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499章 此生,唯独一个景少卿

    然而看到那张陌生的脸的时候,她有些茫然了,她并不认识对方是谁。



    是个高高瘦瘦的男生,一溜带风地,跑到了她跟前。



    “你怎么回来了?小胖子?”对方朝她笑了起来,露出了整齐的一口白牙。



    安琪儿眼里带着困惑,看着对方,没吭声。



    “不认得我了?”男生抓了下头发,有些尴尬地问她。



    又指了下自己,道,“我是住你们家隔壁的那个,帝……”



    “哦。”安琪儿不等他说完,便淡淡哦了一声,她听到姓,就想起来了。



    就小时候总是欺负她那个,好像小名叫小九。



    要不是他自己提起,她都不记得这个人了。



    一边又转身自己往前走。



    一边心道,帝家的怎么没搬走?真是奇了怪了。



    小时候最讨厌的人,倒是阴魂不散。



    虽然小时候发生的事情她大多忘了,也不想再计较对方对她的伤害,但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就是发生过了。



    他不是个好人,安琪儿也不能傻乎乎地因为几句寒暄的话,就原谅对方。



    帝家小九便跟在安琪儿身后,问她,“你怎么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跟你爸妈去了北城之后,再也不回总部了呢!”



    安琪儿觉得他很烦。



    于是,回头,朝帝家小九回道,“我们家所有亲戚都在这儿,我为什么不能回来?”



    “还有,别人家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我没有必要跟你报备吧?”



    冷冷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快步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厉朝歌就在家里等着安琪儿回来。



    安琪儿在门口换拖鞋的同时,厉朝歌便过来帮她接过了书包,问她,“今天第一天回来上学,感觉怎么样?”



    “还行吧。”安琪儿点点头回道,“同学没有排斥我的意思。”



    厉朝歌朝她打量了两眼,自己的女儿,自己还是比较了解的。



    见她没有不开心的样子,才点点头回道,“今天就咱们两个人一起吃饭哦。”



    “你爸爸今天出去办事儿去了,今天晚上就吃鱼香肉丝盖浇饭。”



    安琪儿洗了把手,将脑袋探到厨房门口看了眼,狐疑地看了下桌上的东西。



    “明明就是爸爸中午炒的菜,剩下没吃完的你盖在了饭上面。”安琪儿毫不留情地戳穿了厉朝歌的虚伪谎言。



    “你吃不吃?”厉朝歌一秒就变脸,眯着眼反问安琪儿。



    “吃。”安琪儿老老实实点头。



    “妈妈是为了你好,少吃点儿减肥减得快,你总是不明白妈妈的良苦用心,哎……”厉朝歌一边端着饭出来,一边摇头叹气道。



    安琪儿乖巧地坐到了桌子旁边,又问,“那弟弟呢?”



    “弟弟上小学,跟你又不在一块儿,先住在外公外婆家吧。”厉朝歌想了下,回道。



    “我想他了,我都两天没看见他了哎。”安琪儿皱着眉头回道。



    “弟弟说也想你了,等到周末咱们就去接他回来。”厉朝歌伸手,摸了摸安琪儿的脑袋。



    厉朝歌从小到大都是桀骜不驯的性子,偏偏两个孩子性格都比较安静,也许是像景少卿,又有点儿像厉慕白。



    翻了她的盘了。



    别人说,爸爸对孩子性格的影响十分大,看来没有说错。



    至少在他们两个孩子身上没跑。



    安琪儿晚上做完作业,躺在床上睡下了,便听到景少卿回来了。



    先问了厉朝歌,安琪儿有没有睡觉,听她说睡了,就打开房门,站在门口悄悄看了两眼安琪儿,便轻手轻脚关上了房门,退了出去。



    厉朝歌在床上看书,景少卿一边解开了领带,一边过来,吻了下厉朝歌。



    “怎么样?咱们以后还回北城吗?”厉朝歌放下手里的书,轻声问景少卿。



    “或许不回去了,北边那么远,有分公司在就行。”景少卿轻声回道。



    “还有,今天大哥在开会的时候提了个草案,说是打算定都总部,总部以后会改名,具体什么情况,以后还要继续开会商榷决定。”



    “盛世公司总部一直在这儿,我们自然也得留在这儿,既然这几年局势已经定了。”



    厉朝歌觉得,景少卿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



    “而且孩子总是背井离乡,离开亲人生活,也不太好。”景少卿继续又道。



    “好,那就听你的,我今天去看爸妈,他们其实也是这个意思,我正在想要怎么跟你说,他们最近身体也比不上从前了。”



    “还有你大哥大嫂,身体还赶不上我爸妈,我今天也去看过他们了,他们就你一个弟弟,也问了我,咱们还走不走了。”



    厉朝歌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一边下床,去帮景少卿放洗澡水。



    听得景少卿在身后窸窸窣窣脱衣服,走到了身后,伸手抱住了她。



    “今天都这么晚了!”厉朝歌忍不住拍了下景少卿抱住自己的手,低声道。



    “孩子也不知睡着没有,吵着她可不行,明天还得上课呢!”



    景少卿只是抱着她,没松开。



    半晌,吻了下厉朝歌软软香香的发,道,“我今天在路上,遇见一个长得特别像乔如如年轻时的小女孩。”



    “嗯?”厉朝歌回头,看了景少卿一眼。



    两人交握着的手,有一点儿咯人的感觉。



    厉朝歌低头,看了眼,是一枚钻戒。



    从侧面看,戒托好像是做成了她和景少卿两人的姓名首字母的流线造型。



    “今天,是咱们认识三十周年纪念日。”景少卿在她耳畔轻声道,“所以我提前预定了戒指,今天去街上拿了,便看见了那个小女孩。”



    她和景少卿,都认识了三十年了啊……



    时间过得好快。



    厉朝歌忍不住愣了下。



    算起来,两人好像是在她八九岁那年相遇的。



    安琪儿今年都十三岁了,她二十五岁那年,生下了安琪儿,这样算,确实是对的。



    厉朝歌是个不拘小节的性子,从来不会过细地去计算什么纪念日,觉得那样会太累。



    她觉得,只要两个人是对的,脾气合拍,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有价值的,算那些东西做什么?



    倒是景少卿,总是时不时地给她惊喜。



    要不是他提醒,她都给忘了他们最初见面是在什么时候了。



    “是保镖先认出来的,觉得两人几乎长得一模一样。”景少卿一边帮她戴上戒指,一边轻声道,“我便上前问她,她是从哪儿来的,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说她没有爸爸妈妈,说自己应该姓乔,两岁被丢到了孤儿院门口,院长问她叫什么,她说自己叫小乔。院长就用乔给她起了个名字。”



    乔如如那种高傲的性子,果然,最终还是舍弃了这个孩子。



    其实也在厉朝歌的预料之中。



    景少卿说到这儿,便没有继续往下说了。



    厉朝歌也没有再问。



    景少卿帮她戴好了戒指。



    尺寸正好合适,因为厉朝歌稍微胖了些,戴着显得手有点儿肉肉的。



    “好看。”景少卿盯着她的手,很认真地表扬了句。



    “一天到晚就会说些违心的漂亮话,我手都胖了,哪儿好看了?”厉朝歌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起来。



    “我老婆在我眼里,永远都是不会变丑变老的小仙女。”景少卿更加一本正经地回道。



    厉朝歌知道,景少卿说的是真心话,结婚之后,他是十几年如一日地对她好着,从没有正眼看过其他女人。



    厉朝歌盯着手上的戒指看了两眼,又望向景少卿。



    “那你有没有曾经某个瞬间,后悔过?”她窝在景少卿怀里,小声问她。



    “确实有过。”景少卿点头。



    “什么时候?”厉朝歌脸色一下子变了,戳着他问道。



    景少卿的眼眸,越发的温柔。



    “在安琪儿身体不好的那几年,我便想,是不是我错了,是不是老天爷在责怪我,不该肖想不属于自己的女人,所以这么折磨你和安琪儿。”



    厉朝歌听他轻声说着,没了声响,眼眶通红地望着他。



    半晌,又伸手,紧紧搂住了他。



    这辈子,遇到这个男人,当真是值了。



    他们人生的前三分之一,都是在互相博弈中渡过的,后来,便趋于平淡了。



    可厉朝歌觉得,这份风平浪静,只有局中人才知,多有滋味。



    或许是她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这辈子才能遇到景少卿。



    此生,唯独一个景少卿。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