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530章 你在做什么?

    何占风却没有看温意。



    牵着她继续往前走,一边轻声道,“小哑巴,昨晚我跟你说过的话,希望你能记得,永远,都不许背叛我。”



    这段婚姻,一开始被动的人是他,是他被迫选择了她。



    现在他认真了,他给她她想要的一切,她就必须乖乖的,完完整整地属于他,不许有任何其他人的闯入。



    婚戒也挑了,礼服也定了,他不容许她对他再有二心。



    在他的字典里,结了婚,便没有离婚的道理,只有丧偶。



    永远都不许背叛,这句话,说得当真是有些严重了,显然是提醒警告。



    温意想到刚才,他在试衣间里,在她耳边问的那几句话,关于顾慎,手心里渐渐沁出了薄薄一层冷汗。



    他肯定是听那两个保镖,说了些什么吧?



    不然今天怎么会忽然决定带她来挑选订婚用的东西,还说这些莫名其妙严重的话?



    幸好,当时她想都没想地,反驳了顾慎的那些话。



    否则,现在就不只是警告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还有,订婚典礼下个月。”何占风继续轻声道。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字字清晰。



    温意微怔,下意识反问道,“什么?这么快?”



    一颗心瞬即提了起来,重重跳了几下。



    她抬眸,眼睁睁看着对方回头,身体却僵直着不知所措。



    何占风却只是平静地,回头扫了温意一眼,淡淡解释道,“和你养父谈好了,在昆城办。”



    何占风的表情越是平静,温意后背便越是发毛。



    定好了,简单的一句话,仿佛是宣判了温意的死刑。



    她原以为还有转圜的余地,一直以来都觉得,这件事儿并不是板上钉钉,哪知道,他们就这么直接决定了。



    但是先不提她是不是喜欢他,关于何占风,她有太多的疑问,有太多的疑团没有解决,比如管家耳堵上的那个金色徽标。



    尽管她知道,自己一个普普通通,还带有大毛病的女人,大概没什么值得何占风骗的。



    但是她就是心慌,就是非常不踏实。



    温意有些慌了,却尽量憋住了,没让自己表现出来。



    强作镇定,硬着头皮问道,“为什么不是在京都办?”



    “会不会,让你那边不太方便?”



    何占风猛地停住了,回头,望向温意,面色微沉。



    她要的,他全都给了,她现在却又表现得,似乎不太情愿太早的样子,不知又是几个意思。



    心里放不下言遇森?



    温意目光有点儿怯怯的,手心里越发的黏湿。



    何占风察觉到了她的紧张,半晌,皱着眉头回道,“不会,回京都再补办。”



    “到时候再补办,你们家人,会不会觉得,我们这儿有些不尊重你们?”



    “这么着急见我家人?”何占风突然轻笑了声,低声问道。



    温意一张小脸,登时涨得通红。



    她当然没有这个意思!



    结结巴巴解释道,“不是!我……我只是觉得这样不太合礼数。你家里对这方面应该很讲究才对!哪有还没见过家人就订婚的道理?”



    何占风看着她,忽然朝她凑近了些,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十公分。



    足够近的距离,何占风一双眸,却深邃不见底。



    他的视线,顺着温意的眉眼顺着笔直小巧的鼻梁一路往下到樱唇,又缓缓回到她因为紧张而骤缩的瞳孔里。



    “那就好,我以为,你不想嫁给我。”



    他轻声道。



    声音虽然很轻,却带着让温意寒毛直竖的森冷寒意。



    “怎么可能?”她随即呵呵干笑了两声,“只要爸觉得可以,我就没有任何意见。”



    “是么?”



    何占风却忽然伸手,右手食指拇指,轻轻扣住温意的下巴往上抬。



    这丫头,总是表现得,像是他强迫了她一般,会演得很,让他心里着实不爽快。



    “自然。”温意立即忙不迭地点头。



    何占风微微眯了下眸。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管家,忽然拿着手机朝何占风走了过来,轻声道,“少爷,老太太的电话……”



    “你最好没有撒谎。”何占风皱了下眉头,朝温意最后说了句,便松开了她。



    接过了管家手里的入耳式耳机,接了家里老太太的电话。



    这简直是救命电话!



    温意悄悄松了口气,后怕地调整了下呼吸,先上了何占风的车。



    何占风在外面说了一两分钟,便挂了电话,回到了车上。



    两人回到何家别院,何占风回房换了件上衣便直接去了书房,温意自己默默回到了房间里。



    小唯帮她洗完澡上完药,问她,“少奶奶还有什么吩咐吗?”



    “我今天有点儿累了,马上就睡,你们都去休息吧,不用管我了。”温意随即不动声色地回道。



    她看着小唯和其他人出去了,小唯前脚关上门,她后脚便穿着浴袍,走到了何占风放外套的试衣间门口。



    她站在门口,定定地盯着何占风的那件外套,斟酌了会儿。



    方才,她看到何占风打完电话,顺手把入耳式耳机,放在了口袋里。



    这个东西,是何占风的吧?



    她想拿出来,对着自己手机上的视频,比照一下,看看到底是不是一样的。



    视频上的比较模糊,而且刚才,她只是远远看了几眼耳机,并不能确定,是否就是那个东西。



    门口,小唯她们的脚步声走远了,静悄悄的,没人在门外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进了试衣间,慢慢走到了衣架前。



    小心翼翼地,将手探入了何占风外套口袋,摸了下,没有。



    又去摸了另外一只口袋,也没有。



    奇怪了!她刚刚明明看到他顺手放进口袋里的呀!



    “你在做什么?”



    就在这时,背后冷不丁,忽然传来了一道冰冷的声线。



    温意吓得不轻,一个哆嗦,猛地收回了手,背着手,迅速转身望向身后。



    何占风站在更衣室门口,面无表情地,上下打量了眼温意。



    她方才鬼鬼祟祟的,不知在他衣服口袋里摸什么。



    为什么他走路总是没有声音!



    温意此时一张小脸,吓得煞白。她心跳快得,像是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