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83章 不想了!

    厉朝歌抓着自己的包,下去的时候,再一次落荒而逃。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刚才他亲她的时候,感觉是不一样的。



    她轻轻摸了下自己的唇。



    脑子里却是一团浆糊,全都搅在了一起。



    本来毕业季就已经事情很多很烦人了,各种事情都没处理好。



    再加上景天赐这个猪队友忙中添乱,在外面胡搞乱搞,景少卿又亲了她。



    她觉得自己的生活,现在简直是一团糟。



    而且,景少卿刚才最后两句话,似乎是有点儿深意在里头?什么叫包容对方的胡作非为?



    他为什么要拿那样的眼神看着她,好像他那句话的主语,就是她似的。



    她回到宿舍,一个人在办公桌前面,呆呆地坐了好久。



    舍友在底下道,“朝歌啊,快十一点了,要熄灯了,你还不洗洗shàngchuáng啊?要摸黑?”



    厉朝歌这才发现,已经十点半多了,随即胡乱地抓了两件衣服,冲到卫生间洗漱。



    哎呀!不想了!



    好不容易才蒙混过关,还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干什么?



    她跟景天赐最近必然是要假装冷战一段时间了,跟嫩模大战两天两夜,这种事他也能做得出来!



    至于景少卿,她刻意回避一段时间吧!



    第二天是礼拜六,一大早,陆长安便来拖厉朝歌起床。



    厉朝歌失眠到凌晨一两点才睡着,被陆长安叫醒的时候,还一脸懵逼。



    “你今天回家吗?”陆长安站在她的床头,问她。



    “今天不回家了吧……”厉朝歌迷迷糊糊坐了起来,顺口回道,“回家也是挨骂,回去干什么呢?”



    “爸妈也是为了你好,你看他们怎么从来都不骂厉慕白呢?”陆长安帮她从衣柜里挑了两件衣服出来,一边丢shàngchuáng一边道。



    “我哥从小就不怎么挨骂,他什么都好,还听话,爸妈骂他做什么?”陆长安忍不住叹了口气。



    “那你跟我说说,你是为什么要自己出来体验生活呢?”陆长安认认真真地问她。



    “可能是觉得,新奇吧?”厉朝歌想了下,回道。



    外面的很多事情,是她没有做过没有体验过的,她觉得厉慕白跟自己就是不一样,厉慕白什么都经历过。



    而她正好一个相反,几乎都没见过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



    这些年最大的变化,就是,从以前阳城军区,搬到了现在总部军区,如此而已了。



    军区的圈子和外面的圈子,完全是隔开的,是有自己的一套独立系统的。



    陆长安最大的感悟就是,她第一天来大学报道时,别人家几乎都是父母来帮忙收拾的,她是警卫员加上齐奶奶他们,乌压压地跟了一大帮人。



    她进宿舍的时间还是跟别人分开的,她提前三天过来收拾的宿舍,警卫员把宿舍内外都封锁了,学校也都是封锁的,就她一个新生,孤零零地来收拾宿舍了。



    厉家将她保护得很好,上课的时候,老师的花名册里从来不会出现她的名字,她是学号最后一个,但是没标名字。



    所以,除了跟宿舍其他三个人,还有隔壁的林依柳,她几乎就没关系好的同学了,有的同学估计上了三年多的大学,都没注意过有她这么一号人的存在。



    厉南朔说,是为了保护她。



    她也明白,厉南朔的这种保护是对的。



    只是她以为,自己以为上了大学之后,大学在军区外面,她就能zìyóu些了,但事实证明,她想多了。



    在大学里,甚至都没有在军区中学时那么zìyóu了,在军区中学念书的都是有身份有背景的,所以大家对作为同学的厉朝歌,是见怪不怪。



    尤其是!



    她直到高中毕业那一年,才知道什么叫做夜市!



    夜市里的东西,是她从来都没吃过的,她尤其喜欢那些用小竹签串起来吃的东西!还有臭豆腐!



    自从见识过夜市之后,陆长安心里就揣了一个念头,她大学毕业之后,一定要自己学着独立几年。



    前段时间好不容易,才说服了厉南朔和白小时,勉强同意自己出去实习一年。



    但是回去的时候,白小时总是会念叨她,说她就是一个巨婴,自己在外肯定没法生活。



    厉朝歌知道自己是一个巨婴,可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不行呢?



    她这两年已经开始学着自己动手去做一些事情,自己照顾自己了。



    陆长安没说什么,等着厉朝歌收拾好自己。



    厉家是怎么宠着厉朝歌的,陆长安心里最清楚。



    尤其是厉南朔,简直是把陆长安当做心肝宝贝疙瘩一样,捧在手心里的。



    “今天带你出去kànfáng子。”陆长安给厉朝歌带了一碗小馄饨,看着她吃下去了,在旁低声道,“反正你做什么,我都是支持你的。”



    “我就知道我嫂子最好!”厉朝歌狗腿地回道。



    吃了两口,又道,“哦对了,我想跟你换辆车开开,我的小跑跟你的那辆最便宜的买菜车换一下。”



    “你的小跑不是你的心肝宝贝么?怎么忽然要跟我换?”陆长安忍不住好奇地问。



    “我同事他们开的好像都是中低档车,领导开的车都没我的贵,我不想被同事排挤啊。”陆长安理所当然地回道。



    陆长安想了下,也是。



    但是他们家的买菜车,说实话也不便宜。



    “行吧,那就换。”陆长安爽快地回道。



    厉朝歌这时心里却有些不服气地嘟囔了声:以后看景少卿还吐槽她!说她开的车怎样怎样,说她大xiaojie做派!



    陆长安和厉朝歌两人,在离cbd中心,稍远一点儿的地方,逛了一大圈。



    跟着他们的中介看这两个姑娘,开的车也不是特别好,穿着打扮也不像是特别有钱的,就有些不耐烦了。



    “你们都看了十几套了,又想要两居室一个房间一个书房,不跟别人合租,又要小区环境可以,又要价格便宜,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呢?”



    之前陆长安和厉朝歌在cbd中心看过几套,租金都贵得让人咂舌,是厉朝歌的工资承担不起的。



    厉朝歌实在不肯要,所以这才退而求其次。



    两人面面相觑,没说话。就在这个尴尬的时候,中介的人手机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