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98章 我是你爸爸是你爷爷!

    “你确定,你是我姑奶奶?”景少卿微微眯着眼睛,问她。



    “我是你爸爸我是你爷爷!”厉朝歌嘴上丝毫不讨饶,一边继续挣扎着,一边讨他便宜。



    这个男人简直太可恨了!



    小时候他多管她闲事也就算了,她好不容易长大了点儿,自己出来讨生活了,他还要垄断她的生活,还要处处监视她,简直比厉南朔还管得宽!



    烦死了!!!



    此刻新仇旧恨,一下子就涌上了她的脑袋。



    她不管景少卿现在要做什么,反正她今天绝对要跟他打个天昏地暗,打不过他也耗死他!



    趁景少卿一个不注意,直接抬起一只可以活动的膝盖,朝他顶了过去。



    这一下碰是碰到了,然而一下又被他的大掌按住。



    “厉朝歌你下手有个轻重!”景少卿咬着牙警告她。



    “爷爷的断子绝孙脚,你待会儿肯定要尝尝看是什么滋味!”厉朝歌死命地想要挣脱开自己被他按住的手腕。



    “你怕不是要让自己断子绝孙!”景少卿rěnwúkěrěn,一把掐住她下巴,就狠狠咬了她一口。



    “……”



    这是他第四次吻她。



    厉朝歌深吸了一口气,恶狠狠地怼了回去,“放屁!你才要断子绝孙!”



    从小到大,治得住厉朝歌的只有景少卿一个。



    只要有景少卿在的场合,厉朝歌基本都会乖乖的,不吭声不瞎搞,但就一点,她的脸色绝对不会好看,喜欢给景少卿施加冷暴力。



    能治得住景少卿的,其实,也只有一个厉朝歌。



    换成别人,早就死了几百回了,还能在他面前嚣张蹦跶?



    厉朝歌自知自己回答得太快了,拔了老虎的胡子。



    但是说出口的话,泼出去的水,说了便是说了!



    而且刚才景少卿亲了她!



    她想了下,又嘲讽对方道,“你不是说嫌沈俊彦脏吗?那你亲我干什么!”



    景少卿的脸,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去。



    真香!



    厉朝歌很想替景少卿说一句。



    但是有点儿不太敢了,她刚才表现得太勇猛。



    过犹不及的道理,她还是很懂的,不想以后死得太惨,就得管好自己的嘴。



    景少卿的脖子上,有一个被她挠得特别厉害的伤口,此刻正在往外渗血,缓缓凝聚成了血珠子,慢慢地往下滴。



    厉朝歌沉默着和他对视的时候,忽然眼角余光,就瞟见了他的那个伤口。



    明天还得开会,这伤怎么藏啊?



    她目光,不留自主地,就落在了他的脖子上。



    这才发觉,自己刚才到底是有多猛。



    他的脸上脖子上,至少被她挠了十几道肉眼可见的红痕,都肿起来了,尤其是眼角那道,抠得他双眼皮子都肿了。



    怪不得他要发火。



    景少卿见她目光游移不定的,又扣住了她的下巴,“厉朝歌你的态度,什么时候才能端正一点!”



    “只要我是天赐的女朋友,你就休想让我态度端正。”厉朝歌用死猪不怕滚水烫的态度回道。



    说完,又用眼神瞥着他流血的伤口,问他,“你不要去打个狂犬疫苗吗?”



    厉朝歌这转移注意力的本事,真是相当强了。



    景少卿刚被她顶得确实有点儿疼,而且她提到沈俊彦的吻,让他此刻兴致全无。



    正巧,外面的手机又响了好几遍了。



    他磨着牙,松开了厉朝歌,将一旁的被子丢到了她身上。



    一边摸了把自己的脖子,一边往外走。



    厉朝歌得到了zìyóu,也不管自己身上是湿透的,随手抓了他一件西服裹在了自己身上,冲出去拿电脑,准备逃。



    刚抱住电脑,便被打电话的景少卿一把搂住,将她又丢回到了沙发上。



    “……说。”他一边和电话里的人说着话,一边警告地指了下厉朝歌,示意她休想出去!



    厉朝歌简直要崩溃了,难道她真的要在他这儿改一晚上的ppt吗???



    一个小时后,厉朝歌真的很想打自己的嘴。



    让她乱想!让她乌鸦嘴!



    两个小时后。



    厉朝歌把改了五遍的ppt给景少卿看,看到他相当不满意的眼神的时候,真想挥刀自宫!



    三个小时后。



    厉朝歌已经改得没脾气了,麻木不仁地把电脑推到景少卿面前。



    她终于知道了,不听他话跟他对着干,是什么后果了,她打算以后都要乖一点,在他面前。



    半夜,景少卿看着改到昏睡的厉朝歌,从自己办公桌前起身,将她抱到了他的床上。



    松开厉朝歌的时候,厉朝歌梦里还比着小拳头,恶狠狠地嘀咕了句什么。



    景少卿垂眸,看着她的小凶样,目光,终究是柔和了下来。



    原本是想要亲她一口,然而忽然,又想了沈俊彦。



    于是,便忍住了,没有下口,沉着脸,将被子丢到了厉朝歌身上。



    厉朝歌一早爬起来,迷迷糊糊睁开眼看了下,头有点儿晕。



    可能是昨晚喝了点儿酒导致的。



    坐起来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这不是她的床。



    她浑身一个激灵,立刻掀开被子看自己身上。



    还好……就是外套被脱掉了……



    床上没有景少卿的人,卫生间也没有。



    她下床,小心翼翼地看了下外面,发现外面也没有人。



    景少卿走了吗?



    她微微皱着眉头,感觉有些奇怪,绕了一圈,发现他餐桌上,放着一块三明治,一杯牛奶,几个奶黄馒头。



    白色的骨瓷盘子边上贴着一张便利贴,写着龙飞凤舞的三个字:“吃早饭。”



    “你喊我吃我就吃啊?”厉朝歌不服气地自言自语道。



    摸了下牛奶杯,牛奶带着一点儿温度,他可能走了有一会儿了。



    她抱着电脑就走。



    已经走到了门口,还是不争气地,被自制三明治的香味,还有奶酪的香味,勾得回了头。



    拿了他的三明治,才回到自己的租房。



    回去飞快地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一边最后看了遍她昨晚最后一版ppt,一边飞快地,画了个淡妆。



    踩着点赶到了兄弟公司,找到会议室时,几乎会议室里的人都坐满了。



    厉朝歌一边轻声说着抱歉,一边走到了景少卿身后,将打印出来的材料,放到了他面前。



    虽然很不服气,但是谁叫他现在是她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