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82章 太喜欢,才会纵容

    “你……”厉朝歌刚想反抗,就被景少卿塞进了车后座,丢了进去。



    两人沉默着对视了两眼,景少卿便关上了车门,回到了驾驶座上。



    厉朝歌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才遇到了这样一个男人。



    她忍不住叹了口气,老老实实缩在后座上,不动了。



    但是手机还是捏在手里,就怕景少卿忽然又对她做什么。



    一路把厉朝歌送回到学校宿舍楼下,景少卿一句话都没再说了。



    几乎是在他车停稳的同时,厉朝歌立刻拉开车门,逃也似的下了车。



    一下都不带回头的,像碰到了鬼似的,直接冲回到了自己宿舍。



    然而还没坐到椅子上,桌子上的手机又催命地响了起来。



    她一看,又是景少卿的来电。



    她走到了阳台上,关了阳台门,接通的一瞬间,立刻压低了声音问景少卿,“景少卿你到底要干什么?!”



    景少卿等她发完了脾气,才低声回道,“你包在我车上。”



    厉朝歌一摸自己的肩膀,确实,她包给落下了!



    她想了下,回道,“那你给景天赐吧,他有空会带给我的。”



    打死她她也不下去找景少卿了!



    “你倘若不要,我直接丢到江里去。”景少卿只冷冰冰地,回了一句话,“给你三分钟时间。”



    假如厉朝歌可以打得过景少卿的话,她下去就把他打死!!!



    她用力地,掐掉了电话,气咻咻地回到了自己座位前,坐下了。



    人,要有骨气!



    要活的有尊严!



    三分钟后。



    厉朝歌又穿着拖鞋,回到了宿舍楼下,走向了静静停在路边的帕拉梅拉边上。



    她走到驾驶座边上,黑着脸,朝景少卿伸手,“谢谢你记得我的包。”



    她有太多重要的东西在包里,要是真的被他丢到江里,后果可是很麻烦的!



    景少卿淡淡回道,“自己上车拿。”



    厉朝歌的包,在他隔壁座位上。



    厉朝歌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暴躁,这种情况,暴躁,也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自己动手,才能有美好的明天。



    她又绕了一圈,走到的副驾驶座边上,拉开门。



    还没抓住包,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下子,又被他扯进了车里。



    真是活见鬼了!



    他刚刚还在驾驶座上!十秒钟的时间!



    厉朝歌被他扯着坐在了腿上,吓得立刻往后缩。



    景少卿一把,便搂住了她的腰,没让她有逃脱的机会。



    “你和天赐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眯着眼睛,轻声问她。



    “什么……叫怎么回事?”厉朝歌因为心虚,结巴了下,“我和他就是正常男女朋友关系啊!”



    一边说着,一边努力想要从他怀里挣脱开。



    然而很显然,是无用的。



    景少卿的手像是铁爪一般,狠狠禁锢住了她。



    “看着我的眼睛。”景少卿轻轻掐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低头看自己。



    厉朝歌鼓足了勇气,看向景少卿的眼睛。



    睁着眼睛说瞎话,“不管你怎么想,我和天赐平常就是那么相处的,别人情侣之间要怎么相处,你哪怕作为家长,也没有资格去管吧?”



    “是么?”景少卿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



    他一只手拿起了一旁,自己的手机,翻出了几张照片,给厉朝歌看。



    厉朝歌瞟了几眼,瞬间头大了。



    景天赐这个草包!!!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景少卿看着昏暗之中,厉朝歌脸上的表情变化。



    继续,朝她轻声道,“三天前,天赐被国外媒体拍到,在游轮上狂欢两天两夜,十几个嫩模相陪。”



    按照厉朝歌的性格,能接受得了这样的事情,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那个时候,旁人只是说了几句厉慕白的坏话,厉朝歌便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



    景天赐在外面如此胡来,厉朝歌反而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正常么?



    “他……他可能是去找嫩模打斗地主了吧。”厉朝歌硬着头皮回道,“我们没有证据,也不能随便诬陷一个人是吧?”



    斗地主?!



    这样的理由,也只有厉朝歌才能想得出来。



    景少卿又是一声冷笑,“号称小辣椒小魔王的厉朝歌,便是如此纵容自己的未婚夫,胡作非为。”



    “你有什么适当的理由,忍让景天赐这种男人?”



    厉朝歌实在是找不到理由,为景天赐开脱了。



    他这次,玩得实在太疯太大了!



    也难怪,景母那么着急地把刚去了国外的景天赐叫回来,不叫回来,狂欢十天十夜都有可能!



    她酝酿了半天,顶着景天赐犀利如名侦探柯南一般的目光,头皮都要炸了。



    她明天不去打死景天赐,她就不姓厉!



    许久,才勉力,朝景少卿露出一个有些哀怨的表情。



    幽幽叹了口气,回道,“二叔,你若是真心喜欢一个人,难道不会想尽办法无视她的错误,难道不会包容她的一切吗?”



    “就是因为太喜欢了,所以才装作是睁眼瞎。我不自己提出来,事情很快也就过去了,不是吗?”



    景少卿望着她,深邃的眼波,微微动了下。



    “我跟天赐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可我就是……”



    “对。”景少卿不等她把瞎话编完,便打断了她。



    嗯???



    所以她装怨妇这一招,可以行得通吗?



    厉朝歌提着的心,这才悄悄往下落了些。



    “那……”



    她话还没说出口,景少卿便低声回道,“因为太喜欢,所以才会睁只眼闭只眼,才会包容对方的胡作非为。”



    正是因为他太喜欢厉朝歌,所以,才纵着她这般放肆,拿自己的人生大事当儿戏。



    厉朝歌觉得,景少卿好像有点儿,眼神不太对。



    刚意识到不对,景少卿便扣住她的后颈,又吻了过来。



    然而这一次,是很短暂的,蜻蜓点水一般。



    等她想反抗的时候,他已经松开了她。



    厉朝歌呆呆地看着他,诧异地微微张着嘴,不说话了。



    然而景少卿看到她这样,只觉得烦躁异常。



    “下去吧。”他低声道。在他改变主意之前,他不想再一次吓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