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466章 世上哪有奇迹

    厉朝歌就是在快要上初中的时候,出的事情。



    她自己也不记得是几几年了,但是她记得,不是在小升初的那一年暑假出的事情,就是在前一年出的事情。



    因为她当时没受伤,只是受到了惊吓,发了两天烧,就过去了。



    她干的坏事儿太多了,也不缺这一件,所以也不是记得很清楚了。



    景少卿比她大五岁,时间上这么一算,刚刚对得上。



    其实那一年暑假,她不是故意去捣乱的。



    而是听说宋念在医院实验小楼玩儿,她闲得没事儿做,想约宋念一块儿偷偷出去玩儿来着。



    那栋小楼也就两层还是三层来着,反正医院的实验楼,会拿来做很多其他事情。



    所以也是块特别有趣的地方,在那儿经常能看到医生在那儿用个大缸搅面霜,用什么材料在那儿做新式的泡泡水。



    厉朝歌偶尔会去那儿玩,看医生做各种化学实验,做各种新奇的研究方向。



    她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宋念的人,在走廊上问别人,别人说宋念走了,回家了。



    她也想走的时候,恰好,就看到一间实验室,门没关上。



    当时正好是午饭时间,很多人都去食堂吃饭了,不在。



    于是厉朝歌看四下无人,就偷偷钻进去了,看看里面在做什么实验,因为看到有冒烟,觉得里面像仙境似的,挺好看。



    进去了才发现,里面在做什么新型的,小型bàozhà材料实验。



    厉朝歌从小就天不怕地不怕的,各种qiāngzhīdànyào拿到手上就是玩儿,看到实验桌上摆着的两小块磁铁样的东西,是她以前从未见过的。



    于是手贱,伸手去动了下,把两块东西,结合在了一起。



    她压根不知道,这两小块东西,是能炸塌一栋楼的新型zhàyào,他们做实验,也只是用东西切下来几微克,放在安全的容器里进行测试的。



    她伸手去捣鼓两块东西的时候,门外就有人看见了,朝她吼,“不要动!”



    然而当时已经晚了,厉朝歌已经把两块东西,吸到了一起。



    发生反应,就在几秒间。



    厉朝歌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这两块银白色的东西,在互相吸住的一瞬间,迅速变成了通红色。



    就短短几秒的时间。



    外面就有人朝她扑了过来,一边通知了一级危险警报。



    厉朝歌被那人抓住,扑进了一旁的洗手间,她甚至没来得及看清楚对方是谁。



    只知道,厕所门没来得及关上,巨大的冲击波,从门外冲了过来。



    她被这人死死压在身下,保护得完好无损,冲击波,还有引起的一系列倒塌连锁反应,直接冲着对方来了。



    等她从短暂的昏迷中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身旁已经是一片废墟。



    她的身旁全是血,各种救护车的声音在她身边围绕。



    她以为是自己的血,从碎石堆里爬起来,检查了一遍身上,才发现,她毫发无损。



    因为当时实验楼里没几个人,事情发生的时候,又有人及时拉了一级警报,所以大家都及时做了防护措施,都没受重伤。



    所幸,没酿成大错。



    厉朝歌高烧之后,清醒过来时,去每一个当时在场的医生那儿,都问过了。



    没人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因为他们不在一个楼层,而且,也没人承认自己救了厉朝歌。



    厉朝歌以为,她是做了一场梦。



    因为她只是个孩子,还误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她记得自己小的时候,可以看到一些旁人没法看到的东西,比如她曾看到过一只长着五彩鹿角的大鹿,站在她的床边。



    这些事情她几乎不跟人提起的。



    她还以为,又是自己的一场错觉,或者是家里老太爷显灵,保住了她一命。



    后来也没人找过来,让她负责什么的,厉朝歌更觉得那是发烧之后的错觉。



    然后,这件事便渐渐淡忘了。



    直到此刻,她忽然明白了过来。



    “他的脸,是zhàyào炸伤的吧?”她想了下,小心翼翼地问。



    “是啊,就是zhàyào炸的,当时我们二爷已经在自己研究新型武器了,说是自己在实验中炸的。”佣人阿姨立刻点了点头。



    回答完完,又问厉朝歌,“小姐怎么知道的?”



    厉朝歌怎么能不知道呢?



    假如是这样,这件事就完全说得通了。



    她从小就表现得很讨厌景少卿,景少卿肯定是不想借用这件事,来故意让她心里内疚什么的,便没说是她闯的祸。



    肯定是对所有人都瞒住了这件事,不然的话,厉南朔早就告诉她了。



    “他是不是在天气很热的时候,受的伤?”厉朝歌继续又问。



    “对。”佣人继续疑惑地点了点头,“当时他还瞒了一阵子,等到手术结束了,才通知了家里人。”



    果然啊。



    厉朝歌点了点头。



    世上哪有这样的奇迹?奇迹都是编出来的。



    除非有人用自己的身体,替她挡住了伤害,否则,她当时就没命了。



    景少卿其实为厉朝歌做了很多事情,很多都是在背地里做的,瞒住了厉朝歌。



    有些事情,不经意间透了风声,传到了厉朝歌耳朵里。



    厉朝歌以前小,不懂事不开窍,便觉得,她又没逼着景少卿替她做这些事情,她甚至一直在赶他走,他愿意做这些事情是他的问题。



    而且事情大多不严重,所以她也就麻木了。



    但是,bàozhà这件事,是相当严重了。



    厉朝歌无法想象,bàozhà前后,她昏迷的那一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且,景少卿为什么要硬瞒着这件事。



    或许说出来之后,厉朝歌也就可能不会讨厌他了。



    她此刻心里,一阵阵的情绪往上翻涌,说不出来的感觉。



    她捧着碗,半晌都没有动一下筷子。



    脑子里,全都是跟景少卿认识这些年,发生的一些事情。



    然而记忆里,他始终都是赶来给她擦屁股之后,隐忍着不说的样子。



    她记得,她说自己跟景天赐是男女朋友关系之后,那天晚上,景少卿去了厉家。



    当时天下着大雨,他没有打伞,就站在厉家门口,双眼猩红地问她,“你当真喜欢天赐,是么?”



    她点了头,然后他就笑了。



    当时他的表情,真的很受伤的样子,似乎想对她说什么。然而,最终还是一句话没说,就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