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416章 你的秘书真有趣

    厉朝歌刻意,翘了二郎腿,双膝的方向也是对准了车门,用手上的公文包压在了自己的膝盖上,把自己的裙子遮得严严实实的。



    这样,景少卿就不能说她是勾引他了吧?



    “这位是嘉意亲王,以前k国的皇室,他父亲是a国人,混血。”景少卿朝她看了眼,低声向厉朝歌介绍。



    厉朝歌刚才就想说,这个男人好像看着,有点儿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的样子。



    也许在她小的时候,两人在什么场合见过面。



    她随即,朝嘉意亲王伸出自己的右手,和他打招呼。



    “这位秘书xiaojie,我看着有点儿面善,似乎在哪儿见过的样子。”嘉意亲王握住厉朝歌手的同时,热情地回道。



    厉朝歌下意识,朝景少卿看了眼。



    景少卿淡淡笑了下,反问道,“是吗?她叫克莉丝汀。”



    克莉丝汀是因为公司上下人太多了,每个人进公司之前,都会起一个好记的外文名,厉朝歌随便给自己起的。



    景少卿说了她的外文名,也许是因为有所顾忌。



    嘉意亲王看了眼厉朝歌的胸牌,员工牌上确实写着这个名字。



    “克莉丝汀?”他沉吟了下,或许是名字跟厉朝歌的脸完全对不上号,才继续笑道,“或许是我对měinǚ有点儿脸盲,记错了吧。”



    说话间,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厉朝歌不喜欢别人这样强撩她,而且觉得有点儿反感。



    毕竟她的眼里也容不下几个男人。



    假装没有听出嘉意亲王撩她的意思,只是朝对方笑了笑,便继续看着窗外,不吭声了。



    d区这儿,还没有完整地划分出之前国与国那样的界限,总部也依旧是一个繁华的大城,几国共享,有非常明显的内部外部划分区域。



    不像厉南朔,将a区管制得那么好,外部有的地方依旧很乱,随处可见抢劫盗窃,还有流浪的难民之类。



    厉朝歌好些时候没有出过a区了,暗自琢磨,她小时候来这儿的时候,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车子停下的时候,也觉得面前这个宫殿似的酒店,她来过。



    想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确实来过,这儿就是k国。



    k国那她熟了,以前太公公和奶奶,就是定居在这儿的。



    她记得自己上中学之前,每年都会来这儿住上一段时间,直到太公公去世,直到病毒疫情大面积爆发,奶奶回了a区,她便再没来过了。



    景少卿在前面走了几步,没见厉朝歌跟上来,停下脚步,皱着眉头,又回头朝她看了眼,“还不快点儿?”



    厉朝歌这才回过神来,紧走了几步,跟在了景少卿身后。



    嘉意亲王上下打量了眼厉朝歌,脸上始终带着笑意,道,“景,你的秘书有趣得很。”



    厉朝歌都快被这个嘉意亲王看得烦死了。



    这人一看就是景天赐那种类型的,厉朝歌最讨厌的男人类型,就是这种huāhuāgōngzǐ。



    她根本都对业务不熟练,他们在说的东西,她也是听得一知半解的。



    跟在他们身后,上了顶楼,嘉意亲王为他们订下的豪华总统套房,他们一坐下,便开始进入正题,谈事情了。



    厉朝歌在一旁,用速录笔低着头,记录他们谈话的内容。



    听他们说了会儿,忽然听到了几句重点。



    “你要跟我合作跨区域的业务,首先得得到你们区长和会议大臣的首肯,我这儿肯定没有问题。”嘉意亲王上来之后,态度比方才认真了不少。



    “区长那儿,材料我已经递过去了。”景少卿淡淡回道。



    “我是否能拿到跨区审批,完全不用你担心,重要的是,你们是什么态度。”



    嘉意亲王忍不住笑,“你要知道,我们d区这儿,一整个区,和你们a区也差不多大了。”



    “咱们既然一起瞄上了这块大饼,我跟你又认识了这么多年了,态度难道还不明确吗?”



    景少卿沉默了几秒,盯着对方,看了几眼,忽然指着桌面显示屏上的一块,轻声道,“这块地,我存有疑问。”



    厉朝歌也跟着看了过去。



    只看了几眼,心里就明白了,为什么此行这么重要的任务,景少卿却带了她这个完全不熟悉业务的秘书过来。



    房地产开发,新城建设,自然是要以总部为中心往外发散。



    有些地却是不能碰的,比如每个区都有卫星无法探测到的秘密基地,可以用来秘密发展自己的技术。



    这种地方,是普通人不能碰的雷区。



    而景少卿用手指着的,正是这种雷区。



    厉朝歌记得,在这之前,那片区域,是k国的军事重地。



    对于她来说,可能这根本算不上是秘密,她进出厉南朔的书房早就耳濡目染的。



    而且小时候也跟着厉南朔,去参观过。



    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即便这个人是景少卿,也不可能会清楚这个事情。



    嘉意亲王,要在一个甚至连卫星都探测不到的地区,开发建造房子,估计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嘉意亲王盯着景少卿的手指,看了会儿,轻声笑了起来,“我提供给你地皮,你负责用a区的先进技术去建造,有什么不可以?”



    “不明白的,我自然要问。”景少卿面不改色地回道。



    嘉意亲王又沉默了会儿。



    回头朝身后的警卫员,还有跟着景少卿来的人,轻声道,“你们都先出去吧,我有些私人的事情,要跟景说。”



    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刚谈到重要的部分,就停住了。



    “带这几位xiaojie先生,去他们房间休息一下,坐了这么久的飞机,他们应该都累了。”嘉意亲王继续朝自己的人吩咐道。



    厉朝歌没动,垂眸看向跟前的景少卿。



    景少卿和她对视了眼,随后朝众人道,“晚上还有会议加晚宴,都去休息会儿吧。”



    凭厉朝歌对景少卿的了解,他确实是有让他们回房的意思。



    她也不明白两人之间到底是什么问题,想了下,还是收起了手里的东西,跟着翻译还有保镖他们,一起退了出去。



    这个嘉意亲王倒也是大方,给他们普通员工准备的房间,也都是单人房的总统套房。



    嘉意亲王的保镖,给他们各自发了门卡,便走了。



    厉朝歌的房间是最靠近景少卿房间的,她打开门看了眼,身后的女翻译便笑,道,“果然是秘书的房间,跟总裁的房间靠得那么近。”



    已经进门的厉朝歌听到这话,考虑了下,反问道,“要不然咱俩换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