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514章 委屈你藏在这儿!

    何占风竟然摸了她的伤口!



    正常人的思维,怎么会是这样!



    倘若换成她是何占风,嫌弃她这么难看的疤痕都来不及了吧!又怎么会伸手去摸?



    温意心中有些愕然,看着何占风,微微喘着气,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不是一个完美的女人,甚至可以说是算不上是个完美的人,她的身体有很大的问题。



    即便是上次做完了心脏手术,她也随时都有可能会发病,严重的话,一发病就立刻死掉,都有可能!



    她实在不太明白,何占风为什么会想娶她。



    越想越是觉得困惑。



    反正他已经知道她做过手术,那她也就不藏着掖着了,索性硬着头皮,径直问何占风,“其实我真的很想知道,何先生到底看上了我什么?”



    “而且,何先生现在也是急着想要孩子的吧?我的身体状况,可能连孩子都生不了,何先生明白么?”



    何占风自然是明白的。



    没有人比他更明白。



    即便温意可以要孩子,也只能在三年之后。



    做完换心手术的前五年,是非常危险的,能不能活过这五年都成问题。



    更别提,生孩子。



    “你觉得,我明不明白?”他淡淡望着怀里的温意,不答反问道。



    温意实在是被这个男人盯得怕了。



    稍稍别开了头,又轻声道,“我觉得,何先生应当是明白的。”



    “而且,这世上比我好的女人太多了,比我温柔漂亮的,比我聪明的,比我健康,比我更能满足你的。可是,为什么是我?”



    温意之前就想不通这个问题,她不认为,自己这么平凡,能对何占风有什么致命吸引力。



    他并不是想和她玩玩,他是要娶她。



    她想破脑袋,都没有哪怕一个理由能站住脚。



    何占风却忽然轻轻笑了声,低头凑近了她,伸手,右手食指,轻触着她的脸。



    如冰川一般的沉郁眼神,只能窥其冰面上一角,却看不到冰下沉寂的庞然。



    温热的指尖,一点一点地描摹她的轮廓。



    温意已经无处可退,宿舍床本就小,背后就是墙。



    她觉得自己此刻,仿佛就是他的一个玩物而已,只是一个活着的玩具。



    他在看着她,然而,他的眼神,像是在透过她,看着另外一个人。



    这种感觉,让她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半晌,他才将指尖停在了她的下颌处,又低头,轻轻吻了下她的唇。



    “我选择了你,只是因为,你是温意,我要的人就是你。”



    虽然他明知,世上没有第二个白小时。



    可是没有办法,事已至此,他想抽身,也不能了。



    他就是喜欢眼前这张脸。



    即便这个女人,有太多的秘密瞒着他。



    “还有,你爷爷和你父亲生前,与我们何家世代交好,我代你父亲照顾你的下半辈子,合乎情理。”



    所以,她和何占风的婚事,从何占风亲口提出来那一刻起,就注定谁也违抗不了。



    何占风这意思,是一定要娶她。



    可是,假如她喜欢的是别人呢?



    他还会这样丝毫不在乎的态度吗?



    温意有太多的理由,不想跟他结婚,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不喜欢他,也不认为何占风喜欢她。



    之前是因为言南山不敢违抗何占风的意思,所以她不敢提。



    然而现在躺在这个男人之下,他的手虽然是热的,她却觉得冰凉刺骨。



    因为她看不出这个男人,对她有丝毫的喜欢。



    恰好,她也对他没兴趣,那不如,两人一拍两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倒是落得彼此清净,多好。



    她斟酌了几秒,正要把这些话说出口,门外忽然传来了嘻嘻哈哈的人声。



    温意一下便听出是她舍友的声音。



    “……我那个报告还没写呢!你写完没?借给我参考参考。”



    “想得美!自己拖出来的进度,跪着也要自己写完,我才不管你死活呢!”



    “你怎么这么无情啊!不知道温意回来了没,温意小天使肯定会借我,就你小心眼,哼!”



    舍友的声音越来越近,好像是一起回来了。



    温意认出他们声音的同时,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不知从哪儿生出的力气,一下将何占风推开了。



    推开他的同时,琢磨了下,还是不对劲!



    她不想让舍友看到何占风,毕竟两人的事情她谁都没告诉。



    还有,两人孤男寡女在宿舍里到底做了什么,舍友一定会怀疑!



    她向何占风做了一个抱歉的表情,一把拉住何占风的手腕,拉着他就往洗手间走。



    何占风坐起,淡淡扫了门口一眼。



    外面的人影从门缝底下透了进来,还能听到找钥匙的声音。



    这次倒是配合了温意,跟在温意身后,进了洗手间。



    “先委屈你一下藏在这里!你一会儿不要出声,我会想办法,不让你在里面待太久,拜托了!”温意双手合十,绷着头皮小声地向何占风表达歉意。



    这么一间宿舍,确实只有洗手间藏得下一个大男人。



    温意一时半会儿也没想太多,让何占风躲洗手间,是不符合何占风的身份,但鉴于情况紧急,她只能这么做。



    想了想,正要出去引开室友让她们出去,转身的瞬间,何占风却冷不丁伸手,一把擒住了她的手腕。



    “……”



    温意被他直接怼到了门上,看着近在咫尺的何占风,怔了下。



    “怎么了?”她着急地小声问道,“我得出去挡一挡她们!”



    何占风微微俯身,凑近了她,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



    洗手间的空间比外面小多了,再加上门外的动静,温意不由呼吸急促起来,手心也开始在冒冷汗,有些慌了。



    “我听闻,你似乎不想嫁给我。”何占风眯起眼睛,视线在温意还没褪去血色的唇瓣上扫过。



    温意前几天,确实是给言南山发过短信,说要慎重谈一下订婚的事情。



    言南山可能已经告诉了何占风。



    他现在忽然提起这个,简直是威胁!



    要是她不同意,他是不是现在就会出现在她舍友面前?!



    温意急得一瞬间,背后的冷汗都下来了。门外舍友叽叽喳喳的说笑声,传到了她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