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516章 放过她行么?

    温意听到何占风的声音,随即起身,回头望向他。



    桌上摆满美食佳肴后,佣人们纷纷退去。



    只有管家在旁,为两人各斟了半杯红酒。



    何占风朝他看了一眼,他便安安静静退到了一旁,朝身后的保镖比了个手势。



    不知是什么意思。



    何占风此时才抬眸,望向还没坐下的温意,“站着吃饭?”



    温意有些窘迫,随即坐了下去。



    何占风这儿所有的一切,她都觉得不习惯,不习惯面前这个人,不习惯他的生活方式。



    她跟他,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她进何占风拿起刀叉,这才拿起了勺子,吃了口饭前甜点。



    一边嘴里默默嚼着,一边琢磨着,自己下午在宿舍,没有说完的话。



    言南山若是不敢开口,那她就自己跟何占风说清楚。



    她会想办法,尽量不激怒何占风。



    她也不知管家往她盘子里都放了些什么菜,食不知味。



    沉默了半晌,才鼓起勇气,朝何占风低声开口道,“今天下午……”



    何占风吃饭的动作,很斯文,很优雅。



    听到温意说话,随即放下刀叉,抬眸望向她,微微扬了下眉头。



    温意看着他漂亮得像是女人一般的眉眼,支吾了下,才又道,“其实今天下午在我宿舍,跟你说的那些话……”



    话刚说到一半,忽然有人推开了餐厅大门。



    管家回头看了眼,便转身,朝那儿走了过去。



    温意的话再次被打断,忍不住好奇地瞥了眼门口,看看到底是谁来了。



    何占风倒似乎一点儿都不好奇,进来的人是谁,应该是早先就安排好的。



    过了几秒,等来人转过转角,往餐桌这儿走来时,温意才发现,是那个给她看病的家庭医生。



    “何先生叫我?”医生走到了何占风身旁,恭敬地问他道。



    何占风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随后,抓起桌上的餐巾,擦了下嘴角,扫了医生一眼,轻启薄唇道,“把外套脱掉。”



    “啊?”医生似乎有些不太明白,何占风这么说的用意。



    “脱掉,我不想重复第三遍。”何占风面无表情地回道。



    医生随即不解地,望向了对面的温意。



    温意更是丈二摸不着头脑,默默地看着两人。



    她以前听说,有些豪门子弟,会有一些怪癖,什么当着自己未婚妻的面,让别的女人表演各种无下限的节目,心理变态一般。



    何占风,该不会是这种人吧?



    要不怎么会在他们吃饭的时候,让医生过来,脱衣服给他们看?



    女医生有些窘迫,然而这是何占风的命令,她不敢违背。



    于是,小心翼翼地,脱掉了自己的外套。



    局促地站在了原地,又望向何占风,“何先生……”



    没等她说完话,一旁的管家,便朝女医生道,“这边请。”



    女医生愣了下,对于何占风要做什么,更加困惑。



    温意不知不觉,放下了手里的东西,朝管家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



    那是一口室内水池,有假山布景什么的,挺好看的,也挺深的。



    女医生跟着管家走到了水池边上,管家继续朝她道,“请脱掉鞋子,站进去。”



    “可是……”



    “站进去。”何占风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继续吃着嘴里的东西,低声重复了一遍。



    女医生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了。



    何占风,好像是要惩罚她。



    但是,她实在不敢违背何占风所说,边上几个保镖,虎视眈眈地盯着她,似乎她不进去的话,就直接把她丢进去。



    她咬着唇,脱掉了脚上的鞋子,犹豫再三,还是爬进了水池里。



    一股淡淡的腥臭味,迎面扑来。



    这水池里的水,不是净化过的淡水,而且有半人多深。



    室内温度不高不低,大约二十度出头的样子,一下去,这水的温度,当真是冻得让人有些吃不消。



    女医生下去的时候,脸色瞬间惨白,朝温意看了过去。



    温意忍不住又站了起来,愣愣地看着对方。



    她也有些感觉了,神经再大条的,都能看得出,何占风这是在发火,在惩罚人。



    倘若温意猜得没错的话,一定是因为早上,这个女医生带她离开了别院,送她去了学校的事情!



    何占风是故意当着她的面,惩罚这个女人!这是杀鸡给猴看!让她看看偷偷逃走的下场!



    几秒之后,站在水池里的女人,忽然尖叫了起来,拼命往水池的边缘退去。



    一边失控地哭叫了起来,“何先生,我错了!真的是我错了!”



    一旁岸边的保镖,却直接打开了电击棍,对准了女人,不让她有爬上岸的机会。



    水池里肯定是有什么东西!



    温意下意识就要过去看,何占风却又抬眸望向她,轻声道,“坐下,继续吃。”



    虽然声音是温柔的,但是,语气,却有些让人不寒而栗。



    温意心里虽然着急,却还是乖乖坐下了。



    “何先……”温意忍不住,开口为对方求情。



    然而,刚说了两个字,何占风便打断了她的话,“往后,不该再叫我何先生。”



    “那叫什么呢?”温意急吼吼地问道。



    只要他现在能开心,让她叫什么都行!



    她现在当真是明白了,何占风到底手段有多可怕!



    女人在水池里,一声比一声叫得凄惨,叫得人心都揪起来了。



    空气里,渐渐弥漫上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占风,风哥,随你喜欢怎么叫,叫得顺口便行,只要不是何先生。”何占风面无表情回道。



    既然,嫁到何家,是温意想要的结果,他也成全了她。



    那么,往后她就该乖乖顺从他,凡事都听他的。



    她要钱要名利,他要的,是白小时的脸,大家各取所需,便可以了。



    他要她在他身边,乖乖的,而不是随时都想要逃走,和他做猫捉老鼠的游戏。



    他没有那么多的闲情逸致,也不想跟这些女人,玩心计。



    “风哥!”温意犹豫了下,随即果断地选择了他想要的,焦急地叫他的名字,“今天早上是我要去学校,是我要求医生带我一程,真的跟她没有关系!”“你就放过她吧?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