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445章 走哪儿跟到哪儿

    厉朝歌站在落地窗前发了会儿呆,随后,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给沈俊彦打电话。



    打过去的时候,沈俊彦正在通话中。



    连着打了两个,沈俊彦一直都是在通话中。



    沈俊彦之前和她说,今天晚上要参加特训的。



    他现在的手机状态,应该是关机,或者是无人接听。



    而且都已经这么晚了。



    看来厉南朔,是真的把沈俊彦找过去谈话了。



    不知道沈俊彦被罚得有多惨,现在是不是在想办法为自己找出路。



    不管怎么说,都是她害的。



    也不是,都是因为乔如如打了小报告!



    厉朝歌越想,心里这口气就越是堵得难受。



    不行,她现在就得去找沈俊彦,无论两个人将来会是怎样,她也不能毁了沈俊彦的前程!



    厉海他们以为,景少卿今天是要在厉家过夜,为了避免出现尴尬,所以让不相干的人都避开了。



    厉朝歌下去的时候,整个家里都空荡荡的,以前大门口总是站着两个值夜的警卫员,今天也没人了。



    厉朝歌径直轻手轻脚地,走到了院子门口。



    刚打开门准备开车出去,转身关门的瞬间,正好看到两道黑影站在他们家大门两侧,一边一个。



    厉朝歌眼角余光扫到,吓得一个哆嗦,“我的妈呀!”



    “厉小姐,这么晚了是要去哪儿啊?”保镖早就看到了厉朝歌,一直没有出声,等到厉朝歌发现他们,才轻声问道。



    “我出门散散心,睡不着。”厉朝歌一边轻抚了下心口,一边皱着眉头回道。



    “这么晚了出门,不太合适吧。”保镖贴心的回道。



    景少卿对他们的要求就是,厉朝歌无论去哪儿,她走到哪儿,他们就得跟到哪儿。



    “这里是军区总部,很安全,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厉朝歌皱着眉头回道。



    “好的。”保镖点头回道。



    厉朝歌扫了他们两眼,忍不住在心里骂了景少卿一句,走到了自己车跟前。



    刚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座,就发现两个保镖,已经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坐进了她的车后座。



    “……”



    厉朝歌愣了下,回头问他们,“你们干什么?”



    “二爷说了,厉小姐去哪儿,我们就得跟到哪儿,倘若跟丢了厉小姐,我们小命不保。”保镖认真地回道。



    “……”



    厉朝歌真的是无语了。



    厉家的警卫员总是如影随形跟着她也就罢了,连景少卿的保镖也是这样。



    她还有一点点的人身自由可言吗?她还有自尊心,还有隐私吗?



    她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下呼吸,咬着牙,朝景少卿的保镖,咬牙切齿道,“下去。”



    “可以的。”保镖点了点头回道。



    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假如我们下去的话,回去了也是没有活路,不如死在厉小姐身边了。”



    “你们等会儿!!!”



    厉朝歌见保镖真的要扣下扳机,立刻慌了,大声制止道,“停!演电视剧呢!”



    “厉小姐也知道我们家二爷的脾气。”保镖心平气和地回道,“反正二爷的命令,我们若是不能完美执行,也会被罚得生不如死,不如一枪痛快了!”



    这是在她车上啊!



    退一万步来说,即便她不管他们死活,他们死在了她的车上,她怎么说?



    厉朝歌咬牙看着他们,好半晌,狠狠打开车门,又下去了,狠狠甩上了车门。



    景少卿,算你狠!



    她憋了半天,只能先回去睡觉再说。



    大不了用电话跟沈俊彦先联系,大不了晚点儿再去找乔如如算账!



    ·



    景少卿此刻,拿出手机,放在手里把玩了会儿,然后,给景天赐发了条信息,“你上次和我说什么,乔如如在撒谎?”



    景天赐被训了一个晚上,心里正不爽得很,此刻正在酒吧里喝酒。



    看到景少卿发来的短信,磨了磨牙,回道,“不记得说过这个话了。”



    景少卿扫了眼景天赐发来的短信,沉默了片刻,望向驾驶座上的保镖。



    那天,护送厉朝歌出地库的保镖,就有他。



    “二爷,咱们现在去哪儿啊?”保镖察觉到景少卿正在看着他,透过后视镜,小心翼翼地,瞄了景少卿一眼,问他道。



    景少卿又看了他一眼,低声回道,“盛世公司,地库。”



    “还有,通知我出事那天在场的所有兄弟,一个小时之内,让他们在地库集合。”



    “是。”



    保镖也不知道这大半夜的,景少卿是为什么。



    或许是因为又跟厉朝歌吵架了。



    景少卿每次跟厉朝歌闹别扭的时候,跟在他身边的弟兄,就得小心翼翼的,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就怕说错了什么,惹得景少卿更加不痛快。



    然而也没办法,厉朝歌这个小冤家,天生就是来向景少卿讨债的,总是不得安生。



    他们到了盛世公司地库的时候,那天在场的兄弟,全都已经到了。



    景少卿走到了当天他中弹的地方,朝四周,慢慢打量了一圈。



    当天,地库的监控被人为提前破坏了,他的仇家做事自然精细,不会留一点点线索。



    所以,那天到底乔如如和厉朝歌是怎么回事,无从得知,没有任何证据。



    大家都已经按照景少卿脑袋差点儿中弹之前的位置,站好了。



    景少卿朝所有人站着的位置,一一看了过去。



    半晌,指向了一个保镖,“你说,你看到你正对面的位置,有人定点定住了我的头,而他开枪的瞬间,是被人,从左侧太阳穴射入,一枪爆头的,是么?”



    “对!”保镖点了点头。



    “肯定么?”景少卿再一次问他。



    “肯定!”



    地库的墙面很多,所以导致到处都有各人看不到的死角,这个保镖没看到开枪救他的人是谁,很正常。



    景少卿站在原处,朝自己四周围,又细细看了一圈,大致计算了下角度。



    估出了,救他的的人,大概是在什么地方开了枪。



    他定定地望向那处。



    那儿开枪很方便,但是,一旦开枪,一定会被敌人轻易发现瞄准,救了他,就会立刻正面暴露出自己,而陷入危险的境地。她奋不顾身,开枪救他的时候,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