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407章 厉朝歌太娇气

    不用考虑,厉朝歌实习期结束,一定会走。



    因为是签了劳动合同的,就算她是厉南朔的女儿,违反了劳动合同,也不行的。



    “那我现在办公室在楼上?”厉朝歌想了下,问。



    “是啊,我待会儿就带你上去,可是你说这调令才……”



    “到时候再说吧。”厉朝歌不等他说完,生硬地打断了他的话。



    经理以为是有戏,厉朝歌会再考虑一下留下的事情。



    这才松了口气,一边轻声朝厉朝歌道,“小祖宗啊,其实咱们盛世公司真的也不错的,也是很厉害的地产企业了,你瞧瞧,多少人想往我们这儿挤是不是?”



    “咱们这儿总部真的是,多少人才挤破了脑袋要进来!战后城市修复,地产的前景不可限量的啊!和你姑姑公司自然能源的方向,不谋而合的!”



    厉朝歌当然是知道的,要不然她也不会挑盛世公司来实习学习了。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



    她跟在部门经理后面,没有吭声。



    一来公司就被这么念叨,也是真的很烦了。



    她跟着经理,进了自己新的办公室才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行政秘书部,就我一个?”厉朝歌站在门口,迟疑了下,反问道。



    “前几天是有三个人的,不过都被辞退了,我估计总裁是觉得你身份特殊,不方便跟别人挤在一个办公室里,才做了这个决定吧!”经理恭恭敬敬地回道。



    为了她一个,辞退了三个人,景少卿这波操作真是六啊。



    厉朝歌忍不住皱眉。



    “您也不用担心刚上任业务不熟悉这种问题,毕竟隔壁办公室文员,还有法务部什么的,都可以把行政秘书的工作分担掉一部分,慢慢学,不用着急的!”



    经理见厉朝歌的脸色不怎么好看,立刻又解释道。



    厉朝歌倒是觉得,其实景少卿辞退别人的时候,也有点儿想要折腾她的意思。



    三个人的工作量,压到她一个人身上,可想而知,会有多辛苦。



    她看着里面那张唯一的办公桌,半晌都没有说话。



    不管了,反正她还有半个多月的实习期,景少卿愿意怎么瞎折腾,是他自己的事情。



    自己铺下的烂摊子,以后自己收拾,管她屁事!



    只是经理前脚刚走,后脚一大堆事情就压到了厉朝歌头上。



    行政秘书做的事情,其它部门的,是不可越俎代庖的。



    即便经理吩咐了,不可以让厉朝歌太辛苦,可很多事情必须是经由厉朝歌的手。



    加上前几天,公司行政秘书部一个人都没有,积压了几天的事情,全都堆到了一起。



    厉朝歌连午饭都没吃,好不容易将这些事情分了个轻重缓急,什么是要这几天必须要完成的。



    而她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有些文件需要景少卿的亲自签名,需要立刻送过去给他签。



    让她再主动去见景少卿,怎么可能!



    她恨不得离景少卿越远越好!



    又做了些其他手头上的事情,磨蹭了半个下午,其他部门的人来催着要签名文件,厉朝歌这才恼了,直接跑到了人事部门经理办公室。



    “对不起,我一个人没有三头六臂,假如你们不把之前辞退的行政秘书召回来,这个行政秘书,我不干了!”



    可辞退的命令,是景少卿亲口下的,让厉朝歌换工作职位,也是景少卿亲口下的命令。



    一边是区长的女儿,一边是刚上任的总裁,谁都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一帮人商量了半天,市场部的经理只得硬着头皮,借着工作需要的由头,带着那些需要签名的东西,去医院找景少卿。



    过去了之后,在病房门外等了好一会儿,里面出来了个女人。



    “你们总裁刚睡下,这些东西就先放这儿吧,待会儿他醒了,我会转交给他的。”



    市场部经理一看这女人,身份就不一般,很有可能是他们总裁的女朋友或者是夫人。



    恭恭敬敬地点头回道,“好的,知道了。”



    犹豫了下,又道,“还有件事……”



    “说吧,我待会儿一起告诉他。”乔如如微微笑着回道。



    “就是,咱们公司,厉xiaojie的事情。”



    “厉xiaojie现在工作量很大,一个人做之前三个行政秘书要做的事情,我们看着都累,要不然,把之前辞退的那几个,叫回来吧?”



    厉xiaojie?



    他们说的,是厉朝歌吧?



    行政秘书吗?



    景少卿竟然把她调到了这种,贴身服务总裁的职位上,想来,原本是要假公济私的吧?



    乔如如虽然心里有些生气,脸上却还是不动声色的。



    想了下,轻声回道,“对了,你们总裁前两天还说,就是因为觉得厉朝歌太娇气了,需要锻炼,才把她安排到这种职位上来。”



    “我们家和厉家,都是多年世交的交情,区长早就说了,不必骄纵着厉xiaojie。”



    “要怎么做,你们心里清楚的吧?”



    “还有就是,以后这种送来签字的东西,都你们送过来就行了,不要让她送过来,免得耽误她的工作时间。”



    市场部经理听乔如如这样说,想了下,点点头回道,“好的,知道了。”



    去了不过一个多小时,市场部经理的电话便打了回来。



    说,景少卿说了,厉朝歌太娇气,怕是手头上的事情还不够多。



    这两句话倒是说得耐人寻味。



    他们也不知道这个新来的总裁,到底是什么背景,竟然敢对区长的女儿这样。



    但厉朝歌的工作效率,肯定是远及不上之前三个人的工作效率,只得又把之前正常三个人做的事情,战战兢兢地,全都推到了厉朝歌手上。



    刚换了工作职位的第一天,厉朝歌累到几乎连路都走不动了,晚上十一点多才回到租房。



    她知道,景少卿是故意刁难她。



    她走出电梯,走到自家门口,看着对面的门。



    半晌,气不打一处来,脱掉脚上的高跟鞋,狠狠朝对面的门砸了过去。



    “混蛋!”转身开门的时候,忘记了自己另一只脚上还穿着高跟鞋,差点儿就扭伤了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