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556章 停车,滚下去!
 何占风一把拽住了温意割伤的手腕。

温意被他拽得一个踉跄,有些狼狈地撞进了他的怀里。

“不是用自杀威胁东叔让他送你来么?”

他的拇指,按住了她伤口处,轻声道。

“怎么?

现在忽然又不想去了?”

温意原本只是为了找一个帮东叔他们开脱的借口,免得东叔送她过来,何占风会怪罪惩罚,所以才割了一道不深的伤口。

现下被何占风捏着伤口处,痛得脸色都变了。

却仍是死死咬着牙,没有求饶。

“你有多在乎言叔,你以为我眼睛是瞎的看不出?”

他双眼微眯,朝她轻声道,“你要护着他们,我偏不让你如愿!”

“待会儿我让东叔送你进去,等葬礼结束,便是咱们算总账的时候。”

他说完,狠狠松开了温意的手。

温意被他推得撞在了沙发靠垫上,险些倒下去。

狼狈,自然是不用说的。

然而她在何占风这儿,早就已经没有了尊严,所以,怎样,都无所谓了。

她的眼神越是平静,何占风心里这股气,便越是无处发泄。

他自认为,自己已经算得上是,可以很好地控制克制自己的脾气的人,向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

哪怕先前在白小时跟前,那么喜欢她,也能伪装得很好。

然而温意,总是有办法,让他变得气急败坏,以至于无法收敛。

两人对视了两眼,何占风便欺身上前,扣住了她的下巴,低声朝她道,“小哑巴,你父母出生于书香世家,言叔也是博学多才的人,想必他们都教过你一个道理,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你既然招惹了我,再想回到言遇森身边,是不可能了!明白么?

!”

温意其实不太明白,跟何占风的婚约,从一开始,便是他在强迫,她在顺从。

而且那天晚上,是她被迷晕了,被送到了他的床上,这件事她都没有追究,他倒是有脸反咬一口。

而且,既然他明白她是在伪装做戏,那她索性也就不装下去了。

“是啊。”

温意点了点头,平静地回道,“这句话回敬给你。”

“你要的,是我这张跟白小时很像的脸,我给你。

但是你想要控制我,对你付出感情,对不起,恕我无能。”

何占风却忽然,皱了下眉头,低声反问道,“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吃醋么?”

温意听着他这句话,忍不住哑然失笑。

“你觉得我是在吃醋,那我就是在吃醋。”

她点点头回道。

只要他开心,随他怎么做怎么想。

何占风听她这个语气,心里,越发的不爽。

低头,猛地咬住了她的唇,带着显而易见的惩罚的性质,咬得她嘴里顿时弥漫开一股淡淡的甜腥味。

温意被困在他怀里,丝毫挣脱不开。

拼命挣扎了几下,反倒被他侵入到了深处,被他纠缠着,气都喘不上来。

衣服外套也被他撕开了。

他的手,直接顺着她的领口探了进去,温意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想要把他的手推出去。

然而越是挣扎,两人便越是纠缠得厉害。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的衣服都乱了,温意的上衣,黑色的雪纺衬衫,直接被撕烂了,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衣服,中裙也是被他推到了半腰处。

只差最后一步,他们就会发生实质性的关系。

前面开车的司机,根本都不敢看后视镜,将车开得小心翼翼的,就怕出事儿。

“你放开我!!!”

温意捂着自己被撕得不成样子的上衣,仍在做没有任何作用的抵抗。

“温意,你到底要怎样?”

何占风将她禁锢在自己的身下,咬着她的耳朵,朝她恶狠狠道,“我如你所愿娶你,你却三番两次地挑战我的底线!”

“如我所愿?”

温意忍不住笑,“你觉得哪个女人,希望自己成为另一个人的影子?”

“更何况,是你们何家的人将我绑到你的床上!我做错了什么?

!”

何占风听到她这句,猛地停下了。

他抬起埋在她颈间的脸,紧皱着眉头,望向她。

温意满脸通红,她眼底的羞愤,是骗不了人的。

何占风略一思忖,忽然朝司机沉声道,“停下,滚下去!”

几秒后,车子便稳稳停在了路边树荫下,司机和前座的保镖,一前一后,远远离开了何占风的车。

接下去会发生什么,用脚趾头想都能猜到。

何占风松了些抓住温意的力道,目光里带着狐疑,依旧是紧皱着眉头,看着她。

他在想一件事情。

他先前一直以为,是温意买通了家里的乐叔,才能爬到他的床上。

因为他以为是温意买通的,假如他去彻查,被家里的老太太知道了,老太太自然会对温意的心机不满。

所以,便搁置下来了,没有继续往下查。

但是听温意刚才那几句话的意思,她并没有买通乐叔,她是受害者。

那么温意那天晚上,到底是怎么爬上他的床的?

他斟酌了几秒,又扣住了她的手腕,俯身,凑近了她,轻声道,“乐叔分给了你多少钱?”

温意被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问得有点儿蒙住了。

她不知道何占风在说什么。

隔了几秒,才回道,“什么钱?

你疯了吧?

我跟乐叔都没见过面,哪儿来的什么钱?”

温意的反应,丝毫没有慌乱。

她在回答的时候,何占风在观察着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

她没有说谎,何占风看得出来,她是真的不认识乐叔。

他暗忖了会儿,继续追问道,“你当真没跟乐叔见过面?”

“我都没去过京都,不知道你在问什么!”

温意被他问得莫名其妙,实在不明白他忽然在发什么疯。

何占风这才明白过来。

原来是他错怪温意了,那件事,根本就不是她主动,她是受害者。

怪不得,她会去警局报案,说自己受到了侵犯。

她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谎,而是他误解了她。

何占风定定地望着温意,没有继续往下说什么。

温意被他看得莫名其妙,下意识想要从他身下爬出去。