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99章 不要你管!

    然而厉朝歌放下早上赶着打出来的文件的时候,才发现,景少卿面前已经放着一份了。



    他们部门的部门副经理,坐在景少卿旁边,朝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可以不用她的了。



    厉朝歌愣了下。



    所以昨天晚上,景少卿是耍着她玩儿呢?



    虽然这一瞬间,很生气,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眼下的会议。



    她努力咽下了这口气,又默默将自己的那份文件,放到了最下面。



    作为一个随行的小员工,她是没有资格有位置的。



    而对方不知道厉朝歌的身份,自然更加不可能给她安排座位。



    厉朝歌站了整整一早上,靠近十二点的时候,会议结束,她的腿都快要不是自己的了。



    景少卿显然也还在因为昨晚的事情,在生气,没有多看她一眼。



    会议结束的时候,他起身,走到对方公司老总跟前,又轻声讨论了几句别的事情。



    厉朝歌一个人默默地,在后面收拾桌上的材料合同。



    一边偷偷瞪了景少卿几眼,嘴里小声嘀咕道,“真是小气!”



    而且更应该生气的难道不是她吗?



    她简直是个被景少卿骗得团团转的傻子!



    她抱着收拾好的东西,走到景少卿身后,等他和对方公司老总谈好事情。



    两人的谈话显然已经到了最后了,对方老总忽然朝景少卿笑了笑,道,“其实有件很私人的事情,我个人是很好奇。”



    “但问无妨。”景少卿淡淡回道。



    “您有老婆吗?”对方冷不丁地,忽然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景少卿顿了下,低声回道,“有。”



    景少卿什么时候有老婆的?她怎么不知道?所以他跟乔如如是要结婚了?



    厉朝歌在他身后,忍不住无声地冷笑了起来。



    那他可真是不要脸到极点了!昨晚还能抱着她亲!



    对方老总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接着问道,“那您有孩子吗?”



    景少卿扫了一眼旁边的厉朝歌,顿了下,继续回道,“有。”



    “我就说啊,脸上这肯定是家里人给抠的!”对方老总哈哈哈哈笑了起来。



    “不过建议以后提醒一下尊夫人,虽然您的形象是很加分不错,但是脸伤成这样,和客户谈事情,终究是不好的嘛!”



    “是,您是前辈,提醒得很对。”景少卿点了点头,面色如常地回道。



    “……”



    厉朝歌看着说笑的两人,一时之间,尴尬到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两人一边说着其它事情,一边继续往外走。



    对方老总,将他们送到了电梯口,才停了下来。



    同行的两个盛世公司的同事,去他们其它部门谈杂事去了,只有景少卿和厉朝歌两人,要先走。



    景少卿先进了电梯,朝外面的厉朝歌冷冷道,“愣着做什么?”



    厉朝歌宁愿跟着别人一起走,也不想和景少卿同行。



    咬着牙,微微低着头,逼着自己,跟他一起进了电梯里。



    “合作很愉快,秘书也很可爱,期待再一次合作。”对方老总,笑着朝景少卿和厉朝歌挥了挥手。



    电梯合上的瞬间,厉朝歌脸上的假笑,便堆不住了。



    靠着电梯的内壁,脱掉了一只高跟鞋,低头,微微皱着眉头,看了眼自己通红发虚的脚。



    “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景少卿在她身后,看着她的背影,冷淡地开口道。



    “我也没说什么。”厉朝歌头都没回,毫不客气地回敬了一句。



    他让她改了一晚上的东西,一个字都没用,耍她是一回事,她能力不足,也是一方面原因。



    景少卿要让她难堪,她偏不屈服示弱。



    她就是这样的脾气,景少卿应该知道的不是吗?



    大不了,真干不下去的话,就换家公司,跳槽呗!



    “厉朝歌,假如后悔了,就不要嘴硬。”景少卿忍不住皱眉。



    厉朝歌没有说话。



    其实说真的,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便是在十几年前,救了景少卿。



    她当时就该让他出去,让他死在追杀他的人手上,或者被雨淋得失血过多或者怎样,都与她无关。



    也好过现在。



    电梯停在了一楼,厉朝歌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将手里她做的那份文件,狠狠丢到了碎纸桶里,丝毫没有犹豫。



    其实她想丢进去的是景少卿。



    她一个人,开车回到了盛世公司车库,在车上坐了好一会儿。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别扭什么,反正,现在,心里就是不爽到了极点,想杀人。



    甚至有点儿,不想在盛世公司干下去了,想辞职。



    然而想着刚才景少卿的那句冷嘲热讽,假如她现在走了,未免是有点儿太没尊严太没骨气。



    她将头抵在方向盘上,一个人在车上默默坐着。



    忽然,旁边忽然有人敲了下她的车窗。



    她吓了一跳,回头望向车窗外。



    景少卿站在外面,看着她,又敲了下她的窗户。



    厉朝歌和他对视了几秒,默默调整了几下呼吸,随后将自己车窗,开了一条几厘米的缝。



    “午休私人时间,总裁有何贵干?”



    “就是提醒你一声,以后出去开会,你是司机,再有像刚才那种行为,把老板一个人丢在外面,扣工资。”



    厉朝歌抓着方向盘的手,又扣紧了几分。



    她刚才还因为把他抠得一脸伤,心里有些愧疚来着,但是现在,只剩下生气,那一点点愧疚都荡然无存。



    “知道了,总裁还有何赐教?”她眯着眼睛,朝他露出了一个假笑,回道。



    “还有,下车,吃午饭。”景少卿朝她面无表情道。



    劳资吃不吃午饭要你管!



    厉朝歌很想这么骂他。



    然而还是憋住了,笑着回道,“不用你管。”



    说完,便毫不犹豫地关上了车窗。



    景少卿是真觉得,这丫头,简直蠢到无可救药!



    厉家所有不好的基因都让她占尽了吗?



    她刚才,难道没听出来,他说自己有老婆孩子是玩笑话?他说自己有孩子的时候,还朝她看了一眼,她竟然丝毫不明白!



    “我再说最后一遍厉朝歌,立刻滚下车吃饭!”他微微皱着眉头,朝车内的她沉声警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