我劝劝你,不要瞎折腾,景家和厉家有那么多的事业等着咱们继承,何苦要去体验民情什么的……”



    “所以你到底干什么了?”景天赐不解地问道。



    还好,只是因为她实习的事情。



    厉朝歌这才松了口气。



    “我去一家普通的公司实习了。”厉朝歌丧丧地回道。



    “那你可真是闲着没事儿干了,这不是讨骂吗?”景天赐幸灾乐祸地回道。



    厉朝歌一听景天赐这语气,就不服气了,“景天赐我提醒你啊,咱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明晚你必须帮我说话,不然我可要在你妈面前告状了,谁都讨不了好果子吃!”



    “知道了,你这不是废话吗?”景天赐笑着回道。



    “反正,我妈说明天晚上,咱们必须一起去我家吃顿饭,你好好准备一下啊,切忌露馅!”景天赐在电话里认真嘱咐。



    “知道了。”厉朝歌低声回道。



    两人互相通了气,便把电话给挂了。



    虽然,只是因为实习的事情,可偏偏撞上这个时候,景天赐的妈妈邀请她去景家吃饭,要是碰上景少卿,那不就尴尬死了?



    她指着梳妆镜里的自己,小声念叨了几句,“厉朝歌,他说了,那是人工呼吸,所以你也就当做没事儿人一样,把它当做是人工呼吸,不就好了?”



    “大丈夫能屈能伸,亲了就亲了吧!无所谓了!”



    对面床铺的舍友问她,“朝歌啊?你在说什么呢?什么人工呼吸?”



    “没什么!”厉朝歌下意识就否认了,“我说我看电视剧,正好看到了人工呼吸!”



    “哦……”舍友点头回道。



    说完,有些不开心地回道,“你房子找好了么?现在在cbd那儿找个合适的租房,可真是不容易的呢!我都去中介转了一圈了。”



    “要么就是合适的太贵,要么就是便宜的太偏远,偏偏公司全都扎堆在cbd那儿,谁能想到今年的就业压力会这么大呀?”



    “都怪你哥,那么厉害!一下子就把那些东西都解决了!之前实业一直都没什么发展,现在好了,男生不用去服役了,应届生这么多,公司和租房又少,哎……”



    “怪我哥喽?”厉朝歌忍不住笑。



    “那可不是?”舍友叹着气回道。



    “都看到什么房子了?”厉朝歌起身,走到舍友跟前,问她。



    “喏,这几套还可以,但是租金比咱们实习工资还高,对你来说可能算不上什么,你要不要参考一下?”



    舍友一边说着,一边把电脑递到了厉朝歌跟前。



    厉朝歌看了眼,六七千一个月的房子,都是需要合租的,而且离她的公司确实也有点儿远,油费加上月租,是她承担不起的。



    离cbd中心近的,她更是不可能租得起了。



    除非,继续用厉慕白和陆长安的xìnyòngqiǎ,周转一下。



    等实习期一过,转正了,再慢慢还给他们。



    她若有所思地,把电脑还给了舍友,回自己位置上,给陆长安发短信。



    ·



    第二天,傍晚,公司。



    林依柳走到厉朝歌办公桌边上,问她,“今天怎么化妆了?里面的衣服还穿得这么好看?”



    “是不是要去健身房勾搭帅哥?”



    林依柳这么一说,厉朝歌才反应过来,“啊,我忘记跟你说了,我今天要去找我未婚夫,他妈妈请我们吃饭!”



    “那办卡?是咱们明天一起去,还是我今天自己去办?”林依柳问。



    厉朝歌其实也是有点儿脑子大。



    她昨天一时冲动,就拉着林依柳跳坑了。



    现在景少卿知道她去健身房,是去为了看帅哥的,以后肯定会观察她。



    她可不能祸害无辜的沈俊彦。



    她想了会儿,道,“我仔细考虑了下,我很有可能会去把那张卡给退掉,你不用考虑我,你自己要是想,就办。”



    “那行吧,时间不早了,你赶紧收拾一下走吧。”林依柳爽快地回道。



    “依柳,你真好,也不生我的气。”厉朝歌拉着她的手,晃着撒娇。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咱们都是成年人了,做什么决定不得按照自己心意来?就是一张年卡了呗!那我前天还拉着你一起呢!”



    林依柳忍不住笑,揪了下她的小辫子,“一起下去吧。”



    除了军区大院里的那些狐朋狗友,厉朝歌的朋友不是很多,林依柳是其中之一,两人有缘分是一回事,但是能一直关系处得这么好,自然是因为脾气合得来。



    林依柳的脾气柔柔弱弱的,厉朝歌的脾气比较爆,两人倒是经常一拍即合,从没吵过架。



    厉朝歌进车库的时候,恰好景天赐的电话就追来了,问她,“你人呢?”



    “车库啊!”厉朝歌理所当然地回道,“我正要开车去你家呢!”



    “你傻啊!不得我接你,然后咱们一起回去吗?不然怎么叫谈恋爱?”景天赐不爽地骂她。



    “也对。”厉朝歌恍然大悟。



    “赶紧滚上来!我就在你公司楼下等着你呢!”景天赐暴脾气地回道。



    厉朝歌上去的时候,就看到景天赐fēngsāo地坐在他的敞篷座驾里,不停地朝路边经过的妹子抛媚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