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475章 破罐子破摔

    破罐子破摔



    沈俊彦看起来有些憔悴。



    看到厉朝歌也在这里,愣了下,停在了门口。



    他知道厉朝歌不想看见自己,下意识的,就想回避。



    门口的保镖,随即伸手拦住了他,显然是没有让他离开的意思。



    “沈先生来都来了,还想去哪儿?”景少卿一边给厉朝歌倒了杯茶,一边漫不经心地开口道。



    厉朝歌是真不知道景少卿是什么意思,他明知道她看到沈俊彦,会心里膈应,这道坎还没跨过去。



    一看到沈俊彦,便想到,自己十几年的朋友,跟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在她的床上,做那种事情。



    刚才因为乔如如吃狗粮的样子就想吐了,现在看到沈俊彦,越发的想吐。



    她上辈子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老天爷要这么惩罚她!



    大约是因为她以前错怪了景少卿,对他的好视而不见,老天爷也站在景少卿这边,要惩罚她吧!



    “我想回去了。”她收回目光的同时,皱着眉头朝景少卿低声道,“我不想看见他。”



    “稍安勿躁。”景少卿只温柔地安抚了她这四个字。



    厉朝歌脑子里满是问号,朝景少卿瞥了眼。



    就在这时,她的眼角余光,看到乔如如在看着门口。



    乔如如有些惊讶的样子,朝沈俊彦看了几眼,才又慌忙收回了目光,下意识朝景少卿看了过来。



    这表情,显然是有问题啊。



    厉朝歌再没脑子,也看出了些端倪。



    “一起进来吃点儿东西呗。”景少卿又冷静地,朝景少卿招呼了声。



    虽然语气是客气的,但是后头的保镖,毫不客气地伸手,将沈俊彦推了进去,让他在桌前坐下了。



    沈俊彦虽然狼狈至极,却也没有吭声,自己拉开椅子坐下了。



    又朝厉朝歌看了过来,欲言又止的样子。



    厉朝歌却是在看着乔如如,从沈俊彦进来的一刻起,乔如如就没了声音,连哭都忘了。



    只有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才会忽略了自己的小动作。



    乔如如认识沈俊彦。



    然而乔如如这性子,沈俊彦这军衔级别,她根本不会瞧得上眼才对,这两人家世又差着十万八千里,乔如如怎么会对沈俊彦的出现这么紧张呢?



    她没有再说要走的话,沉默了下去。



    景少卿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把这两人叫在一起,一定是有他的用意。



    “乔小姐,认识沈先生么?”景少卿朝乔如如瞥了眼,忽然轻声开口问道。



    “不认识!”乔如如想都没想,下意识就否认道。



    “回答得这么干脆,真的不好好再想想,以前是否在哪儿见过么?”景少卿忍不住笑了,继续诱导道。



    “真的不认识!”乔如如再一次想都不想地否认。



    “是么?”景少卿淡淡反问了两个字。



    语气,却让在场的人,都有些不寒而栗。



    “空军二部,以前是你的父亲乔正邦直接领导的,新任的二部旅长,是乔正邦以前的心腹手下,而沈先生,是他的亲信部队里,最出色的人才。”



    “你说你不认识他?”



    景少卿一字字一句句,说得清楚。



    乔如如的脸色,随着他的话,越来越差。



    “我…”



    景少卿不等她说下去,打断了她的话,反问道,“你是不是想说,那是部队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你不认识很正常?”



    乔如如立刻点头,噙着眼泪回道,“是啊!我不认识他很正常的!我爸以前部队里的人,除了旅长,我真的都不怎么认识的!”



    “哦。”景少卿微微勾着嘴角,笑了下。



    然后,又继续轻声道,“那我倒是想问问,之前乔小姐给沈先生银行卡里面,打过钱,是怎么回事儿呢?你不认识他,却给他打钱,正常么?”



    乔如如被景少卿这么一提醒,自己猛然间惊醒过来。



    景少卿想要查出点儿什么,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刚才她看到沈俊彦出现,太过紧张了,下意识就一口否决了!



    现在要想圆谎,怕是怎么都圆不过来了!



    “我…”她支支吾吾地望着景少卿,又望向沈俊彦。



    好半天,才哭着回道,“少卿,我真的不清楚,可能是我爸拿我的卡给他打的钱呢?反正都是一家人,我们家的银行卡从来都是串着用的!”



    说到这儿,又急急忙忙问厉朝歌,“朝歌,你难道没用过你爸和你哥的卡吗?”



    厉朝歌静静地望着她。



    就刚才这一番对话,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乔如如是在狡辩,是在装疯卖傻,想要撇清和沈俊彦的关系。



    她好像有点儿明白了,这两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除了乔如如的哭声,在场的人,谁都没有说话了。



    半晌,沈俊彦忽然低声开口道,“行了,乔小姐,景二爷要是没有查出些什么,就不会叫我过来了,你别说了。”



    说罢,抬头朝厉朝歌看了过来。



    “是,我承认,我是收了乔家的好处,因为乔长官平常就是这么为人处世的,现在他被调查,不就是因贪污受贿么?”



    “他们知道你喜欢追星,喜欢电视上的某个男明星,追得很凶,因为我跟他长得有点儿像,所以他们才综合考虑下来,选中了我,让我勾引你。”



    乔如如听沈俊彦全都招了,立刻慌了,尖叫道,“沈俊彦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任的!”



    甚至都破了音。



    沈俊彦朝她扫了眼,又道,“是,我会对我的话负责任,即便他们知道了真相之后,会惩罚我关押我,然而和这些比起来,我的良心难安,才是最让我觉得耻辱的。”



    说完,破罐子破摔地,继续朝厉朝歌道,“正如你所见,我跟乔如如就是认识,前两年认识的。”



    “因为景家很有权势,而乔正邦没有儿子,他为了将来自己的女儿能够继续荣华富贵,便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让景二爷娶她。”



    “但是他们两人之间最大的阻碍就是你,乔正邦和乔如如都知道,或者说是,他们乔家人心里都清楚,乔如如和景二爷已经到了这个岁数还不成婚,就是因为你。”



    “所以他们必须想办法,找人勾引你,破坏你跟景二爷之间的感情,让你们彻底没戏,他们觉得我是最好的人选,所以才派了我,在你可能出入的场所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