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80章 踢错了人

    “啊?”景母有些惊讶于景少卿的回答,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景少卿会替厉朝歌安排好一切。



    既然她选择不听话。



    但是厉朝歌的性子,他知道,越是不让她去做的事情,她就越是会跟人对着干。



    不管她,倒还好一些。



    “简历投到公司,人事部门就知道她是谁了,怎么可能会怠慢?”景少卿一边夹了块罗宋大虾到厉朝歌碗里,一边低声回道。



    “实习也并非不可以,她自己喜欢就好。”



    家里的事情,景少卿有极大的发言权。



    景少卿开口说同意了,景母也没有继续反对。



    想了下,回道,“那,就让朝歌试试看?要是不能适应的话,就回来啊!要听话。”



    厉朝歌点头,“嗯”了一声。



    看着忽然出现在自己碗里的大虾,忍不住皱眉。



    扭头望向景少卿。



    景少卿眼波微动,又道,“不过她吃饭,确实是个问题。”



    “哎呀你一说这个,我就觉得烦呢!”景母也惆怅起来。



    这个时候,理应是景天赐说这些话。



    而且,他二叔都往她碗里夹菜了,他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的吗?!



    作为一个合格的男朋友,这时不应该抢着帮她夹菜吗!!!



    她有些恨铁不成钢,咬牙切齿地回道,“多谢二叔关心了,我自己长了手!”



    怕景母看出不对劲,继而又恶狠狠地补充了句,“反正大家上班的时候,也多数吃的是外面的东西啊!”



    说完,又朝一旁只顾着自己吃的景天赐道,“我想吃芹菜。”



    景天赐看了眼,伸手转了下桌子,回了一个字,“哦。”



    把芹菜转到厉朝歌面前,也没动手帮她夹的意思。



    “???”



    厉朝歌倒是想知道,景天赐这活了二十五年了,谈了无数个女朋友,从来都不知道要怎么关心女朋友的吗?



    还没吭声,喊景天赐给她夹,景少卿已经用勺子,给她舀了几颗芹菜粒,放到了她碗里。



    景母朝景少卿看了一眼,眼神稍稍带了些惊讶。



    景少卿几乎从不关心人的,今天竟然帮忙给厉朝歌夹菜了。



    然而只是疑惑了一下,便没在意了。



    毕竟厉家救过景少卿一命,景少卿一直都和厉家走得亲近,关心厉朝歌也无可厚非。



    “二叔难得关心人呢,朝歌,快吃呀!”景母朝厉朝歌和蔼地笑道。



    “是啊,你不是要吃芹菜吗?快吃啊!”景天赐附和着道。



    厉朝歌现在,恨不得把碗都扣到景天赐头上!



    她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笑眯眯地吃了一口,随后朝景天赐道,“你怎么吃饭还拿着手机呀,难得在一起吃饭,你也不多照顾一下人家!”



    声音甜腻腻的,向景天赐撒娇。



    景天赐素来都是与厉朝歌称兄道弟的,厉朝歌从来不向她撒娇,听她这个语气,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错愕地和厉朝歌对视了几秒。



    厉朝歌伸脚便去踢他,提醒他注意点儿分寸,多关心她一下。



    踢了一下,景天赐没反应。



    她又准备踢第二下,忽然脚踝,便被一只脚勾住,随后被一只手捉住了。



    景天赐一手拿着筷子,一手拿着手机。



    显然捉住她脚的人,不是景天赐。



    厉朝歌回头,扫了眼景少卿。



    景少卿眼神依旧是淡淡的,看着她,一只手自然地垂着。



    !!!她刚才踢到的人是景少卿吗?



    这特么小动作被景少卿当场捉到,景少卿能不怀疑?!



    厉朝歌有些不知所措了,愣了几秒,脚还悬空着,被景少卿抓住手中。



    他温热的指腹,因为常年拿枪,有很厚的老茧,直接抓着她光滑的脚踝。



    手指微微一动,厉朝歌有些发痒,便下意识往回收。



    景少卿没放。



    她竟然当着他的面,故意向景天赐撒娇。



    是做给他看?还是做给他嫂子看?



    一旁的景天赐根本没察觉到两人的异样,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哎,女人啊,就跟个小公主似的!”



    “那你要吃什么?我帮你夹!”



    被景天赐这么一打岔,厉朝歌才回过神来,小脸涨得通红,用力挣扎了下,强行抽回了自己的脚。



    景少卿是怕自己用力,会扭伤她的脚,没有强迫,松了手。



    “要不要吃这个火腿?很香的,我昨天才带回来的,正要给你们家也送一份呢!”景天赐继续在一旁假装关心地询问。



    景少卿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继续慢慢吃着东西,顺带泼了盆冷水,“她不爱吃肉。”



    景天赐愣了下,随即回道,“我是想着,这火腿薄薄的一小片,吃着没有腥膻味,也不腻,所以才问她要不要吃的呀!”



    回答完这两句话,简直想为自己的应变能力疯狂打call!



    厉朝歌已经无力吐槽了。



    她和景天赐两人,就从没单独在一起吃过饭,景天赐的心思也根本不在她身上,能知道她不喜欢吃肉,才奇怪了。



    景少卿这说话,夹枪带棒的,景天赐也和傻子似的,听不出来。



    早知道,景家去提亲的时候,她直接跟厉南朔和白小时说不同意就行了。



    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么尴尬的局面!



    虽然尴尬的,好像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她吃了几口,轻轻放下了筷子,道,“我吃饱了。”



    “怎么不多吃点儿?”景母惊讶地问。



    说完,又朝景天赐道,“你说你,连朝歌不爱吃肉都不知道,惹她生气了,也不知道要哄哄!”



    “我知道的呀!”景天赐头大地回道,“我就是觉得,她可能可以接受火腿的味道,让她试一下。”



    “我试了,觉得还可以。”厉朝歌点头回道。



    但是脸色有点儿冷。



    她是故意装作不开心,一来,是可以找借口离开,景少卿坐在她边上吃饭,她是在是瘆得慌!



    二来,假意和景天赐吵架,冷景天赐一段时间,也省得总是在家长面前演戏,太累。



    “伯母,我真的吃饱了。”她站了起来,朝景母道,“我明天还要上班,伯母二叔,那我这就回去了,下次再来看你们。”



    说完,因为心虚,也没敢多看景少卿一眼。“那你觉得还可以的话,我去把火腿给你包一只,等我一下!我送你走啊!”景天赐在她背后招呼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