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471章 以后再也不嫌弃你了

    自己家的人,再不好,那也是好的。



    更何况,厉朝歌这丫头确实招人喜欢,全家人从小把她当成是宝贝疙瘩在宠着。



    “小姐没有哪里不好,除了有时候脑子一根筋,转不过弯来。”厉海想了下,笑眯眯地回道。



    “海爷爷你瞎说。”厉朝歌继续有气无力地回道。



    “没有,只要爱你的人,在乎你的人,就知道你有多好。”厉海回头朝厉朝歌看了眼,道。



    他知道,厉朝歌在外面受委屈了。



    其实大家都知道,厉朝歌被骗了,但是厉南朔说了,这次就得让厉朝歌自己深刻地感受下,什么叫因果。



    等她自己能想明白了,能长大些,再像以前那样对她。



    她想不通,那就一直用冷暴力的方式对付她。



    厉海一想也是,父母不可能一直陪在孩子身边,厉朝歌多少得吃个教训,长个心眼。



    于是便忍住了,没有安慰厉朝歌。



    沈俊彦这桩事儿,是厉朝歌自己一意孤行,才会导致这种结果。



    拿厉南朔的话说就是,自食其果。



    厉海把车开回到了家门口,就在陆家门口停下了。



    “我进去拿下汤,你在车上等着啊。”厉海宠着厉朝歌宠习惯了,停了车,便自己下去了。



    厉朝歌在车上坐了会儿。



    忽然想到,走之前,陆长安让她拿个什么东西来着,说是放在以前厉慕白房间床头柜那儿,喊她一起带过去。



    于是便下了车,一个人往厉家门口走。



    走到门口发现,门口的小路灯又有坏了,不亮了。



    这两天大家都不在家,也没人顾得上把灯修一下。



    厉朝歌一边暗自琢磨着,要不然她给帮忙修一下,一边在包里摸索,找手机照门口刷指纹的地方。



    这种情况,她等于是半个瞎子,大概就能看得到大门在哪儿,其它的全是黑乎乎的一片,什么都瞧不清楚。



    她眯着眼睛摸了半天,都没能摸到手机,气得有些恼火。



    忍不住低声骂起了自己,“你这个废物离开家人离开景少卿,你能做什么”



    “你就除了嘴凶一点,一无是处”



    越是这么骂着自己,越觉得自己没用,就越生气。



    就忍不住,想到这两天,怎么着景少卿都找不着,急得嘴里都生了好大一个口疮。



    忽然之间,就有些心灰意冷了。



    大家都不要她了,都不想理她了。



    就是因为她是个shǎbī。



    尤其是,连景少卿都不理她了。



    她心里有点儿发酸,忍不住轻轻吸了下鼻子,眼泪就要往外滚。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熟悉低沉的声音,“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厉朝歌愣了下,猛地回头,错愕地望向身后。



    一道高大的身影,就站在十几步开外,路灯能照得见的亮处。



    她看得见,是景少卿。



    失踪了两天的,她拼命找了两天的男人,就站在她身后,嘴角噙着一丝笑,望着她。



    厉朝歌站在原地,看着他,没吭声。



    她有点儿不太相信。



    觉得这是她过于着急,才会出现的幻觉。



    景少卿明明刚开完刀啊,怎么会出现在这儿不可能的



    她愣愣地瞧着,景少卿朝她走了过来。



    他走到她面前时,她已经看不清楚他的脸了。



    “回头走几步,就能找到包里的手机,偏要站在门口跟自己抬杠。”



    可是他落在她脸上的呼吸,是温热的,是真的。



    虽然是嘲讽她的话,可厉朝歌听着,还是满满的感动。



    他话音落下时,唇已经覆上了她的唇,低头,吻住了她。



    厉朝歌尝到嘴上咸涩的味道时,才发觉,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哭了。



    然而他的唇,又似乎是甜的,吻在一起时,便不觉得咸涩了。



    她看不清楚他,反正随手丢下了包,胡乱地伸手抱住了他,挂在了他身上,不管不顾地跟他纠缠在了一起。



    吻到自己都喘不上气来,才哭着松开了他。



    可怜兮兮地问他,“你怎么来了你刀口不疼吗可别因为我又撕裂了”



    景少卿低头看着哭得一塌糊涂的她,心疼地帮她擦着眼泪,



    一边轻声解释道,“去了医院,发现消炎就可以了,不用手术。”



    “我原想,多晾你几天,可看你实在可怜,爹不疼娘不爱,老公都不给你撑腰,这日子要怎么过下去”



    “那你是故意晾着我的”厉朝歌也顾不上在乎他的称呼什么了,哭得更是凶,委屈巴巴地质问他。



    景少卿也不知道厉朝歌这是怎么了。



    怎么会忽然,对他这么黏,怎么就忽然想通了自己和他的事情。



    想了下,轻轻叹着气道,“是想这么做的,但是失败了。”



    就刚在站在她附近,站在暗处看着她时,听到她带着哭腔骂自己的声音,他就不行了。



    他承认,每当遇到厉朝歌的事情时,他就是没用。



    她一个哭音,一个委屈,他就求饶了,他就溃不成军。



    她不求饶的时候他都舍不得,更别说听着她快哭的声音。



    所以他只能出现了,然后来安慰她。



    就像以前重复过八百次的每一次,抱着她,安慰她。



    但是厉朝歌今天没有推开他,而且还回应了他,这让他觉得出乎意料。



    厉朝歌听他这么说着,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起来,破涕而笑。



    她还能说什么呢



    这个男人连晾她两天都舍不得,她以前竟然能忍心,一次次把他伤成那样



    也不知道自己以前到底脑子是怎么长的。



    其实她想生气的,她以为他是故意这么做的。



    然而听他这么一说,再大的委屈都没了。



    她又把脸埋进了他的怀里,一边小声道,“我都知道了,以前的那些事情,我以后再也不嫌弃你长得不够好看了。”



    “虽然我以前也没嫌弃过你,但是我以后更加不会嫌弃,我发誓”



    景少卿愣了下,有点儿不太明白,厉朝歌到底在说什么



    她讲得有些语无伦次的,他便更是一头雾水。“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他微微皱着眉头,松开了厉朝歌,低声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