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486章 不求婚了

    而且,厉朝歌惊讶地发现,乔如如虽然穿着宽松款式的礼服,但依旧掩盖不住她有点儿发福的体型。



    尤其是小腹那边,鼓得有点儿高。



    很明显,如果不是吃了激素药物发胖的话,肯定就是怀孕了。



    这才半年左右,没见过乔如如,她竟然都怀孕了?



    孩子的父亲是谁呢?



    一旁的名媛夫人,大多都知道乔如如和厉朝歌争抢过景少卿的往事,知道她们不合。



    其中一个见厉朝歌看着乔如如的肚子,发着呆,随即轻声道,“她现在跟乔正邦以前的一个部下好上了,不过,对方也没有娶她的意思,当她是qíngfù在养着。”



    “她确实长得漂亮啊,怀孕了还这么漂亮。”厉朝歌随即收回目光,笑了笑,不在意地回道。



    “以前乔正邦没下去的时候,她是总部军区第一美人呢,自然有人喜欢她长得漂亮。”



    都已经沦落到做别人小老婆的地步了,这么惨,她就不落井下石了。



    不得不说,景少卿下手是真的狠。



    “问题是,她同时还跟其他男人有染,这肚子里的,还不知道是谁的。”又有人这么小声说了句。



    “只不过这个男人,是她现在交往的最有地位的男人,所以才缠着他。”



    厉朝歌也不想管,乔如如缠着的男人是谁了。



    只要是总部这儿的男人,估计没有敢娶乔如如进门的,除非想死。



    谁敢跟前空军部第一大毒瘤的女儿结婚呢?



    问多了,倒是没意思了。



    厉朝歌又朝乔如如看了最后一眼,便收回了目光,没有再注意那边。



    等到几个男人从会议室里谈完了事情出来,厉朝歌随即朝景少卿走了过去。



    虽说,景少卿不是长得倾国倾城的那种美貌,但在人群之中,依旧是气质出尘的那个,一眼就能看到他。



    厉朝歌往景少卿身边走的时候,忽然就想到以前白小时调侃她的一句话,说她和景少卿是,一块馒头搭一块糕。



    景少卿和她倒是正好相配。



    厉朝歌一边想着,一边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来在白小时眼里,她的女儿有这么出众啊。



    景少卿朝厉朝歌伸手,将她搂入了怀里,问她,“笑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



    厉朝歌微微仰头,看着他,轻声回道,“我方才在想,咱们都快订婚了,你还没求过婚,我可真是好骗,连求婚都不用,就能被你骗进门。”



    “是么?”景少卿斟酌了下,回道,“那我可真是个大骗子。”



    马上要过年了,大年初五就是他们订婚宴的日期。



    景少卿在年前赶着把手上的事情全都做完了,特意多腾出来几天,回来陪厉朝歌,打算一直陪她到订婚宴结束。



    这才是他休假的第二天。



    他又微微皱着眉头,朝厉朝歌轻声道,“反正都是我的人了,要不然,求婚就免了吧?还有几天就订婚宴了。”



    “随你吧。”厉朝歌有点儿小失落地回道。



    但凡是个女人,哪有不希望自己的未婚夫,给自己一个大大的惊喜,忽然求婚的?



    这都倒计时了,厉朝歌原本还有点儿期待,现在听景少卿这么一说,就完全没了这个念头。



    景少卿平常能有空多陪陪她,就已经很好了。



    他哪有这个时间,去准备求婚惊喜什么的?



    慈善晚会是在景少卿好友的一个庄园里进行的,厉朝歌跟景少卿来过几回,就是那个上次在病房里,躺在景少卿病床上那个男人。



    厉朝歌和景少卿都喝了一点儿小酒,景少卿的事情也谈完了,两人闲来无事,拉着手,往空无一人的后花园走,随意吹吹风散步。



    “改过尺寸的礼服,应该已经送到大嫂他们那儿去了,我大年三十就得回厉家了,你回去之后记得试试,要是不合适的话,还来得及改。”



    厉朝歌一边朝景少卿碎碎念,一边轻轻踢着脚边的薄雪。



    她和大嫂,还有白小时几个人,一起准备的订婚宴,家里的男人反正都是没空。



    这两个月累得够呛。



    景少卿微微侧头,看着她。



    厉朝歌回头看了他一眼,问,“看什么呢?”



    “看你长大了。”景少卿目光淡淡的,和她对视着,轻声回道。



    以前的厉朝歌,哪有这样的好耐性,做这些繁琐至极的事情?连照顾自己都是手忙脚乱的。



    “我很能干的好不好!我做你秘书的时候,哪一件事给你办砸过?”厉朝歌有点儿不服气地回道。



    “确实能干。”景少卿微微勾了下嘴角。



    厉朝歌被他看了几眼,忽然明白,他某两个字说得别有深意!



    “不要脸!”厉朝歌伸手捶了他一拳。



    景少卿笑着,伸手将她揽进了怀里,将她有点儿凉的手,捂在了他的衣服里。



    “有点儿冷了,咱们回去吧。”厉朝歌朝他柔声道,“收拾一下回家。”



    “等会儿。”景少卿却忽然开口道。



    “怎么了?”厉朝歌有些不解。



    景少卿将她的手,往自己后腰上带,一边低声道,“自己摸摸。”



    厉朝歌有些困惑,抱住他的同时,朝他后腰摸了两把,摸到了一支东西。



    拿出来一看,是一枝白色的双生玫瑰。



    好像是刚才他们经过花园角落那个玫瑰园时,玫瑰园里的品种。



    “什么时候偷的?”厉朝歌忍不住笑,“这一支就得好多钱呢,给钱了没?”



    “给什么钱,他们欠我的情到今天还没还清,拿一支玫瑰怎么了?”景少卿理直气壮地回道。



    厉朝歌忍不住撇了下嘴角。



    随后,把花送到鼻子边上吻了下,笑了笑,道,“挺香的,但是真的有点儿冷,咱们回去吧。”



    虽然回廊上有供暖的,热气一直在吹,但外面几乎零下的温度,逛一会儿确实吃不消。



    景少卿忍不住叹气,道,“你怎么这么笨?怪不得大家总说你是厉家最笨的。”



    这么冷的天,他是吃饱了撑的,才带厉朝歌到外面来散步,虽然他朋友家花园里的景观,确实做得挺好看。厉朝歌的眼神,还是有些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