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478章 愣着做什么?过来

    “我喜欢你,不是一见钟情的那种喜欢,而是早就注意到你了,也不是因为,你姓厉,不是因为你是区长的女儿。”



    沈俊彦真的早就注意到厉朝歌了。



    只是以前一直觉得,她是那么高不可攀的存在,她是那么一个高高在上的,像是公主一样的存在。



    厉朝歌的性子,他是真的喜欢,觉得她很可爱,有时在路上,或是听谁无意间说起这个小魔王,都会忍不住听几句,笑笑。



    而他生性并不是八卦的人。



    直到乔正邦忽然过来找他,隐晦地提起厉朝歌的事情,他有好长一段时间,都觉得自己跟做梦似的。



    自己一直注意的那个可爱的丫头,有一天,有人跟他说,你可以跟她有机会,并且我会给你提供大步往上爬升职的空间。



    这样的任务,谁能一下子拒绝得了?



    他思量再三,对乔正邦说,厉朝歌也不一定会喜欢他,只能当做试试看的态度。



    但是能有这个机会认识厉朝歌,接近她,他就已经挺开心的了。



    谁知道,厉朝歌一下子就相中了他。



    乔正邦说得没错,他就是厉朝歌喜欢的那种长相,要不然乔正邦也不会精挑细选选中他,来勾引厉朝歌。



    天知道厉朝歌和他说,要在一起,来吻他的时候,他有多激动。



    激动到完全丧失了理智,忘记了自己和她之间的天差地别,忘记了,自己接近她,只是个设计好的圈套。



    他想要跟厉朝歌好好的,倘若厉南朔真的可以接受,他一定会为了厉朝歌更加努力。



    除了接近厉朝歌是个阴谋,他对她,真的是真心的。



    这些话,他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而且被厉朝歌当场捉奸在床,他更加不会说出来。



    他能说的只有那么多了,他喜欢厉朝歌,不是因为她是厉南朔的女儿,而且他是真的喜欢她,假如厉朝歌听到这些,心里能好过一点儿的话。



    再说多余的,一定就会让厉朝歌觉得困扰了。



    他不想让厉朝歌再为了一个混蛋困扰,她应该过得开开心心的,无忧无虑的。



    “依柳其实也觉得对不住你,朝歌,你真的是个好姑娘,是我们对不起你,对不起。”沈俊彦见厉朝歌无声地流着眼泪,双眼通红的看着自己,又朝她笑了笑,轻声道。



    “希望你和景少卿两人能好好的,他真的对你很好。”



    “区长知道的那天,大发雷霆,景少卿身上还带着重伤,亲自去了区长办公室求情,向区长保证了很多,两人谈了很久,相信他一定会对你好的。”



    他输给景少卿,真的输得心服口服的。



    这个男人为了厉朝歌,付出了很多,也拒绝了相当多的诱惑,仅仅对于厉朝歌来说,他是个好男人,是个正人君子。



    而他不是。



    他朝厉朝歌说了最后一句他想说的话,目光黯然地望着她,轻声催促了一句,“下去吧,他在等你。”



    厉朝歌用手背抹了下眼睛,回头朝车窗外看了眼,景少卿果然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这儿。



    厉朝歌其实心里放不下的,就是沈俊彦对她说的这些。



    她在想,沈俊彦和林依柳真的只是为了利用她,一点点的真心都没有付出过吗?



    那她做人,真的是太失败了,让人拿出真心的勇气都没有。



    现在听到沈俊彦说,不是的,忽然间,真的就释然了很多。



    原来,林依柳也会觉得对不起她。



    她脑子真的很清楚。



    其实有些事情,没有全然说明白,也是对彼此的一种成全吧。



    她觉得自己跟沈俊彦说到这儿,已经够了。



    她用景少卿的衣袖,把脸上的眼泪擦得干干净净的。



    起身下车的同时,朝沈俊彦说了最后一句话,“以后对她好一些吧,祝你能够得到你想要的,前程似锦。”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跳下了车。



    朝着景少卿站着的方向,快步走了过去。



    沈俊彦看着她走向景少卿,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雨幕之中,无声地笑了笑。



    厉朝歌,肯定不记得了。



    他最初注意到厉朝歌,是在医院实验楼出事儿的那天。



    他刚入空军部队那一年,和几个空军战友训练晚了,在附近食堂吃饭,最先发现出事儿,赶过去救了人,是他从石头堆里把厉朝歌挖出来的。



    厉朝歌爬出来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一点儿都没哭,还冲他笑了下,说了谢谢。



    他便想,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丫头呢?



    特别到让人根本无法忽略,她真的很特别,跟别的女孩子都不一样。



    可是得不到的人,终究是得不到吧。



    他跟景少卿之间的差距太大了,他为厉朝歌做的,肯定也远没有景少卿付出得多。



    世上的道理便是如此,你付出得不够,还妄想耍心机得到那样东西,肯定是得不到的。



    厉朝歌走到景少卿身边的时候,打了个喷嚏。



    因为刚才哭的时候没有纸巾,没有擦鼻子,一下子在景少卿面前出了糗。



    景少卿微微皱了下眉头,解下了自己的领带,拉开厉朝歌捂着鼻子的手,帮她擦了下鼻涕。



    厉朝歌尴尬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红着脸,垂着眼睛,任凭景少卿帮她擦鼻子。



    “走吧。”景少卿朝她低声道。



    “可今天真的好晚了,咱们去打扰你哥哥嫂子,不礼貌吧?”厉朝歌一下子又想起刚才的事情,急道。



    景少卿冷凝的脸色,稍稍和缓了些,回道,“那便回家,明天跟他们约好时间过去。”



    他知道厉朝歌是觉得尴尬,所以万般推脱不肯去。



    但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而且他心里不怎么舒坦。



    以前她想怎么任性他都顺着她。



    他不否认自己是有点儿报复的心理,但是也确实挺想看看她,尴尬出糗的样子。



    厉朝歌偷偷翻了个白眼,小声回道,“那好吧。”



    景少卿先转身往自己车的方向走去。



    走了两步,没看到厉朝歌跟上来。回头朝她看了眼,伸手道,“愣着做什么?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