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463章 痉挛昏迷

    “我话还没有说完。”景少卿越是替厉朝歌擦眼泪,她眼泪流地越凶。



    他是想说,他一直都在想着,倘若厉朝歌也喜欢他,为了她,所有的执念,他全都可以抛开不顾,即便景予盛会为此和他翻脸!



    现在知道了她也喜欢自己,所以他就这做了。



    以后不会再有犹豫,不会再有乔如如这种第三者出现。



    然而厉朝歌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越哭越不对劲。



    等景少卿反应过来,发觉她脸色不对的时候,她整个人忽然软了下去。



    景少卿飞快地揽住她的腰,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这才发现,厉朝歌的裤子上,大腿那边,全是血!



    厉朝歌已经陷入了昏迷。



    景少卿盯着那儿的血,看了两眼,忽然间明白了过来,自己到底对厉朝歌做了什么!



    “立刻让医生赶过来!!!”景少卿朝远处的保镖喝道。



    ·



    厉朝歌醒来的时候,手上打着点滴,躺在一间昏暗的房间里。



    她浑身上下真的没有一处不疼的,尤其是被景少卿折腾过的那边。



    痛得火烧火燎的。



    她就记得,自己在那儿跟景少卿说话的时候,小腹越来越疼,靠着高尔夫球杆,根本就站不住了。



    只觉得小腹那儿痛得都快抽筋翻转过来了,然后就痛到瞬间没有了意识。



    她正要起身,看看自己怎么回事,便听到门外传来景少卿和谁低声交谈的声音。



    “……我是不是劝你克制来着?你看你没倒下,她倒是倒下了。”



    “不过以后真的要注意,你千万记住了,因为你以前没有过这种经验,也不是医生,所以不懂。”



    “第一,前戏做足,她过度疼痛就会导致这种情况,经期提前来,对她身体很不好的。”



    “第二,还是那句话,节制,控制自己尽量节制,不要食不餍足,以后的机会还多得是,哪里就着急这一天两天的?”



    厉朝歌隐约听着外面医生说着,这才反应过来。



    怪不得,她其实在车上的时候就感觉,好像是自己的姨妈来了,有流血和轻微腹胀的感觉。



    但是她一想时间不太对劲,还有两三天,所以还以为自己搞错了。



    子宫痉挛……



    她想到昨晚,确实,一开始她真的很痛。



    即便是后来稍稍好了些,因为她是第一次,景少卿又尺寸惊人,所以还是总是被他撞到痛处。



    厉朝歌觉得,自己要是继续留在这个男人身边的话,总有一天要被他给折磨死!



    当然,他们两人在一起,就是互相折磨。



    连尺寸都不匹配,怎么在一起?



    越是这么想着,心里就越发的恼他,恨得牙根痒。



    她直接拔了手上的输液管,强忍着浑身的痛意,下床穿衣服。



    “……我问你啊,你有没有采取安全措施?”门外医生继续在跟景少卿说话。



    “时间仓促,没有准备,后来帮她洗过澡的。”景少卿低声回道。



    “你看你,幸亏她现在是在安全期,不然要是正好中了,孩子你们是要,还是不要?”



    “你这几年用了不少药物,加上最近连着两次因为枪伤抢救,就更别说了,我也是想着你不近女色,就没想那么多,就嘱咐过你一次,今年别要孩子,你肯定忘了。”



    门外医生说话有些激动,声音就稍稍大了些。



    “你想想,你之前脸上伤成那样,去年才给你做完最后一场恢复手术……”



    “行了,还有什么要嘱咐的,说完就走吧。”景少卿语气有些不耐地,打断了对方的话。



    “我可是为了你好啊,咱们认识了这么些年了,我能害你吗?俗话说得好,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我师父把你交到我手上的时候,你想想你当时多丑,还不是我妙手回春,才还给了你一张貌美的脸!哎,对你的好呀,有了老婆就全给忘了!”



    景少卿已经听得厌烦了。



    医生的嘴大多都损,但是这么损这么啰嗦的嘴,真是少见。



    他微微皱着眉头,瞥了对方一眼,没打算理他了。



    等受到了冷落,对方自然会乖乖自己走掉。



    一边转身,往走廊尽头厉朝歌躺着的房间走了过去。



    偏偏身后那人还是不识趣,跟在景少卿身后,继续道,“不过你的脸,我听我师父说,是因为在一场bàozhà中,为了救人而受伤的,是不是啊?”



    “你到底是救了谁啊?我师父当时也没仔细跟我说,你也不告诉我……”



    “给你两个选择。”景少卿猛地停住了,转身朝对方冷冷回道,“一,现在立刻闭嘴,走,二,把你丢进鳄鱼池里,做他们晚餐。”



    医生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不敢再说话了。



    反正该交待的,全都已经交待了。



    景少卿心情总是一会儿好一会儿坏的,估计也只有厉朝歌,才能治得住这个男人了。



    景少卿见对方乖乖没了声音,这才收回目光,转身继续往厉朝歌的房间走。



    她已经昏迷了两个小时了,挂了点滴,说不定快要醒了。



    他得陪着。



    刚打开门,恰好看到厉朝歌坐在床沿边,愣愣地看着门口。



    两人的视线,恰好对上了。



    原来她已经醒了。



    景少卿扫了眼还没滴完的输液瓶,又看了眼厉朝歌,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她想走。



    但是在误会消除之前,景少卿不可能放她走。



    他知道,厉朝歌还在因为乔如如,在跟他犯别扭。



    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要把她留在身边,直到她消气儿,才能放她走。



    要不然,按照厉朝歌这暴脾气,分分钟都能离家出走,跟他和厉南朔他们对着干。



    找她倒不是什么难事,他就怕,她心里一直憋着气,做什么极端的事情。



    譬如,她差点儿就跟沈俊彦跑了。



    其实他早就在楼下等着了,她要签那份离职协议的时候,底下的人,就通知到他这儿了。



    他知道她回了公寓,直接前后脚,就带人在她楼下堵着了。



    自然,沈俊彦和林依柳下楼的时候,也碰到了他。他不可能放过这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