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513章 他给的命

    温意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缩了一下肩膀,因为他的触碰,猛地收回手。



    “没什么,我自己可以处理的!”她神情越发的惊慌,往后退了步。



    流点儿血是小事,被何占风碰才是大事儿!



    何占风没多什么,也没有多余的动作。



    只是微微皱着眉头,站在原地,看着温意从桌面的小箱子里找出创可贴,将伤口包上。



    她不是应当喜欢他碰她么?



    欲擒故纵?



    倘若是这样,她演戏的本事,不是一般的好。



    温意背对着何占风,包着手上的伤口,只觉得宿舍的空气越发的凝重尴尬。



    她本就跟何占风没什么话讲,她现在只希望何占风可以快点儿离开!



    其实刚看到何占风在宿舍时,温意有一刹那的害怕,她以为何占风是来抓她回去的。



    毕竟,她是找借口逃出来的。



    因为害怕跟他独处。



    哪知道怕什么,就偏偏来什么!



    好不容易,才稍许定了些心神,大着胆子,硬着头皮,朝何占风轻声道,“何先生,我今天回学校,确实是忙毕业设计的事情,更何况,这儿是女生宿舍……”



    “嗯?”



    温意说话间,何占风向前迈出两步,却正好将温意逼到她的床位边上。



    温意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她望着何占风高大的身影,阴影将她整个人笼罩住,昨晚在别院的经历告诉她,危险在临近。



    但她还是强作镇定,逼着自己迎上何占风的目光,艰涩地回道,“我身体真的已经没事了,没有那么严重!”



    “而且何先生这么忙,还总是为了我的事奔波,耽搁您的时间,我心里实在……”



    何占风却只是淡淡看着她,眼底似有暗流涌动。



    温意背后就是宿舍床铺,已经退无可退。



    她往边上挪动时,后膝盖窝,一不小心撞在了床沿上,一个没站稳,便坐了下去。



    何占风倏地大手一伸,一把抓牢温意的手腕,将她的双手高举过头顶,强硬地一带,将温意压倒在了床上。



    他倒是想看看,这丫头,到底还要怎样演下去。



    他知道,倘若她是欲擒故纵,自己这样,已经是入了她的套。



    然而,他既然已经决定要娶她为妻,便不会再计较,到底是谁着了谁的道。



    温意反应过来的同时,已经被死死按在床上,滚烫的触感,从何占风抓着她的手腕,一路往下。



    她顿时浑身寒毛直竖!



    尽管,明知道以她的力气根本挣脱不开何占风,但鼻息间充斥着何占风强烈的荷尔蒙气息,让她不得不奋力自保!



    挣扎间,她的双手,越发被何占风锁死了。



    温意手腕有些痛了,惊慌地望着离她不到十公分的人。



    何占风深邃的深眸里,似乎染上一层别样的颜色,光是对视着,就能将人吞下去。



    “噗通噗通”,温意的心脏狂跳,她被他盯得,不知为何挪不开视线。



    心中却是警铃大作。



    他现在是她的未婚夫,他要动她,她没有借口反驳!



    她才刚说自己身体好了,这次不能再用心脏病做借口,温意明白自己如果一再拒绝何占风,可能会激怒对方。



    “何先生!”温意的声音,忍不住拔高了一些。



    何占风还什么都没做,温意就已经方寸大乱。



    何占风锐如锋芒的视线,仿佛能把人衣服剥光似的。



    “身体又不舒服?”他轻声问,语气中带着些许嘲讽的意味。



    温意惊惶摇头,“不是,只是这里是宿舍,不太方便……”



    然而温意话还没说完,猝不及防,便被何占风落下的唇,堵在了口中。



    比之前那次,更加炽热。



    温意脑子一下便蒙住了,还没来得及闭上的唇,就这样被他大肆侵略进来。



    何占风的吻不是温柔的,而是掠夺的,像是在报复,也像是在发怒。



    像是要把她吃进肚子里的那种力道,吮得她生疼。



    舌尖上传来的痛感,瞬间让温意清醒过来。



    “何先生!”她刚含含糊糊叫了他一声,想要推开他,却又怕激怒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



    忽然察觉到他手上的动作,骤然浑身又僵住了。



    她感觉到何占风的手,在她的锁骨下方几厘米处,轻轻摩挲着。



    如同被羽毛轻柔地剐蹭着,有点痒,仿佛能透过皮肤刮到里层一般。



    温意一愣,何占风却再度欺上。



    何占风手里触碰着的,是温意此前做心脏手术时留下的伤疤。



    虽然伤口已经比先前恢复了不少,但嶙峋的肉芽仍旧触感明显。



    摸着的同时,他吻她的力道,渐渐温柔了些。



    对女孩子来说,这算是一个比较丑陋的伤疤。



    但在何占风眼里,却有着不同的意义。



    这儿,是他赋予温意的生命。



    两年前,是他给了温意心脏成功移植的机会。



    只是因为,她像白小时,他不忍心让她在十八岁就死掉。



    所以,送了她一份十八周岁的大礼,一个全新重生的她。



    只当是做了慈善,没有计较丝毫报酬。



    甚至在她手术前后,只在她昏迷期间,去看了她几回,便没有再打搅她的生活。



    心脏、医生和技术人员都是他提供的,他派人将她接到了国外一个疗养院,言家的人没有立刻跟过去。



    在跟言南山提及这次手术时,他轻描淡写便带过了,说只是一次小手术,不必告诉温意,免得她有心理负担,没有提到换心的事情。



    言南山便将这件事瞒住了,甚至没有告诉温意,到底是谁救了她。



    只有他,和做了那次手术的医生知道,她换了心。



    温意的命都是他给的。



    他以为,自己悄悄做了这件事情之后,温意和他,便不可能再有交集了。



    现在才知道,自己不过是自欺欺人。



    在他决定插手她的事情那一刻起,温意和他的命运,恐怕就缠到了一起。



    他根本无法不管她。



    他抬眸,扫了一眼紧闭着双眼,双颊绯红的温意,放开了她。



    他比谁都清楚,她受不了太大的刺激。温意心跳快得自己都害怕,何占风松开她的同时,她随即猛地捂住了自己的衣服领口,惊慌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