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495章 都像你才好

    都像你才好



    但是,厉南朔想要叮嘱景少卿的何止这几句。



    厉朝歌是他和白小时的宝贝疙瘩,从小就没受过苦。



    斟酌许久,又朝景少卿道,“婚期推到她怀孕满三个月以后吧。”



    不是商量的语气,而是用命令的口吻。



    景少卿实际上也是觉得,凡事稳妥些来得好,毫不犹豫点头回道,“行,我回去跟朝歌商量一下,告诉大哥他们一声。”



    ·



    自从知道厉朝歌怀孕以后,两家人更是小心翼翼地护着厉朝歌。



    尤其是景少卿。



    况且他年纪不小了,算周岁来,正好三十岁,等到厉朝歌章这么大跟了他,也是不易。



    保护孩子是必然的,对厉朝歌更是宠得变本加厉。



    厉朝歌怀孕之后,便有了个很特别的喜好,喜欢泡温泉,只要泡一泡温泉,胃口都会变得好一些。



    景少卿便特意为她在自己山庄后面,买下了一片天然温泉,为她打造了一个景家私人豪华温泉别苑。



    厉朝歌便习惯天天去泡一会儿。



    就在肚子里的宝宝平安渡过三个月以后,大家都觉得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时候,厉朝歌忽然有一天就出事儿了。



    她在温泉池子里泡了有两个小时没有出来,佣人大着胆子推门进去一看,厉朝歌靠在边缘的台阶上,昏了过去,温泉里飘着一层淡淡的血色。



    佣人吓得差点儿瘫在地上。



    景少卿赶回来的时候,景家的佣人跪了一地,就跪在厉朝歌和景少卿的房门外。



    厉朝歌没有脱离危险,景少卿没有消气之前,谁也不敢起来。



    但这次确实,无论哪个环节都没有出错,也没有人下手害厉朝歌,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见血了。



    景少卿进屋之后没多久,厉朝歌就清醒了过来。



    睁开眼,第一句话就是问,“少卿,咱们的孩子没事儿吧?”



    “没事儿,医生说能保住。”景少卿紧紧握着厉朝歌的手,双眼都急得通红,但还是朝厉朝歌勉强笑了笑。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在池子里泡了一会儿,准备上来的时候,忽然就…”



    厉朝歌一看景少卿的神情,便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说到一半,眼泪就啪嗒啪嗒往下掉,“对不起,是我没用,我应该再小心一点儿的!”



    景少卿见厉朝歌哭,更是心疼到不行,“是我心急了!”



    “方才医生说了,是我的原因,我太过于着急要孩子,假如晚一些要的话,孩子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是我的问题。”



    厉朝歌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孩子哪怕有一丁点的问题,景少卿恐怕不会比她轻松。



    两人晚上,睡在一起的时候,厉朝歌抱住了景少卿,窝在他怀里,问他,“你有没有做好最坏的打算?”



    “假如孩子对你的身体有不利的影响,咱们就不要了。”景少卿轻轻搂着她,心疼道。



    “都这么大了,我舍不得。”厉朝歌小声喃喃道,“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假如能保住,就一定要保住,好不好?”



    “至于爸妈那边,我们就说,是我一不小心滑倒了,不然平白无故地,让他们也跟着一直担心。”



    厉朝歌是铁了心的要这个孩子。



    做了母亲之后,才能知道,孩子对于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是轻易不能割舍的一块肉。



    即便将来出生之后,会有什么缺陷,那她也认了。



    “少卿,最不济,我们养孩子一辈子罢了,你觉得呢?”



    景少卿轻轻拍着厉朝歌的背,搂着她,什么都没说。



    让厉朝歌一直受苦下去,一直保胎,从外人的角度来说,无疑是他太自私,不知道心疼老婆。



    这事儿,景少卿想了足足有半个月左右。



    直到某个午后,他站在二楼落地窗前,看到厉朝歌轻轻摸着自己有些隆起的肚子,一个人坐在花园里,自言自语地说着什么,非常温柔地笑着。



    景少卿便打消了,让厉朝歌做掉这个孩子的念头。



    从此以后,再也没在厉朝歌面前提起过做掉孩子的只言片语,反而更加积极地带厉朝歌去买婴幼儿用的东西。



    厉朝歌心情一日日地好起来,虽然保胎还是很累人,但累得也开心。



    四个多月的时候,去陆长安那儿做了个胎监。



    病房门口贴着一行大字,“杜绝透露性别”云云。



    景少卿斟酌了下,也不能让陆长安难做,直接了当地问性别,被人抓住了把柄可不好。



    于是便假装不经意朝厉朝歌道:“宝贝,你说,咱们的孩子小名叫龙龙怎么样?”



    “这么土?你是怎么想的啊?”厉朝歌有些惊讶,忍不住狠狠吐槽了景少卿一把。



    他们家都是有文化的,不说多有文化,至少也没起过这么大众化的名字。



    而且这是几十年前,他们爷爷辈的人,才会叫这样的小名儿啊!



    陆长安在一旁,瞅了他们夫妻两人一眼,忍不住笑了。



    怪不得厉朝歌这辈子就被景少卿牢牢吃住了,智商压根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景少卿这说话水平,厉朝歌可能得学一辈子才能学到。



    “大嫂,那你说叫什么好呢?”景少卿于是假装很认真地询问陆长安的意思,“之前馒头花卷的小名是朝歌给起的,现在你给我们孩子起小名,也是理所应当。”



    陆长安想了会儿,回道,“我觉得,既然大家都这么宝贝朝歌的孩子,小名也就是叫着顺口的,跟大名不一样,就叫安琪儿吧。”



    陆长安这么一说,景少卿便明白了,是个女儿。



    厉朝歌爬起来的时候,重复了遍这个小名,恍然大悟。



    虽然他们想着头一胎是儿子的好,但是知道了是女儿,厉朝歌也是开心得不行。



    朝景少卿嘀咕道,“女儿好,我长得比你好看些,女儿长得像我就好。”



    景少卿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只是笑着帮自己老婆整理衣服外套。



    好半晌,和厉朝歌一块儿走出监察室的时候,才附和着厉朝歌温柔道,“是,女儿多好,像你最好,不管以后有几个孩子,都像你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