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542章 她是替身

    温意在床上又躺了一个下午,午饭晚饭都是小唯送到了床边。



    想下床,东叔他们也不准,说是何占风临走之前嘱咐了的,倘若温意再出什么意外,唯他们是问。



    温意只得乖乖听话,继续在床上躺着。



    直躺得腰酸背痛,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脖子都是僵硬的。



    小唯服侍她梳洗完,她自己走到更衣室里找了睡衣换上。



    恰好,一不小心,将何占风挂在一旁的西装外套,弄掉在了地上。



    她捡起来的时候,只觉得有些沉。



    一摸,何占风的口袋里有只手机,他手机忘记带走了。



    温意刚想叫住小唯,小唯已经走了出去,带上了门。



    她将何占风的手机拿在手里,看了眼,何占风好像有两三只手机,这只平常不怎么用。



    她正要把它塞回去,感应系统自动识别到有人拿起了它,屏幕亮了下。



    温意从来不动何占风的任何东西,何占风也从来不在她面前打电话。



    这么一亮,温意便看到了,这支手机的屏保照片。



    看到的第一眼,便愣住了。



    是何占风跟一个女人的合照,两人站在一起,女人礼貌地轻轻勾住了何占风的臂弯,并没有贴得很近。



    其实温意并不在意,何占风以前跟谁在一起过,他都这个年纪了,若是没有过女人,才是不正常。



    但是这个屏保照片上的女人,实在是,眼熟得有些可怕。



    虽然她并不认识这个女人。



    可是她和这个女人的脸,无论是轮廓还是五官,都极其相似,照片上的女人,五官看起来更生动些,又带了一丝韵味。



    倘若别人说,这个女人是她的亲姐姐,怕是都会有人相信。



    她呆呆地看着这张照片,站在原地,甚至连呼吸都忘记了。



    现在她似乎明白了,为什么,何占风会选择了她。



    因为,他把她看成了某个人的影子。



    他一定很喜欢这个女人,喜欢到,连即将过门的未婚妻,都是照着这个女人的长相来找的。



    她现在终于明白了。



    为什么,那次在宿舍的时候,她问他,他看上了她什么?



    他的回答是,因为她是温意,他要的人就是温意。



    现在想来,真的挺讽刺的。



    他要的是她这张脸而已。



    那么何须麻烦。



    他只需要找个身体健康的女人,照着照片上这个女人整一下,不就行了?



    他哪怕想要十个一百个都可以!反正何家这么有钱!何必找她做替身?



    她看着看着,忍不住轻轻笑出了声音。



    随后,又把手机,轻轻放回到了何占风的口袋里。



    她不要陪着何占风玩下去了,她没有兴趣陪他玩替身木偶的游戏,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个玩具,一个宠物。



    她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感情。



    半晌,她转身,走出了更衣室。



    找到了自己放在床头边的手机,按下了言南山的电话号码。



    她改变主意了,她不要再强迫自己,待在这个暴君这个控制欲极强的变态身边!



    倘若不知道真相,那便罢了。



    她现在知道了真相,就不可能装作不知道!



    甚至现在看着梳妆镜里的自己,看着自己的脸,都觉得讽刺,都觉得恶心!



    电话响了许久,言南山都没有接。



    温意继续机械地,重播,打第二遍。



    或者言南山现在有什么事情在忙,手机不在身边,都是有可能的。



    但是他看到她的未接来电,而且是打了很多遍,就一定能知道,她是有急事儿找他,一定会尽快回复她。



    她当真觉得,呼吸困难,心脏有些缺氧的症状。



    她在何家别院哪怕多待一天,都待不下去了!她要回家!回言家!



    哪怕是杜央和言七七不待见她,给她脸色看,天天找她麻烦,也总比让她面对着何家人面对着何占风来得好!



    在她打第三遍的时候,终于有人接了。



    “爸,你现在在忙?”温意调整了下呼吸,随即朝电话里低声问。



    “爸没带手机,去军区开会了,是我。”言七七在那头回道,“这么晚了,找我爸做什么?”



    “没什么,等他回来你帮我告诉他一声,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他。”温意皱了皱眉头,低声回道。



    刚说完,便听到那边杜央在问,“七七,谁啊?”



    “讨债鬼呗,还能是谁。”言七七不屑地回道。



    那边沉默了几秒,杜央忽然接了,“温意?怎么这么晚了打电话来?在何家出什么事情了么?”



    温意真的知道,杜央不喜欢自己,她这么问,就像是迫不及待想要何占风甩掉她不要她的样子。



    现在,杜央和言七七如愿了。



    不是何占风不想要她,而是她觉得这个男人太可怕,不想留在他身边了。



    “爸今天晚上回家么?我有急事儿找他说。”她斟酌了下,低声问道。



    “不回,说是可能明早回家。”杜央顿了顿,反问道,“什么急事儿啊?你先跟我说也不要紧。”



    温意其实不想让言七七和杜央看自己的笑话,但是事到如今,面子又值得了几分钱?



    她又调整了下呼吸,低声回道,“关于何先生的事情,我明天想找爸单独聊聊。”



    前天晚上,温意跟言南山在后面聊了什么,其实杜央都知道。



    当时温意信誓旦旦地说要嫁给何占风,现在忽然又打电话来说,要聊何占风的事情,恐怕是有什么变数了。



    杜央想了想,忽然长叹了口气,道,“温意啊,其实呢有件事情,你爸一直瞒着我们没说,前段时间他告诉了我,我思来想去,你是当事人,怎么都得让你知道。”



    “两年前,你做的那场手术,其实是何先生带你去的国外,给你找了厉害的医疗团队,他其实是你的救命恩人。”



    “说实话,我刚听到的时候,不太明白,你的生死跟他有什么关系,最近,我听到了些风言风语,忽然就明白了……”



    温意已经猜到了,杜央接下去要说什么。



    可她没有吭声,只是死死抓着手机,默不作声听着杜央往下说。



    “何先生以前有个未婚妻,叫白小时,白小时现在是厉将军的夫人。”“厉将军你先前也在一个饭局上见过的,你应该记得吧?他长得很俊美,当时所有人的风头都被他压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