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86章 对!他是我二叔!

    厉朝歌一想,哎!正好啊!



    考虑了下,小声回道,“我晚上还要回学校宿舍住,等车修好估计要半夜了,没车回去,我还是明天再说吧。”



    沈俊彦沉默了会儿,掏出自己的手机道,“看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也是不容易,我现在叫朋友修车行的,帮你把车拖过去,然后明天你下班之后,自己去取,可以吗?”



    “你有在修车行的朋友吗?那太好了!”厉朝歌这心情,一下子就雀跃起来。



    简直太巧了!



    不管怎么样,她现在是有了借口跟沈俊彦接触了!



    之前她还在想,要怎么继续找借口去健身房跟他搭讪呢!



    沈俊彦朝她笑了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道,“没事儿,恰好碰上了,举手之劳而已。”



    厉朝歌笑眯眯地回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沈俊彦在旁给他朋友打电话,厉朝歌便坐在路边,悄悄看他。



    小哥哥是越看越好看的那种类型,很耐看,她的眼光果然没有错。



    沈俊彦打完电话通知了他朋友之后,又走到厉朝歌车子边上,仔仔细细检查了一下轮胎。



    “修理起来应该不会太贵,补个胎就行,我估摸着,一两千,或许我朋友会给你再优惠一点儿,也有可能。”



    沈俊彦拍了拍手上的尘土,走到厉朝歌面前道。



    厉朝歌抬眸看着他,小心翼翼点了下头。



    小哥哥可真细心呀!还怕她承担不起修理费,特意来告诉她一声不贵。



    “那你朋友电话……”她想了下,又指了下自己的手机。



    “哦,这就给你。”沈俊彦翻找了下通讯录。



    手机屏幕的柔光,打在他的脸上,更显得他轮廓分明。



    “你记下,这是我朋友号码,他姓陈,修车行就在这附近不远的地方,你明天打电话联系他就好。”



    “或者有什么疑问,价格或是其它方面,你也可以联系我,我的号码也一并给你。”



    沈俊彦竟然,自己!主动!把号码给她了!!!



    厉朝歌简直激动到要跳起来转圈圈!



    然而沈俊彦本人就在面前,她还是得保持点儿矜持比较好!



    “那你叫什么名字?”厉朝歌按捺着激动,假装不知道,好奇地问他。



    “沈俊彦,三点水的沈,俊杰的俊,不显彦章的彦。”说完,礼貌地朝她笑了笑。



    厉朝歌把他的号码,认认真真地存进了自己的号码簿里,随后,就给他打了个电话。



    沈俊彦低头看了眼,厉朝歌小声道,“我的。”



    想了下,又道,“我叫,厉歌,厉害的厉,歌唱的歌。”



    她不想吓到沈俊彦,不敢和她有进一步的交往。



    沈俊彦毕竟是军区的人,估计知道她的名字,她想等两人,有了进一步的关系之后,再告诉他,她到底是谁。



    假如有可能的话。



    “厉歌?”沈俊彦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这名字,听起来好像有些耳熟。”



    “是吗?”厉朝歌随即呵呵干笑了起来。



    然后打岔道,“我们学校就有个跟我差不多名字的哎!”



    两人说了几句,沈俊彦朋友就过来拖车了。



    厉朝歌认认真真记下了对方修车行的地址,转身的时候,发现沈俊彦还在等着她。



    “九十点了,要不然我送你回去?”



    “我学校离这儿有点儿远,你要是有急事……”厉朝歌心里虽然在叫着一百个愿意,但还是矜持地犹豫道。



    “我最近恰好在休假,回去早了也是没事做,不要紧,主要是你一个女孩子大半夜的,也没家人照顾你,还是早些回学校比较好。”沈俊彦不在意地回道。



    说完,从自己身上掏出了一zhāngjūn官证,给厉朝歌看。



    “你放心,我不是坏人。”



    厉朝歌接过来,仔仔细细瞧了几眼。



    “空军二编贰零六号,沈俊彦。”照片上剃着一个精神的板寸头,看着比现在的样子,白一些,稚嫩一些。



    她抿着唇,看完了之后,把军官证又还到了沈俊彦手上。



    “其实……”她刚想说,其实他不给她看军官证也不要紧的,他这人简直是太实诚了!



    刚说了两个字,背后便传来了旁人的声音,“其实厉xiaojie有人接送,就不用劳烦这位先生多余担心了!”



    厉朝歌扭头一看,又是景少卿的保镖。



    “你们别说话可以吗?”她朝背后的保镖悄悄比了下拳头,咬着牙压低声音警告。



    她在撩汉啊!!!



    就这么被他们给打断了!



    两个保镖面无表情地,看着厉朝歌,随后,指着马路旁的一辆加长型房车,道,“厉xiaojie,咱们二爷亲自来接了,说您大半夜的不回宿舍,在街上乱晃,不好。”



    这才两天没见啊……



    厉朝歌一下子头都大了。



    想着沈俊彦还在身后,深吸了一口气,挤出一个假笑回道,“告诉二叔,我自己有脚可以自己回去,不用劳烦他关心。”



    她哪怕不坐沈俊彦的车,自己打车回去,也比坐景少卿的车来得好!



    “你二叔?既然你二叔来接你,那最好不过。”沈俊彦有些好奇地,打量了几眼路边那辆,超级扎眼的,加长型房车。



    “啊对!我二叔!!!”厉朝歌就怕沈俊彦误解,或是背后的保镖继续多嘴,把沈俊彦吓走。



    立刻朝沈俊彦笑了笑道,“今天谢谢你啊,我不要紧了,你不用管我了,明天见!”



    说完,飞快地摆了摆手,就转身往景少卿车子那儿走。



    “……明天见。”沈俊彦愣了下,点头回道。



    厉朝歌一走,背后的两名保镖自然要跟上,没有继续和沈俊彦说什么。



    厉朝歌一边往前走,一边暗搓搓地,回头看了眼。



    沈俊彦应当还是有些不太放心,站在他的车子旁边,没上车,目送着她。



    厉朝歌啊厉朝歌,你这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厉朝歌痛苦地狠狠骂了自己几句!



    为什么要说是自己二叔呢?那就不用上车了啊!



    啊!!!她的心在滴血!



    此刻显然是骑虎难下了!她又朝沈俊彦礼貌地笑了下,随后,心不甘情不愿地,钻进了景少卿的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