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93章 他来找她了

    厉朝歌忽然间想到,住在对门的,就是新任总裁,下意识,盯着对门看了几眼。



    想打个招呼。



    然而想到对方,今天冷冰冰的样子,似乎没认出她来,而且惜字如金,还是不要自讨没趣的好。



    她默不作声地,打开了自己的门。



    幸好前两天先去买了床薄毯子洗了,晾在了阳台上,不然今晚连沙发都没得睡,会感冒的。



    她一个人窝在沙发上,吃了两口炒面,冷不丁地,又闻到了隔壁传来的香味,好像是黑胡椒的香味。



    这个男人过得是有多精致啊!夜宵还自己弄!完全就没一个总裁的样子!



    厉朝歌一边想着,一边恨恨往嘴里塞了口炒面。



    她是裹着毯子躺在沙发上,闻着隔壁淡淡的香味入睡的。



    早上醒来,又是被门铃声给震醒的。



    她透过视讯屏幕看了眼,发现外头站着的,是陆长安。



    “你昨晚就睡了沙发?”陆长安进来时,显然是很惊讶。



    厉朝歌一边抠了抠头,一边点头回道,“床垫子还没到呢,不睡沙发睡哪儿啊?而且车钥匙掉公司了,只能住这儿。”



    “想当初啊,咱们朝歌什么时候这委屈过自己?连酒店都舍不得住?”陆长安对着视频里的厉慕白感叹道。



    “那也是她自己选择的。”厉慕白直接泼了盆冷水。



    “哼!!!”厉朝歌有些不服气了,“那你还说我出来肯定学不到东西,我告诉你,我们新来的总裁已经开始提拔我了!”



    陆长安看了眼她沙发茶几上放着的文件资料,扬了下眉头道,“还真是,她把资料都带回来看了。”



    和厉慕白又说了几句,两人便挂断了视频,陆长安朝厉朝歌道,“赶紧把自己收拾一下,待会儿送家具的就来了,我帮你买了些大件的东西。”



    厉朝歌心不甘情不愿地,挪到了卫生间洗漱,就听陆长安在外面又问,“跟隔壁邻居见过面了吗?”



    厉朝歌这么一听,就来了劲了,立刻和陆长安分享了这件奇怪的事。



    陆长安听了几句,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朝旁边客厅看了一眼。



    “我觉得你们有点儿缘分,年纪轻轻就是大公司上任总裁,不比沈俊彦好?而且你以前不是说过,不想在部队zhǎonán朋友吗?”



    厉朝歌已经烦恼了好几天了,好不容易昨天被工作分了心,没有再想沈俊彦的事情。



    吃着东西,没有吭声。



    人总是会变的,因为一些奇奇怪怪的原因。



    而奇怪的是,厉朝歌陆陆续续把东西搬进了新家,来过几回,再也没有看到过她的邻居。



    而且在公司,也没有看到总裁。



    厉朝歌好奇之下,问了一次部门经理,经理说,新总裁很忙的,最近出国开会去了,要过些天才回来。



    更奇怪的是,景少卿已经有半个多月没出现过了,自从那天晚上,把她一个人丢在路边走了以后。



    她正在和景天赐假装冷战,也不用应付景家家长,倒是落了个清闲,一门心思扑在了工作上。



    两三个礼拜后,她参加了最终的学校论文答辩,正式毕业了。



    晚上拽着宿舍的几只,还有林依柳一块儿去外面喝酒,刚喝了几口,便接到公司的电话。



    经理说总裁明早回来,早上就有个重要的会议,让她回去加班加点做个ppt出来,应付明天的会议内容。



    厉朝歌挂电话的时候,有些无奈,朝几个人抱歉道,“那我就先回去了啊!咱们下次一起再喝!”



    “朝歌啊,你喝了酒,当心查酒驾的,要不然我送你回去吧?”林依柳在旁贴心地问她。



    “也行!”厉朝歌爽快地点头同意了。



    林依柳开着车的时候,厉朝歌问她,“那你待会儿怎么回去啊?要不然就睡我家?”



    “好啊。”林依柳点头回道,“正好明天一起上班去。”



    “你找到房子了吗?”厉朝歌又问她。



    “原本是找到了一家合适的,但是户主忽然说不租了,然后,我爸最近不是手头上有点儿吃紧吗?远的我也不高兴租,所以还是住家里。”



    林依柳忍不住叹了口气,回道,“哪像你呀,运气这么好。”



    厉朝歌这么听着,倒是有些心疼林依柳了。



    她上次回去的时候就听白小时说,林家是出了点儿财务问题,现在被冻结了一部分资金,正在查账。



    做公司的,多少都会有一点儿猫腻在里头,所以厉朝歌可以理解,林依柳现在的处境。



    她想了想,忽然脑子一热,问她,“要不然,在你找到合适的房子之前,就跟我住一起呗?”



    林依柳愣了下,小心翼翼地问她,“可以吗?可你住的是单身公寓啊?”



    “我书房里还有一张榻榻米,本来就是预备着,有朋友亲人过来,方便住的,你也是我朋友啊!”厉朝歌毫不设防地回道。



    她跟林依柳都认识了这么多年了,书房借给她暂住一段时间,为什么不可以?



    “你要是觉得睡榻榻米不方便,我睡书房也是可以的。”厉朝歌认真地回道。



    “朝歌,你真好!”林依柳感动得都快要哭了。



    厉朝歌见她眼睛红红的,忍不住笑了起来,“你看你,就是借了个房间给你住几天,好啦!”



    两人回到厉朝歌家里的时候,厉朝歌却看到自家门口,站着一个人。



    愣了下,才确认,站在她家门口的,是沈俊彦。



    “你好久没有给我发信息了。”沈俊彦听到动静,回头,看到果然是厉朝歌回来了,朝她笑了笑,轻声道。



    林依柳后一步从电梯里出来,沈俊彦说话,她才意识到,有人站在厉朝歌家门口。



    她下意识就朝厉朝歌轻声道,“既然你不方便的话,咱们明天上班再说?”



    “方便的啊!”厉朝歌一把紧紧扯住林依柳的手,小声回道,挤眉弄眼的,不想让林依柳走。



    她根本没有想到,沈俊彦会忽然出现在她门口!



    林依柳回头,朝沈俊彦看了眼。



    和沈俊彦对视的一刹那,表情忽然有了些许的变化,诧异的叫了对方一声,“俊彦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