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527章 成全她

    “是!”经理和店长,随即带着人,毕恭毕敬地退了出去。



    第一项,便是量腰围。



    何占风几乎将温意整个人圈起来,轻轻将她带入了自己怀里,淡淡的古龙香水味侵入她的鼻腔。



    腰部猝然一紧,温意下意识挺直腰身。



    在噗通乱蹦的心跳声中,她的脖颈附近,清晰地感觉到了何占风灼热的气息。



    肩颈上透明的纤细绒毛,敏感地接受着吐息的吹拂。



    温意偏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却该死地更加集中。



    仿佛全身的血液都聚集到了被灼烧到的地方,温意的脖子慢慢变成粉色。



    她的变化,尽数落进了何占风的眼底。



    只是一眼,便瞥到温意无比紧张的神情。



    原本,他只是想将量尺绕过温意的身前。



    但温意的反应这么大,他霎时起了逗弄之心,轻轻啄了下她的耳垂,却又松开了。



    他灼热的吐息所过之处,当即妃色一片。



    何占风眸底渐沉,呼吸逐渐变得深重。



    温意则是咬着牙紧闭双眼,只希望这个过程早点过去。



    可比起直接的占有,这种缓慢的折磨,才是最要命的。



    就在温意快忍不住的时候,何占风忽然拉过她的手腕,将她径直带入前方的试衣间中。



    这是店内最大的试衣间,与其说是试衣间,不如说是由三面硕大的棱镜围起来的镜面空间,让步入的人能轻松从各个角度看到自己的身姿。



    温意被突如其来的诸多影子吓了一跳,没注意到何占风将量尺绕在她的手腕上。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何占风抓住量尺的两端往上一拉,被牢牢绑住的温意只能被迫在镜子前举起双臂,做出一个十分羞耻的动作。



    “你究竟要……”



    温意勉强稳住心态,鼓起勇气转头,却正好被低头的何占风吻住。



    “唔!”



    温意慌了,她朝前迈一步,从何占风口中逃脱,却是离镜面更近了一些。



    何占风沉眸盯着镜中的温意,璀璨的灯光难达他的眼底,却微微闪烁着某种猩红的光芒。



    扣住温意的细腰往前一带,下一秒,何占风将温意正面抵在冰凉的镜面上。



    温意条件反射转头,避免被撞个鼻青脸肿,却正中何占风的下怀。



    再次被强硬地吻住,这一次,她逃无可逃。



    两人亲密的画面猝不及防由另一边的镜子投射进温意眼里,她瞪大双眼,强烈的冲击让她脑袋一片空白。



    如果说,此前她只是单方面承受何占风的欺压,但这次不一样。



    因为温意清清楚楚看到自己臊红的脸,由于动情而迷离的眼神泛着波光,虽是被迫扬起的脖颈,但为了畅通呼吸而张开的嘴,仿佛是在邀请何占风。



    她无法接受,她在何占风面前居然是这种样子。



    可她的视线却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不管放在哪里,都能看见自己这副不知羞耻的模样。



    而闭起来,温意从何占风口中得到的感觉却更加强烈。



    啧啧的水声在空间里响起,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长的吻,仿佛要压榨掉温意肺里最后一丝空气。



    她被他吻得快要窒息,心在胸腔里跳得厉害,下意识想要挣扎,一抬腿,何占风却猛地扣住了她的腿根,让她贴得更亲密了些。



    他知道,她承受不住了。



    这是他对她的训练。



    一次更比一次激烈的吻,只要她能彻底接受了他的侵占,就是他碰她的那天。



    这是他用天价保住的一个宝贝,他自然要小心翼翼地驯化她。



    解开了她手腕上标尺的同时,继续给她量三围尺寸。



    手上束缚的感觉消失的一刹那,温意没有马上将手放下来,而是脱力地趴在镜面上拼命地呼吸。



    “我听说,顾慎去找你了。”他从背后靠近她,看标尺数字的同时,在她耳畔低声道。



    温意愣了下。



    他是怎么知道的?刚才一路进来,管家都没有跟他说过话啊!



    要么,是那两个保镖,告诉他了。



    她心里斟酌了几秒,硬着头皮承认道,“是,他来找我。”



    “找你做什么?”



    虽然听起来,像是一句不经意的发问,他声音里,也听不出任何波澜起伏,温意却又被问得懵住了。



    她怎么可能会告诉他,顾慎是来告诉她,言遇森回来了。



    又要惹得他心里不快。



    她脑子转得飞快,想了想,轻声回道,“就是那天他在门口,碰见我走得太急,因为担心我,所以过来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说话间,却忍不住,偷偷从镜子里,瞥了眼她身后的何占风。



    “哦,是么?”何占风像是感知到温意的视线一般,抬眸,从镜子里淡淡看了她一眼。



    温意被他看得有些心虚,随即红着脸,望向了别处。



    然而不管看向哪儿,都能看到何占风看着自己的眼神。



    只得低头,胡乱地点头应了声,“是啊。”



    “他倒是真关心你。”何占风一边继续测量着她的三围,一边漫不经心地回道。



    “从小一起长大的,他当我跟顾瑾一样,是妹妹,自然关心,而且我们学校又靠在一块儿。”温意微微抿了下嘴角,轻声回道。



    言语间,不动声色地给顾慎开脱,就怕何占风又会多想什么。



    何占风没有说话了。



    他听到了顾慎跟温意说了些什么,言遇森要回来了。



    可是这个女人,当着自己像是哥哥一样的人面前,说了那样的话,说自己,是为了往上爬,才要嫁给他,丝毫不在意言遇森什么时候回来。



    这样冷血的女人,让他觉得可怜而又可悲。



    却又觉得,她确实是配得上,做何家的当家主母,因为她足够心狠。



    要坐在那样的位置,优柔寡断的性格,是万万不能的,否则只有被吃掉的下场,连骨头渣都不剩。



    她果然,是为了贪图名利,才爬上了他的床。



    既然她想做无情无义的biǎozǐ,那他,便顺势成全了她,也好。



    所以,他今天才会带她过来挑选礼服和订婚戒指,早些把事情办了,省得拖泥带水的。



    不过,他倒是好奇,是谁给她搭桥牵线,这其中,大有文章在。他原以为,温意不过是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现在发现不是,倒是对她,越来越感兴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