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432章 你和少卿怎么回事?

    “是她先说……”一旁被佣人扶着跨出浴缸的乔如如指着厉朝歌哭着道。



    “我说什么了?”厉朝歌笑眯眯地轻声反问道。



    她就不信了,乔如如会把她刚才说的话重复一遍,告诉景母。



    乔如如不是蠢人,倘若说出口,景少卿在出差的时候对她做了些什么,景家人,或许会让乔如如出局,也不一定。



    毕竟景母对她的宠爱,也不比对乔如如少。



    “我说什么了,你倒是说啊!”厉朝歌等了她几秒,沉声朝乔如如道,“你若是不理亏,有什么不能说的!”



    说话间,将手边的洗漱杯狠狠砸向乔如如。



    乔如如尖叫着躲开了,狼狈到只能躲进佣人的怀里。



    新仇旧恨,此时一下子涌上了厉朝歌的心头。



    从小到大,关于景少卿,她从来都没有争抢过,即便她以前喜欢他!



    她和乔如如的仇怨大着呢!



    她在景母面前,从来没有表现出如此强势的一面,景母也有些愣住了,错愕地看着两人。



    “乔如如,你耍了手段才得到手的东西,一定不会长久,你敢再招惹我试试,敢再挑衅我一下试试!可就不会像今天这样让你舒服过去!”



    “我要的东西,倘若我铁了心要回来,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得意!”



    景母实在不明白这两人到底是怎么了,见乔如如哭得凶,犹豫了下,轻轻拽住了厉朝歌的手,轻声哄道,“朝歌啊,你们……”



    “伯母还想留我在这儿吃饭吗?”厉朝歌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住心头对乔如如的恶心,问景母。



    “今天厉朝歌要是留在这儿,我就走!”乔如如被厉朝歌打了一顿,又没法把原因说出口,直接扯着嗓子大声道。



    厉朝歌忍不住笑出了声。



    乔如如有的时候,真是傻得可爱啊。



    “既然你这样说,那我今晚肯定要留在这儿吃饭了,谁都别想赶我走。”她笑着,朝乔如如道,“你马上给我滚!”



    乔如如刚才不是以女主人的姿态自居吗?



    她现在就让乔如如了解一下,到底谁手段更狠一点!



    乔如如哭得一塌糊涂,望向景母,“大嫂,你听见没有,她让我滚?她有什么资格让我滚出景家?”



    “那你方才让我滚的时候,你有什么资格?”厉朝歌想也不想地怼了回去,“而且是你自己说,我在这儿你就走,我可没逼你。”



    一个是可能成为弟媳的人,一个是可能成为她儿媳的人,景母看着针锋相对的两人,简直是一个头两个大!



    她以前不知道,乔如如和厉朝歌之间的关系,竟然会差到如此地步。



    她知道两人不和,但是从没当着她的面吵过,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厉南朔的女儿做事,果真是有厉家的风范,以前白小时和厉南朔也是这般做事的。



    厉家教导出来的孩子,她相信,绝对不会无理取闹。



    厉朝歌绝对不会没有缘由地就把乔如如打成这样,还是在景家,不是在外面。



    她想了下,伸手轻轻拽住了厉朝歌,“朝歌啊,如如也是客人,也是为了照顾少卿才来的。”



    “你先跟伯母出来下,伯母有些话想跟你说说。”



    “如如,你先换件衣服,收拾下,家里还有男人,这样不好看。”



    乔如如缩在佣人身后,哭着点了点头。



    厉朝歌喜欢景母的原因,就是因为,景母是个比较开明的人,做事拎得清,拿得起放得下。



    她没说什么,拿起佣人递来的干毛巾,擦了把自己脸和头发上的水,便跟在景母身后出去了。



    出去之前,指着乔如如道,“我晚上一定在这儿吃饭!”



    景母先出去,问了下景少卿的情况。



    景少卿是处于半清醒半昏迷的状态,听到房间的动静,只是睁开眼来看了几眼,便又昏了过去。



    厉朝歌远远朝床上的景少卿看了眼,便走到门口,等着景母出来。



    她也不知道刚才乔如如和景少卿接吻时,景少卿是不是昏迷着的,也无从考证了,但是一想到景少卿肯定以前也亲过乔如如,心里就不爽得很。



    这个jiànrén,偏偏要在她面前故意演戏,故意激怒她挑衅她,还真以为她是吃素的。



    打她一顿也好,她早就想打乔如如了,从很多年前就想打她了。



    一直苦于找不到机会借口,狠狠打她一回,今天总算是打爽了!



    她一个人默默站在门口。



    几分钟后,看着景母出来了,主动先朝景母开口道歉,“对不起伯母,我刚才冲动了,我不该在景家动手的。”



    景母的表情有些无奈,叹了口气,回道,“先去书房吧。”



    省得待会儿乔如如和厉朝歌碰上,又得吵起来。



    两人进了书房,等端咖啡过来的佣人出去了之后,景母看着坐在一旁的厉朝歌,才低声开口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



    刚才她询问景少卿的情况时,她听到景少卿问,“朝歌来了吗?”



    “对,朝歌来了。”她立刻点头回道。



    景少卿是闭着眼睛问的,听到景母的回答,轻轻松了口气,然后就没说话了。



    虽然景母不是很了解景少卿,但这个孩子,她几乎是从小看他长大的,景少卿不过比景天赐大了几岁,她嫁到景家的时候,景少卿还很小,刚懂事而已。



    她看得出,其实景少卿就是在等厉朝歌来,看他。



    知道厉朝歌真的来了,他才放了心。



    即便是在昏迷中,他也是心心念念挂着厉朝歌。



    景母虽然不怎么过问孩子们的事情,但是不代表她不懂,她也是过来人。



    景少卿和厉朝歌之间,好像有点儿猫腻。



    厉朝歌听景母问到底怎么了,微微低着脑袋,小声回道,“没什么。”



    “就是我跟她之前就合不来,她总是说些让我讨厌的话,总是说我家说我哥和我怎么怎么着,我就不爽她,她也没多大能耐啊。”



    景母朝她微微笑了下,“我不是问你和如如之间到底怎么回事。”



    “而是问你,你和天赐和少卿之间,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