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503章 为的是温意

    言南山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像温意一样安安静静的,不要再开口说话了。



    他轻咳了一声。



    什么茶能入何占风的眼?



    他们这个房子在何占风面前,估计都小得还不如他一个房间那么大!他这次来,都是屈尊勉强踏进了言家!



    “是么?”何占风却出乎意料的,反问了言七七一句。



    “是啊!”言七七见何占风终于开口和她讲话,一瞬间心里雀跃起来。



    表面上却还是保持着端庄淑女的样子,端起了自己面前那杯茶,喝了一口。



    这口茶刚入口,她的表情就僵住了。



    言七七想把它吐出来,然而当着何占风的面吐茶,会影响她的形象的!太丢人了!



    只得硬生生地,把那口茶,咽了下去。



    温意在里面加了玫瑰色的食醋,半杯茶里都是醋。



    何占风扫了言七七一眼,又望向一旁,明显在憋着笑的温意。



    温意不经意间,和他的视线对上了。



    看到他眼底的那一丝戏谑,随即刹住车,稳住了自己的表情。



    言南山没有察觉出异常,继续朝何占风道,“那何先生,今天也来见过七七了,婚期……”



    何占风没等他说完,便打断了他的话,语调倒是谦和有礼:“其实何某此次冒昧来访,为的是,商量与温意的婚期。”



    “噗……”言南山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



    言家的所有人,都吃惊地望向何占风,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包括温意自己。



    她前一瞬间还在暗喜,言七七中标了,后一秒扭头看向何占风,目瞪口呆。



    偌大的一个言家,瞬间陷入了寂静。



    半晌,言七七几乎是气急败坏地叫道,“开什么玩笑?温意怎么能配得上占风哥哥呢?温伯伯他们都不在了,温意就是个孤儿,而且她已经不干净了!”



    温意这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



    虽然她对何占风没有任何想法。



    但是一家人,言七七竟然当着何占风的面说她不干净!



    要是无心之失也就罢了,言七七显然是装作口无遮拦,让何占风恶心她!



    言南山脸色也变了,拍了下桌子,朝言七七沉声道,“七七!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怎么能在何先生面前这样说!”



    言七七这才意识到,自己有点儿太冲动了。



    “我……我也是好心。”她支吾了下,小声回道。



    “我相信,温意是不会的。”何占风简单的两句话,便打破了僵局。



    说完这句话,便起身,缓步走到了温意跟前。



    温意脑子更加转不过弯来,何占风为什么要帮她呢?好奇怪!



    他伸手,轻轻撩了下温意额角的刘海,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轻声道,“不是想报复言七七么?”



    温热的指腹,滑过她的脸,像是一道电流,划过了她心上。



    他的话像是带了魔力,温意看着何占风近在咫尺的那张陌生的脸,愣愣地跟着他回道,“对,我当然不会。”



    “那便说好了。”何占风松开了她。



    一边说着话,一边往门外走,“婚期越早越好,言叔您拿主意,挑了日子告诉我就行。”



    话音落下时,已经走出了言家大门。



    温意脑子还是糊涂的,感觉刚才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谁跟他说好了?



    她的人生大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现在是她要嫁给何占风???



    “可是……”言七七反应过来,想要冲上去拦住何占风,言南山一巴掌就朝她打了过去,“够了!还嫌不够丢人吗?”



    “之前是你不想嫁给何先生,现在已经让你如愿!你还想怎样?”



    从小到大,这是言南山第一次打言七七。



    言七七捂着自己的脸,震惊地望向言南山。



    “好了!温意跟何先生的事情,就这么定下了!不许再闹!”



    言七七用力跺了下脚,眼睁睁看着外面何占风的车队离开了。



    她转身的同时,狠狠剜了温意一眼。



    经过她身边时,用只有她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轻声道,“何家前短时间还在挑选jièfùshēngzǐ的女人,可见何先生对一般的女人,根本就没有兴趣。”



    “你就算嫁过去,也不过是个生育的工具而已,你以为自己能飞上枝头做凤凰了吗?做梦吧!离开了言家,你什么都不是!”



    这笔账,她会跟温意算清楚!



    而且,绝不可能让温意嫁得那么轻松!



    她原以为,何占风是传闻中的那样,谁知,就这么把到手的大鱼给放跑了,又到了温意的网中!



    她实在不甘心!为什么好的东西又给了温意!



    温意站在原地,冷冷和言七七对视了一眼。



    等言南山送了何占风回来,她随即默默跟到了书房。



    言南山知道,对于何占风,温意有太多的问题想问。



    他在书桌后坐下了了,看了温意几眼,忽然轻声开口朝她道,“温意,何先生的爷爷,对言家和温家有恩,我们受过何家的恩惠。”



    “他昨晚忽然打电话来时,我也觉得惊讶,因为先前一点儿预兆都没有,所以才把你和七七两人急着叫了回来。”



    自古以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现在何家向他们来讨这份恩情了,而且何家能看上他们这样的家庭,实则是让他诚惶诚恐的。



    是因为恩惠,要还情。



    温意懂了。



    “不过,何先生确实年纪也不小了,比你们大了十几岁,我知道,要让你承受这样的婚姻,是很残忍的。”



    “不过好在,何先生家境很不错,其它方面的条件,也均可。”



    “你父母当年留给你的遗产,我都以你的名义放在了朋友的公司运转,等你出嫁,就还给你,也是一笔不菲的嫁妆,爸爸会把你风风光光地嫁出去。”



    “爸爸也会给你时间考虑,倘若你能接受,那就嫁,你不能够接受的话,那我就想办法推诿。”



    温意在言南山的眼底,看到了一丝深藏的,为难的神色。



    寄人篱下,让温意早早就学会了看人脸色。她沉默良久,点了点头,回道,“好,我知道了,我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