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543章 你的命是他救的

    但凡见过厉南朔的人,恐怕没有不记得他的。



    温意记得,几年前,厉南朔来副都视察军区。



    “记得。”她轻声朝电话里回道。



    “何先生和厉将军同时喜欢上了这个女人,据说,何先生是在厉将军之前,跟白小时有了婚约,但是……”



    “何先生虽然富可敌国,但终究没能抢得过厉将军,最后把白小时拱手相让,让给了厉将军。”



    “可他呢,对白小时,依旧是念念不忘,甚至为了她,慢慢变了性情,我听说他多年以前,刚接管何家的的大权时,性子挺温和的,宽厚待人。”



    “温意啊,妈妈不想瞒着你,何先生两年前出手救你,就是因为,你长得像白小时,他是因为,心里放不下这个女人。”



    不用杜央说,温意早就听小唯说过何占风以前的事情。



    小唯当时只说,何占风是因为一个女人变了性情,这个女人是谁,小唯没说。



    何占风性情大变,自然还有生意场上的影响,手段仁慈的商人,做不了大事。



    温意不是傻子,知道杜央这话有夸张的成分在。



    但是,她的最后一句话,让温意随即忍不住,自嘲地轻声笑了起来。



    原来他早就预谋好了。



    手术结束她的身体还是不怎么好,现在差不多快痊愈了,他又忽然出现,要娶她为妻。



    这么想来,她算是什么呢?



    他也许真的是把她当成了一个玩物吧……



    “妈,你别说了,我不想再听了。”她打断了想要继续往下说的杜央,低声道。



    杜央是开着免提的,一旁的言七七,将她们的对话全都听到了耳朵里。



    两人对视了一眼,言七七随即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表情。



    杜央也微微勾起了嘴角,斟酌了下,用心疼的语气又朝温意道,“温意啊,其实你爸爸也不是有意瞒着你,而是怕你知道了会多想,不要怪他。”



    “倘若,你接受不了何先生娶你的这个理由,那就回来吧,你爸会想办法替你善后的,怎么也不能委屈了自己,是不是?”



    “你爸今晚应该不会回来,但是他明天放假,应该会回家。”



    温意只觉得自己快要无法顺畅呼吸了,捂着自己的心口,轻声回道,“我知道。”



    “我明天想找爸谈一下,倘若他明天有空的话,我明天会去学校,会在爸爸以前喜欢带我吃早茶的那间店,等他一起吃早饭。”



    “那他假如明早没空的话,我直接让他去你学校找你。”杜央想了下,温柔地回道。



    “好。”



    杜央挂了电话的同时,朝言七七低声道,“妈妈说什么来着,总归是有机会挑拨他们的。”



    “现在温意知道了白小时那件事,跟何先生的婚事,是不可能成功了,她自尊心那么强!只要她不肯嫁,你就有机会了!”



    言七七却满不在乎地挑了下眉头回道,“我能不能嫁给何先生其实不重要,我就是见不得这个讨债鬼好过!我喜欢的人是慎哥儿,妈你也不是不知道的。”



    话音刚落下,杜央一个巴掌就甩了过去,一下子将言七七打蒙了。



    “没用的东西!”杜央紧皱着眉头骂道。



    “顾慎能有什么出息?就知道死读书!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机会,是做何家将来的主母!你明白顾慎跟何占风之间的差距吗?一百个顾慎都比不上一个何占风!”



    “我培养你至今,花在你身上的心思不比花在讨债鬼的少!你哪点儿比不过她?她能嫁,你怎么不能嫁?”



    言七七捂着自己的脸,眼泪噙在眼眶里,愣愣地看着杜央,想要反驳,却又不敢。



    因为杜央说得确实没错,一百个顾慎,都比不上一个何占风。



    “行了,回自己房间去好好想想吧!”杜央看到自己女儿对顾慎痴迷的样子,便觉得心烦,沉声道。



    “妈,可是我也没有……”言七七支吾了下。



    “滚出去!”杜央不想再听言七七说什么顾慎了,直接指着房门道。



    言七七轻轻吸了下鼻子,没敢再往下说,转身,离开了杜央的房间。



    直到言七七关上了房门,杜央还是气得心口疼。



    言七七不嫁给何占风,她心里就不可能放心!



    之前她跟何家的乐叔做的事情,绝对不能让何占风知道,不然她就完了!



    但是倘若言七七嫁过去,这件事情必然就能不了了之,谁还会在乎之前跟何占风睡了一夜的人,到底是谁?



    她只能靠她的女儿了!



    然而这些话,哪怕是言七七,她都不能透露半个字!



    她不能让自己做错事情的把柄,落在旁人手上!



    另一边,温意挂了电话,呆愣着在床上坐了许久。



    他们都知道,何占风是为了她这张脸。



    言南山也知道。



    她现在脑子很乱,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像是做了一个梦,特别不真实。



    她抬手,轻轻捂着自己心口,张着嘴,轻轻喘息着,心脏有点儿刺痛,可能是受了刺激的缘故。



    她想到前两回,何占风用他的手指,勾勒她身上伤疤时的样子。



    这条命,竟然是何占风给的。



    想来,真是挺讽刺的。



    怪不得,何家的人,从来都没有因为她做过手术而觉得惊讶,小唯和东叔他们,在何占风身边跟了这么多年,一定全都知道吧。



    所有人都知道,何占风是因为白小时才娶她,只有她自己不知道。



    还好,生米还没煮成熟饭,还有转圜的余地。



    她越想,越觉得讽刺,越觉得好笑,又笑出了声。



    门口,东叔见她灯还开着,敲了敲门,低声道,“少奶奶,医生说十一点前必须休息呢,可别太晚睡了。”



    温意抬眸,望向房门的方向。



    沉默了几秒,走下床,打开了房门,朝东叔笑了笑,道,“东叔,我明天学校有事,能回学校一趟么?”



    “自然可以的。”东叔点头回道,“明天几点去呢?我先通知一下底下的人,安排一下明天的行程,送您过去。”



    她原本是想问东叔,能不能自己去学校。但是她忽然想起,何占风是让人二十四小时跟在她身边的,怎么可能放她一个人单独外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