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473章 撞过去

    厉朝歌坐在景少卿的车上时,回首自己这两年来做的shǎbī事,简直是连肠子都要悔青了。



    以前觉得自己肯定不会和景少卿在一起,所以把自己的退路都几乎给斩绝了。



    想当初,叫景母一口一个阿姨叫得亲热。



    当时有多爽快,现在就有多后悔。



    “过两天去不行么?我现在很虚弱。”厉朝歌憋了半天,朝景少卿可怜兮兮道。



    虚弱?



    刚才她打他时,怎么没见虚弱?



    景少卿忍不住轻轻笑了声,回头看了她两眼,道,“现在知道尴尬了?”



    “我是真的不舒服,我前两天不还难受到晕倒了么?”厉朝歌继续装可怜。



    其实他早就看出,厉朝歌和景天赐是演的,只是没忍心戳穿他们两人,演技实在太浮夸了。



    但是景天赐倒是好像,真的演着演着,就当真了,而厉朝歌没有。



    厉朝歌真正在他面前露出马脚那一次,就是在饭桌底下用脚踢景天赐,踢错了人,踢到了他的腿上。



    演戏的成分太过了,总有不小心露出马脚的时候。



    在那之前,他还没忍心对厉朝歌怎么样,那以后,他就不藏着掖着了。



    只是没想到,刚要揭穿她跟景天赐之间的虚假关系,中间就冒出了个沈俊彦。



    偏偏厉朝歌是真的喜欢那小子。



    厉朝歌忍不住叹气,不知道该回什么才好。



    还没到景家呢,她现在已经手足无措了。



    也不知道景母待会儿会不会生她的气,怪罪她,说不定,会生气到要断绝和景少卿之间的关系,以后再也不许他们两人回景家呢?



    越想就越是良心不安。



    景少卿等红灯,停下车调侃了她几句。



    眼看着绿灯亮起来,刚踩下油门左转,忽然斜刺里,忽然冲出来了一道黑影。



    两人都是吓了一跳,景少卿猛地踩下了刹车。



    这边快要到景家老宅了,路上没什么车子,也没什么人,大晚上的。



    两人对视了一眼,厉朝歌要下车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有没有把人撞坏。



    景少卿却伸手拉住了她,低声道,“当心是圈套。”



    厉朝歌被他这么一提醒,猛地反应过来,也是,或许对方知道,这是景少卿的车,才会拦下来。



    “那现在怎么办?”她小声反问道,“从他身上压过去吗?”



    刚才他们的车头,很明显,撞到了对方,她感受到了对方撞在车头上那一下的力道。



    但是景少卿刹车及时,因是转弯,开得也不快,所以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你说呢?”景少卿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她。



    即便他是景少卿,也不能就这么明目张胆地杀人啊!



    更何况,他现在是厉南朔的女婿,更要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会不会给厉南朔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



    以前嚣张跋扈的做事风格,得收敛一些了。



    “那也不能。”厉朝歌干咽了口唾沫,小声回道,“杀人是不行的。”



    景少卿看她的眼神,明显是,“你也知道这样不行啊?”的意思。



    “我先叫人过来。”景少卿望着躺在车前不动的那道人影,斟酌了几秒,低声道。



    这儿离景家的范围不远了,景家的人赶来,也就最多十几分钟。



    景少卿刚拿出手机,躺在地上那人,忽然挣扎了下,从地上慢慢爬了起来。



    看体型,是个女人。



    等她转身过来的同时,景少卿已经伸手,抓住了厉朝歌的肩膀,打算随时让她做好保护自己的动作。



    然而,女人转过身的一刹那,景少卿和厉朝歌两人,都看清楚了她是谁。



    “是不是乔如如?”厉朝歌愣了下,回头望向景少卿,低声问道。



    确实是乔如如,景少卿比厉朝歌更熟悉乔如如,看到她的侧脸时,他就已经认出了她。



    乔如如用手遮着自己的眼睛上方,看了下面前车子的车牌号,确认了,就是景少卿的车。



    她在这儿已经等了好久了,她也在找景少卿。



    只是景家大门,已经不让她进了,她打电话给景家的人,也没人接她电话。



    她去盛世公司找人,景少卿也不在,景家的军火公司,更不用说,方圆几里都不会放不相干的人进入。



    她没有办法了,她只能在景家附近等着,看是否能等到景家的车经过。



    方才景少卿的车在等红灯的时候,她看到了车牌号,便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冲过来拦住了。



    不管景少卿是否在车上,她能拦住一辆景家的车就是好的!



    她被车灯闪得睁不开眼睛,眯着眼睛又看了眼车牌号,确认,面前这辆车就是景少卿的。



    随即,忍着浑身的剧痛,一瘸一拐地,朝景少卿的车子走了过来。



    走到车窗前的时候,她才看清楚,里面的人,确实是景少卿。



    而他边上坐着的人,是厉朝歌。



    三人对视了几眼。



    乔如如忽然伸手,死死抓住了车子的车头,她怕自己一松手,景少卿又会不见了!



    厉朝歌想起之前,景天赐对他说的那句话,说乔家要惨了,被景少卿搞垮了。



    想来,乔如如是来找景家的人求情的,没想到正好找到了景少卿。



    厉朝歌跟乔如如的仇怨,也不是一朝一夕了。



    平常看惯了乔如如趾高气扬的样子,如今看到乔如如如此狼狈,披头散发完全不顾形象,倒是有点儿不习惯了。



    车内沉默了会儿,她回头望向身旁的景少卿,低声问他,“怎么办?”



    老情人这一下被他撞得着实不轻,也不晓得哪里摔折了没有。



    额头上都出血了,几滴血顺着额头往下流,看着挺吓人的。



    尤其加上乔如如这个怨妇的表情,就像是演鬼片似的,看着叫人有些不寒而栗。



    “你决定,要不要撞过去。”景少卿和她对视了一眼,面无表情地回道。



    “……”



    她那是开玩笑的啊!



    “那我说不撞你就不撞了?”厉朝歌想了下,反问道。



    “撞。”景少卿只回了一个字。



    景少卿这人罔顾法纪也是很正常的,厉朝歌一下子慌了,一把扯住了他,“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