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430章 探望景少卿

    第二天一大早,厉南朔的电话打了过来。



    厉朝歌刚醒,拿起手机一看,是厉南朔打来的,立刻便接了。



    “少卿已经回来了,伤得有点儿重,这次又跟你有关系,你这两天抽个空去看看他,他在景家老宅修养,给景家那边也有个交代。”厉南朔在那头平静道。



    “你跟妈他们去吗?”厉朝歌随即问他。



    “等少卿身体好些了,我会请他和他大哥吃个饭见面细谈,这你就不用管了。”



    “哦”厉朝歌有些不情愿地回道。



    又要她一个人去景家,很尴尬的。



    她前段时间才当着景家的面,和景少卿在医院大吵了一架,紧跟着又和景天赐闹分手给家长们看。



    这才半个多月,又去景家,想想都尴尬得不行。



    好烦啊!



    为什么她总是要面临这种尴尬的局面!



    “朝歌。”厉南朔意味深长地叫了声她的名字。



    “好啦!我知道了爸,我是个大人了,我得自己解决好自己的事情,不让你们操心。”厉朝歌不等他往下说,便闷闷不乐地回道。



    这些话白小时总爱跟她重复,她耳朵都听出老茧来了。



    道理她当然明白,能不能做到,其实是很难的事情。



    她一个人在床上坐了好久,考虑到底什么时候去景家看看。



    听到隔壁林依柳起床去厨房的声音,她才爬起来洗漱。



    “朝歌,你今天要上班吗?”林依柳见厉朝歌起来了,有些惊讶。



    “对哦,我今天不要上班。”厉朝歌恍然大悟。



    因为原本定好的出差时间是三天,今天是第三天,不用去公司的。



    “那我就今天去吧”她自言自语地嘀咕了句。



    虽然景少卿没有给她打电话,但她怎么都得去景家看看,也能放心些。



    “嗯?”林依柳在煎鸡蛋,没听到厉朝歌在说什么。



    “没什么,我说那我就再休息一天吧,就不跟你一起去公司了。”厉朝歌大声回道。



    林依柳出门没多久,厉朝歌便出门去买了些去景家拜访要用的东西。



    还去给景天赐的妈妈专门挑了礼物。



    下午收拾了下家里,便自己开车去景家老宅。



    过去的时候,景天赐果然没在家,厉朝歌就猜他不会在家,两人不见面,在景家人面前也就没那么尴尬,省去了不必要的麻烦。



    景母依旧是对她客客气气嘘寒问暖的。



    厉朝歌一进门,景母便拉着她的手,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看了一圈,问,“朝歌啊,,你没受伤吧?”



    “伯母,我没事儿的,我当时是提前走了的,又有驻扎部队护送,一点儿事儿都没有。”厉朝歌摇头回道。



    “可把我给担心死了!”景母这才松了口气。



    “今天一大早少卿回来的时候,人都是糊涂的,到现在还没醒呢!我就担心你是不是也受伤了!”



    “你伯父又不让我多嘴问,说你跟天赐都闹成这样了,还是晚些时候再问。”



    景母唠叨了几句,拉着厉朝歌往家里走。



    厉朝歌经过大厅的时候,看到一旁沙发茶几上,摆着两份礼,包装盒还挺大挺精致的。



    在她之前,已经有人来看过景少卿了。



    “伯母,有客人在家吗?”厉朝歌下意识地问了句。



    “哦,对,如如在我们家,早上就过来了,在房里照顾少卿呢!”景母随即回道。



    不是冤家不聚头,厉朝歌算是明白了,这句话什么意思。



    但是也正常。



    乔如如不来才显得不正常。



    “你先坐这儿喝口茶,我让人上去看,少卿醒了没有。”景母没有察觉出厉朝歌脸色的异常,招呼着厉朝歌坐下,便走了。



    回来的时候,朝厉朝歌道,“今天要不然就在我们家吃晚饭?天赐原本要回来的呢,不过公司有点儿事情耽搁了,晚点儿才能到家。”



    这热情的样子,显然是操心厉朝歌和景天赐之间的事情,希望他们两人复合。



    厉朝歌抿了抿唇,没做声,装聋作哑。



    景母见厉朝歌没反应,又继续拉着厉朝歌的手,温柔道,“我这些天啊,把天赐给狠狠训了几顿!让他收收心,不要在外面继续胡闹了!”



    “天赐也变了许多,最近他基本天天都会回家睡觉了,也不在外面胡闹乱来。”



    哪怕景母把景天赐夸成一朵花儿,厉朝歌也不可能跟景天赐有什么的。



    她对景天赐压根就没有兴趣,没有超越友情之外的感情。



    但是这话又不好跟景母说。



    她想了想,回道,“伯母,我已经给过天赐很多次机会了,但是天赐他自己不愿意改,或许是我不够好,不能让他收心。”



    “这只能说明我跟他不合适。”



    正说着话时,她忽然察觉到,有人在楼上看着他们。



    她抬头一看,正好跟楼上的乔如如视线对上了。



    乔如如俨然景家人的姿态,朝厉朝歌微笑着打了声招呼,“朝歌,你来了啊!”



    乔如如跟这儿厉朝歌演戏,厉朝歌也笑着回道,“是啊,二叔醒了么?”



    “刚醒过来几分钟,看到床边的人是我,安心了之后又睡着了。”乔如如柔声回道。



    说完,和厉朝歌又对视了几眼,转身又往景少卿的房间走了过去。



    眼神颇有些挑衅的意思。



    看到床边的人是乔如如,所以安心?真是笑话。



    上次的帐,还没跟她算清楚呢!



    厉朝歌承认自己从小脾气就这样,只要对方一有挑衅的意思,她就想要给对方几分颜色看看,让对方看看,到底谁是爸爸!



    她看着乔如如转身进了房间,嘴角不由得勾起一丝嘲讽的笑意。



    一旁的景母,听厉朝歌还是习惯性地叫景少卿二叔,以为她是原谅了景天赐。



    忍不住笑,伸手拉住厉朝歌一只手,“刚才医生来给少卿检查过了,你也别太担心,别太往心里去了,少卿怎么着当时也得先保护好你。”



    “真放心不下,那就上去看看,少卿是因为身上伤口在发炎,所以反复发烧,还没清醒过来。”厉朝歌一个字都没有推辞,爽快地回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