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468章 瞒着所有人

    就在这一瞬间,厉朝歌决定原谅景少卿了。



    纵使她当时真的很难受。



    但是她知道了,景少卿当时喊她从病房里滚出去的时候,心里只会比她更难受。



    她尚且能把脾气发泄出来,打人,对着景天赐撒气,还有人安慰她,陪在她身边。



    但是景少卿呢?



    做错了的人是乔如如,而不是景少卿。



    她不应该这么这么景少卿。



    也不应该这么折磨自己,让两人全都不好受。



    而让得逞了的那个贱人,一直开心到今天。



    即便她跟沈俊彦谈恋爱的事情,不是乔如如说的,而是林依柳,但是她跟乔如如的仇,还是大着呢!



    她沉默半晌,将手上的面具,小心翼翼地,又放回到了墙上。



    她决定了,等明天陆长安生完了孩子,她就去找景少卿。



    他晚上离开时,背影看上去有点儿落寞的样子,也有些失望的样子。



    是她再一次不知好歹地伤害了景少卿,以后不会了。



    她已经知道了景少卿心里是怎么想的,这些年,他对她的付出,她也都明白了。



    他的委屈,她也看到了。



    正如那天,她不顾一切地冲到地库里去找他,她现在的心情,也许是和当时差不多了。



    任何人,任何事情,都不会再成为她和景少卿之间的阻碍,除非他不喜欢她了,对她失望透顶,不想再要她了。



    否则,她一定要跟景少卿在一起。



    她草草洗漱完,立刻就爬上了床睡觉。



    佣人在她睡前还给她弄了个暖袋,给她端来了一碗红糖水,说是景少卿临走前吩咐的。



    他自己都伤口撕裂,疼得吃不住了,心里还惦记着她。



    厉朝歌摸着肚子上的暖袋,默默叹了会儿气,闻着床上他的气味,迷迷糊糊,便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她便让景家的保镖送她去了总部医院。



    正好赶到的时候,陆长安要进产室了。



    虽然厉慕白坚持要陆长安剖腹产,怕她顺产会痛,但陆长安还是等到了第一次阵痛开始,才进了产室。



    说是孩子在肚子里多待一个小时也是好的。



    看到厉朝歌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陆长安也算是放了心。



    “我们在外面等着你,别怕。”厉朝歌低头亲了亲陆长安的脸,小声道,“你可是咱们家的大功臣。”



    陆长安原本也没多害怕,只是今天早上起来时,还念着厉朝歌,见她回来了,心里也放心了些。



    厉慕白跟着进了产房陪着,剩余的厉家人都在外面等着。



    连厉南朔都特意请了一早上的假,想亲眼看着自己的孙子孙女生下来。



    但是看到厉朝歌回来,厉南朔的脸色,就比方才难看了些。



    “爸……”厉朝歌小声叫了下厉南朔,有和好的意思。



    厉南朔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站在产室门口,耐心地等着。



    “好在冒冒和长安两人从小就懂事听话,要是只有你这一个女儿,你爸怕是气得要折寿。”白小时也没好气地朝厉朝歌骂了句。



    厉朝歌撇了下嘴角,没吭声。



    宝宝心里委屈,但宝宝不说。



    就当是为了景少卿吧,这些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就不说了。



    免得到时候一言不合,又要吵起来。



    今天又是厉家的大喜日子,馒头和花卷出生的日子,她就不给家里人添堵了。



    厉朝歌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一边给宋念发了几条信息,问宋念知不知道景少卿在哪个医院。



    她猜应该会是军区医院,一般枪伤这种特殊的伤,都要在军区医院进行治疗。



    然而宋念也不知道,问了许唯书他们,也说是不知道,昨天没有接到景少卿住院的通知。



    厉朝歌又拜托宋念问了她的那些朋友,是不是在什么军区附属医院。



    回答也都是不知道。



    也是,昨天佣人才说了,景少卿入院治疗一般都会对外fēngsuǒxiāo息,她都不知道,那些普通医生又怎么会知情。



    她垂头丧气地,又给景天赐发了条短信,说不定景天赐会知道。



    然而景天赐那边,半天都没反应。



    她等了好久,景天赐的回复没等到,陆长安已经做完手术出来了。



    厉朝歌喜不自胜,跟着厉南朔他们一块儿围了上去。



    因为厉家身份特殊,所以孩子生下来就抱出来先给他们都瞧瞧抱抱。



    两个浑身通红的小肉团,被包在两个小被子里,连眼睛都没怎么睁开。



    小的那个轻轻哭了声,就没什么声了,大的那个声音洪亮,哭得一头劲。



    护士说,“大的是哥哥,先生出来五分钟,小的是妹妹,虚一些,待会儿先抱去看看,是否要在育婴室……”



    护士这话还没说完,厉南朔他们就心疼了,也不顾孙子了,一个两个的,全去心疼妹妹了。



    就护士抱着哥哥,有点儿尴尬地站在人后。



    厉朝歌朝哥哥看了两眼,朝护士伸手道,“来,让姑姑抱抱。”



    她忽然觉得小馒头有点儿可怜,就像她现在的情形似的,爹不疼娘不爱的,大家全去疼妹妹了。



    她把小馒头抱在怀里,看着他的眉眼,轻轻点了下他的小鼻子,道,“小东西,看这情形啊,以后估计也只有姑姑最爱你了,你可得对姑姑好些。”



    小馒头在她怀里,被她点了下,鼻尖似乎有点儿痒,咧了下小嘴,也不知是哭还是笑。



    “他是不是笑了啊?”厉朝歌有些惊喜地问护士。



    “不会的,孩子一生下来没有会笑的。”护士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



    厉朝歌倒是不觉得,她觉得自己跟小馒头倒是有缘些。



    刚放下小馒头,她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她匆匆洗了一只手,胡乱在身上擦了把,掏出手机来一看,是景天赐打来的。



    她立刻接了,匆忙问景天赐,“你二叔又住院了你知道么?”



    “没有听说啊。”景天赐纳闷地回道,“我刚问过我爸妈了,他们也不知道。”



    “倒是我二叔有的时候身体出了毛病,会瞒着家里人,所以他要是存心瞒着,你问我也是没用的。”



    厉朝歌听到这儿,不自觉地,轻声叹了口气。景少卿这是瞒着所有人,谁都没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