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553章 你不配

    “妈,不是的,我没有这个意思!”温意急忙解释道。

    “前面几天你都没有来,需要你给南山守灵守夜的时候你不在,好了,最后一天了,你倒是假惺惺地跑来,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我听着都恶心!”

    “你不配当言家的养女!”

    杜央这么一说,一旁其它言家的人,看着温意的眼神,越发的不善。

    确实,杜央说得没错,温意之前都没来过。

    看着温意这可怜的样子,像是言家的人全都合起伙来欺负她一样,其实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妈……”温意轻轻吸了下鼻子。

    然而刚叫了她一声,眼泪便往外滑落。

    因为她前几天心脏病犯了,人不清醒,下不了床。

    今天她刚能下床,便赶过来了。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可是杜央说的也没错,在言家需要她的时候她没在,现在她过来了,谁能待见她?

    她不知道怎么往下说了。

    “你走吧。”边上的表叔公再一次朝她道,“马上十点了,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

    “滚远一点儿!”杜央狠狠推了她一把。

    “妈,求求你了。”温意往后退了几步,站稳的同时,还是继续哭着,小声央求着杜央。

    “不要叫我妈!我受不起!叫你滚听不见啊!”杜央伸手扯了一把她的头发,将她用力又推搡出去,“滚!!!”

    温意丝毫都没有挣扎,只觉得杜央随后落在她身上的巴掌,一下接着一下。

    杜央是在朝她发泄怨气,发泄自己的愤怒,所以她不会还手,也不会伸手挡住。

    边上有人在劝,拦在两人中间,而杜央却一下比一下打得更重。

    温意被她扯着衣服,被她来回推搡,一言不发,只是望着那边,已经做好的,言南山的牌位。

    “够了!不要再闹了!”就在这时,忽然有人从背后,一把扯住了温意,将她搂入了怀里,分开了杜央和温意两人。

    温意缩在男人怀里,没有抬头看。

    她不用抬头看便知道,抱着她的人,是言遇森。

    她死死咬着下唇,眼泪汹涌地往下流,一点儿声音都不曾发出。

    言遇森一把捂住了温意的脑袋,不让杜央再打她的脸,挠她的脖子,气喘吁吁地望着杜央。

    他刚走到门口,便听到里面闹起来了。

    他看到东叔,便在想,是不是温意回来了。

    脑子里刚闪过这个想法,就听到了杜央的尖叫声。

    他冲进来,便看到温意丝毫不还手地站在原地,脸被打红了,脖子上被挠出了血,头发被扯得一团糟。

    而杜央就像疯子一样,还在不停地打着温意。

    “你护着她?!”杜央指着温意,不可置信地问言遇森。

    “你难道不知道,这个女人刚刚才害死了你爸吗!你难道……”

    言遇森不等她说完,便沉声喝止道,“你够了!是她杀了爸吗?她难道希望事情变成这样吗?!”

    “你们让她嫁给何占风她便去了!她做错了什么?动手的人是何家的仇家!不是她!”

    “现在我爸还没入土,你们就在他的灵前做出这样荒唐的事情,还嫌事情不够大吗?!”

    杜央朝言遇森撕心裂肺地叫,“假如不是她来了言家,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言遇森咬牙切齿地回道,“那你怎么不说,温叔那时候为什么要救我爸的命?为什么要拼死护着他,把他从战场上带回家?”

    杜央不可置疑地瞪着言遇森,半晌,指着他道,“言遇森!你竟然这样对我说话!”

    “那现在你爸的死,是我的错的吗?”

    “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我只是希望你能理智一点儿!”言遇森紧皱着眉头回道。

    “温意有心脏病,你看看她的脸!她这些天显然是犯了心脏病了!你作为养大她的养母,连她的身体情况都不清楚吗?!”

    言遇森从来都是懂她的,即便她一个字都不解释。

    温意低着头,抿着唇,什么都没说。

    她受天大的委屈都没事,只要她在乎的人,能够理解她。

    谁都可以骂她指责她,甚至打她羞辱她。

    只要言遇森明白她,那就好了。

    杜央垂眸,望向言遇森怀里的温意。

    气得浑身都在打哆嗦。

    半晌,轻声回道,“你为了这个讨债鬼,这个小贱人,竟敢指责你的母亲!”

    言遇森望着杜央,一字一句地回道,“她不是贱人,她是你的养女,是跟你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十六年的亲人,是我爸宠爱的女儿。”

    “她想送爸最后一程,有什么错?”

    话音刚落下,背后冷不防传来了一道低沉的声音,“你说错了。”

    “她现在,是何家的少奶奶,是何家未来的主母。”

    温意一听到这个声音,浑身忍不住一僵,望向身后。

    何占风缓步走了进来。

    目光却是落在,言遇森搂住温意肩膀的那只手上。

    温意一看到他这个眼神,便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何占风走到距离温意和言遇森两三步远的时候,才抬眸,和温意对视了一眼。

    低声道,“过来。”

    东叔出发的时候,就给何占风打了电话,他知道她来了言家,便立刻赶了过来。

    这个蠢女人,明知道回言家会是什么后果,还回来了。

    他看到了温意浑身的伤痕,凌乱头发,被撕破的上衣外套。

    这便是她拼命要护住的亲人,对她的好。

    他,何家的人,都将她当成宝贝疙瘩一般,妥善照顾,放在心上。

    而她,要的却是这样的亲情。

    当真是可笑了。

    “她若是不想嫁给你,你还能强迫不成?”言遇森在他发号施令的同时,扣住温意肩膀的手,越发的用力,沉声反问何占风。

    何占风听他这样问,不怒反笑,眼底随即带了一丝嘲讽,扫向他。

    “你自己问她,愿不愿意嫁给我。”何占风低声道。

    言遇森下意识地,又将温意往身后护了下,低头望向她。

    随即朝她轻声道,“我回来了,我以后都会留在昆城,留在你身边。”

    他会娶温意,即便她在何家别院已经待了很久。即便她跟何占风已经发生了关系,他也不会在乎。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