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536章 你真想嫁给他吗?

    是夜。



    因为有事耽搁了,晚上七点多才归来的言南山,一到家,头一件事便是找温意。



    这让等在客厅的杜央心里很不舒服,但她不会忤逆丈夫的意思。



    紧走几步,想到屋后小花园喊温意。



    言南山则是拍了拍杜央的肩膀,温柔道,“我自己去找大丫头说说话,散个步,你这几天身体不舒服,就先休息去吧,也别想太多了。”



    “好,你们早点儿回来休息。”杜央温柔地点头回道。



    几秒后,杜央看着言南山的背影消失在侧门,一脸阴沉。



    她本来是给言南山炖了一锅补汤,此时气不过,全部去厨房全都倒了。



    温意温意,言南山满脑子就是温意!



    都快没有自己两个亲生孩子的地位了!



    温意正在整理花圃,自从她去上大学后,这个花圃就很少有人打理,但所幸种的都是生命力极强的花种,所以不需要悉心照料,也能开得好好的。



    尤其是,言遇森喜欢的郁金香,是温意最宝贝的。



    她半个月没回来,家里阿姨大概只是浇了两次水,倒也活得好好的。



    她听到背后传来脚步声,随即回头,看到了从后门出来的言南山。



    “爸,你回来了啊!”她随即放下手中的铲子,脱掉了手套,拍了几下身上的灰,朝言南山走了过去。



    “难得回来一趟,就不要做这些事了。”言南山停在了花圃后头,朝温意轻声道。



    军人特有的硬朗身姿,即便上了点岁数,也丝毫没有半点松懈。



    “没事,总要有人做的。”温意不在意地回道,“我以后回来的次数怕是要少了,多陪陪它们,我心里也能舒服些。”



    养花是个细致活,一般没有耐心的人,是做不来的。



    言南山忍不住朝那片花圃,扫了几眼。



    温意的铲子,是放在了郁金花田里,可见她刚才一直是在侍弄郁金香。



    他收回目光的同时,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又低声问温意,“怎么样,陪爸爸散散步?”



    “行啊!”温意想都没想,点头应道。



    他们这几家宿舍后面,有一个湖,在天气适宜的时候,夜晚会有人去散步。



    倒是言家,从言遇森出国留学之后,已经很久没人有这个兴致了。



    言南山缓步走在前面,两人谁都没有说话。



    温意跟在后头,看着言南山的背影,忽然便想起了言遇森。



    于是,假装用漫不经心的语气,先打破了沉默,朝言南山问道,“爸,森哥是不是要回来了?我先前听顾慎说了。”



    言南山背对着温意,半晌,答非所问地,反问道,“丫头啊,爸问你一个问题。”



    “爸你问。”温意愣了下,随即回道



    “你确定要嫁给何先生吗?”言南山还是慢慢往前走着,没有回头,淡淡开口问道。



    虽然语气是平静的,但是问的话,大有深意在。



    温意心下,不由得“咯噔”了一声,诧异地望着言南山的背影,霎时停下脚步。



    她不明白,为什么都到了订婚的地步了,言南山还在问她这种问题。



    言南山等了几秒,没听到温意回答。



    忽然间,轻叹了一声,也停下了脚步,回头望向温意,“丫头啊,你和七七还有森儿,是不一样的。”



    温意一直以为,在言南山心里,她和言七七还有言遇森一样,都是他的孩子。



    这是头一回,言南山对她说这种话。



    此时此刻听到言南山这么说,她心中,不由得五味杂陈。



    到底还是不一样吧,她不是杜央和言南山生的。



    言南山伸手,轻轻摸了下温意的脑袋,继续温柔道,“我自然,想把你当成是自己的孩子,可是丫头,我们确实没有血缘关系,所以,到底还是不一样。”



    “我不能辜负你父亲临终时的嘱托。”



    这是温意懂事以来,言南山第一次,主动和她提到自己的父母。



    之前大概是怕她的自闭症会复发,所以一直小心翼翼地,不去提及以前的事情。



    温意也一直没问。



    不是不想他们,而是自己回想起那天,也会害怕。



    甚至如今还会时常做噩梦,梦到妈妈抱着自己,将她护在身下,对她说,“阿意,要好好活下去,要坚强……”



    妈妈是当场就死亡了,医生赶过来的时候,做了几分钟急救,便在她身上盖了白布。



    温意死死抱着她,不肯松开,险些哭死过去。



    而爸爸,是送到医院抢救了一晚之后,抢救无效死亡的。



    温意清清楚楚记得,她一个人站在急救室门口的角落里,看着面前人来人往,发着抖。



    她当时便看到了言南山,看到一身戎装的言南山冲进去,拎着医生的领口咆哮。



    所以在律师对她说,要把她送到言家去的时候,温意没有反抗。



    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应当会愿意照顾她的。



    她默默看着言南山,没吭声。



    言南山朝她笑了笑,便继续说了下去。



    “我和你父亲,从入伍开始便是最好的朋友,我们一起度过了难熬的时候,我们是相互扶持着,从战场上活着回来的,这份生死之交,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肯定不懂。”



    “我一直以为,我和你父亲,会是一生相伴的好兄弟,你母亲也是一个很好的女人,漂亮温柔,和你父亲很相配。”



    “两家……要是能一直那样交往下去就好了,没想到却出了那样的意外……”



    头一次在温意面前提起她的亲生父亲,言南山仿佛一瞬间老了十几岁。



    他的书房里还摆放着一张珍贵的黑白照片,虽然有烧焦的痕迹,但上面相互搭肩的两个少年却笑得十分无邪。



    温意的鼻子有些然酸胀,硬是憋着,没吭声。



    “丫头啊,我把你看得,比我亲生的孩子还要重要,你明白吗?”言南山一边苦笑着,一边抬手,又轻轻摸了下她的头。



    “我真的不想,逼你做你不喜欢做的事情,你若是不想做的事情,无论如何我都会想办法。”



    温意一直很懂事,也隐忍,所以言南山对温意甚至是一直抱着一种补偿的态度。所以,言七七会嫉妒,也无可厚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